回到頂端
|||
熱門: 八斗子 日月潭 無人機

再向民主派招手/北京主導大和解

美麗島電子報/王慧麟 2012.04.04 00:00
北京硬捧梁振英為特首之後,梁振英即提出「大和解」之建議,指香港社會以後只有「香港營」,尋求社會團結。另一邊廂,北京亦透過親中報章,將「大和解」再作演繹,向民主派之溫和派再招手。民主派亦再一次面對,如何處理中國關係的問題。 北京釋出「大和解」的訊息,是前年政改方案之後,再一次釋出相關「善意」背後相信有以下思路: 第一,支持唐英年之工商界不可靠。今次特首選舉,北京忽然轉向支持梁振英,除了令唐營團隊人仰馬翻外,同時亦抖出了工商界背後盤根錯節之利益關係,比想像中更為細緻綿密。 表面上,唐營工商界是支持北京之建制派,長期以來與泛民有接觸但立場尖銳對立。然而,到了選戰後期,特別是最後一個星期,接連發生不少「怪事」,相信足以令北京重新估計唐營工商界與泛民的關係。首先,有支持泛民的報章,不斷挑動社會恐共之情緒,先要求流選,後眾口一辭推動選委投白票,甚至後來提出泛民選委應轉投唐英年。另外,前高官陳方安生亦呼籲泛民支持唐英年。在眾口一辭之下,出現唐營工商界與泛民合流之勢。換言之,在選舉後期,揪出了工商界原來背後有「暗通」民主派。 其次,在溫家寶提出北京選擇特首之條件後,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力排眾議,認為溫之言論「不願但不怕流選」,在流選的問題上與唐營工商界,以至部分泛民的立場接近。雖然最後民建聯「建議」手上147張選委票支持梁振英,但與另一個親中組織工聯會,要求全數選委綑綁式全投梁振英的做法迴異。換言之,唐營工商界之力量,亦可影響部分民建聯人士。 另一邊廂,就在特首選舉後第三日,曾提名唐英年之新鴻基地產兩位主席郭氏兄弟,因為涉及前政務司許仕仁之貪污案件被捕。有報道指出,事件涉及許仕仁在曾蔭權政府執政期間,有政府政策文件洩密之問題。在特首選舉期間,曾蔭權亦被傳媒踢爆,接受富豪款待。從中可見,唐營工商界既與泛民及親中團體有一定接觸及關係,又涉及曾蔭權政府前高官之貪瀆問題。在北京眼中,如此盤根錯節的關係,已不能對他們有充分信任。北京需要重新估量,在下一屆特首管治之下,怎樣重組一個新的管治及合作聯盟。泛民內之溫和派,就在此現實環境下獲得招手。 第二,在特首選戰之前的全民投票之中,有十多萬市民投下白票。雖然親中報章高調批評此運動之科學性,但卻有兩重意義。 首先,這次特首民間全民投票其實是打開了潘朵拉盒子,開啟了民間公投成為民間就公共政策集體表態的工具。 不過,更重要的是,二十多萬的民意不可欺侮,北京明白不可能不面對,有十一多萬人投出棄權票,以「兩者皆不、拒絕唐梁」的白票效應。這些情緒需要疏導及處理,因為處理不當不單令梁振英出閘「脫腳」,更為危及北京治港之穩定。這個政治現實促成北京再度思考與泛民的關係。因為假如連泛民之溫和派也倒向唐營工商界的話,唐營工商界會否、以及怎樣整合全新力量與北京抗衡,把香港社會進一步推向撕裂,將會令梁振英及北京領導層十分頭痛。 北京既向泛民溫和派拋出橄欖枝,令民主派陷入一個難題。面對2017年特首普選,泛民既需通過提名委員會「入閘」,成功獲得足夠提名候選。但即使能「入閘」,就要面對有沒有足夠人才執政的窘境。假如現在接受北京「招安」,進入建制,雖然有助培養政治人才,讓社會不會懼怕泛民執政,但就要背負「背叛民主」、「出賣民主」、「投共」、「助紂為虐」等惡名,隨時會在九月之立法會選舉,丟失議席。泛民溫和派面對北京「招安」,如何自處?將是一個大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