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唱遊課-當時的月亮

中時電子報/焦元溥 2012.04.03 00:00
侍童:「看那月亮!多麼奇怪!像從墳墓中升起的女人。」

護衛長:「月亮像有小白鴿雙腳的小公主,你會想看她跳舞的。」

是「銅錢大的一個紅黃的濕暈」,是「朵雲軒信箋上落了一滴淚珠」,是王爾德筆下的莎樂美,是張愛玲書裡的曹七巧。月有千面,但讓她皎潔且陰森,歡愉中滲著淒涼的,則是比作家還自信,「連一根叉子都能用音樂描寫」的配器大家理察.史特勞斯:公主狂戀先知被拒,脫衣艷舞媚惑父王,換來施洗約翰人頭狎玩懷中。《莎樂美》奇情詭局入人心魂,月被誰的目光捕獲,就成為誰的慾望化身。「愛的神秘比死的神祕更強大」(Das Geheimnis der Liebe ist grβer als das Geheimnis des Todes.),戲末海島冰輪還是蒸融於戰慄恐懼,先知身首異處,公主也成盾下殘屍──但和二奶奶的子女兒媳相比,死得乾淨俐落,倒也遠勝那三十年的淫威凌遲、枷角劈殺。

「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天是森冷的蟹殼青,怨女心較黑糶還黝暗。劊子手打開金鎖子,血色銀盤就要捧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