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遇見華人奇幻魔手—「天使手指」陳瑞斌的音樂人生

蕃騰人物/李閔超、李聖鈞 2012.03.30 17:46

一台舊鋼琴 開啟了音樂之路!

陳瑞斌從小與音樂之間的淵源可說是與一台擺在家中,叔叔所遺留下來的鋼琴開始,陳瑞斌的叔叔也同樣是一位鋼琴音樂家,曾經獲得過全國鋼琴比賽第一名的殊榮,當初父親之所以買下這部琴,主要是為了要送給陳瑞斌的叔叔,但後來卻成為陳瑞斌走向音樂之路重要啟蒙的開始。在叔叔結束求學生活,出了社會之後,這部鋼琴就一直擺在陳瑞斌台南的老家,數一數至今也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原本白色象牙製的琴鍵都已經受潮泛黃,即便如此,不管未來見過多少世面,遠征過多少國家音樂殿堂,只要時間允許,陳瑞斌都希望能夠回到台南老家,與這位「老朋友」碰碰面,登坐鋼琴前面,彈幾個小節,甚至只是摸一摸也好。

父親的嚴格訓練 奠定日後的重要基礎

走向音樂這條路之所以如此堅定,孝順的陳瑞斌開玩笑的說其實都是「奉命行事」,父親是小學的音樂老師,從小就希望陳瑞斌接觸音樂,而且全是以「土法煉鋼」的方式訓練,未曾與真正專業的老師學習過,如果真的要說也只有那科班出身的叔叔,但叔叔常年在台北發展,半年才回一次台南,所以這半年一次的「正規」教育,在陳瑞斌的學習經驗中可說是屈指可數,絕大部分的學習方式,就是跟著父親繞整個台南市尋找「黑膠」唱片,而且找的全是貝多芬的曲子,因為父親只認得貝多芬,當時黑膠唱片的音樂雖然雜音都比音樂還要大聲,但還是能夠樂在其中;陳瑞斌更坦白的說其實很多東西都是到維也納留學後才領悟,包括欣賞、了解音樂甚至是愛上彈琴,在留學的這段期間,耳濡目染之下逐漸在音樂之都洗禮中,愛上了這種生活方式!

出國遇到的第一個挫折:語言不通

陳瑞斌可以到維也納留學在當時可說是羨煞了不少人,回憶起剛抵達奧地利的第一年,因為語言的因素可是讓陳瑞斌痛苦萬分,當時除了上課彈琴之外幾乎什麼事情都不能做,語言溝通可以說是當初出國留學所遭遇到的第一個障礙,除此之外,居住的問題也是讓陳瑞斌傷透了腦筋,練習鋼琴的聲響吵到鄰居而被趕了很多次,這一點也讓原本認為音樂之都可以到處練習鋼琴的觀念大大改觀,最慘的一次是已經付了三個月房租卻只住一個月就被趕出去,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一棟曾經有人練過琴的房子,但這棟房子卻已經有將近300年的歷史,沒有衛浴設備、廁所需要跟別人共用,最慘的是冬天零下幾十度坐墊還會結冰,為了能夠練習鋼琴,還是硬著頭皮住下來!

沉浸在藝術的饗宴中

然而在維也納由於語言不通導致生活上的諸多不便,陳瑞斌沒有因此成天窩在家中,陳瑞斌向我透露維也納這個國家有非常大量的歌劇院、音樂廳以及博物館…等藝術的展出,讓他可以在彈鋼琴之餘擁有其他額外的樂趣,這些課外的「休閒」讓陳瑞斌非常樂在其中,享受著這些在台灣接觸不到的藝術饗宴!求學的過程中陳瑞斌除了英國之外,幾乎念遍了歐中的所有學校,包括法國、奧地利、義大利、德國…等,但真正有結業的只有奧地利與德國,這段時間內陳瑞斌除了求學之外,更參加了無數的比賽與表演,這樣的多重身分也讓陳瑞斌的留學時間延伸長達10幾20年之久。

永遠都認為自己還可以更好!

學成歸國後,雖然經歷過無數的公開演出,但談到是否有最滿意的一場表演時,陳瑞斌還是很謙虛的說並沒有所謂的最滿意,永遠都認為「還可以更好」,如果硬要說就是去年在美國迪士尼音樂廳的一場演出,這場演出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這個音樂廳過去從來沒有「華人」在此演奏過,陳瑞斌是第一個以「華人」身分舉辦音樂會的「台灣人」,不僅如此,在演奏完畢時更讓全場感動起立鼓掌,這一點其實在白人社會中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然而陳瑞斌更坦言,最令他感動的其實並非這些起立鼓掌的白人,而是舞台底下一樣身為華人的聽眾,看見陳瑞斌如此精湛演出引以為傲的眼淚!

台灣音樂環境的弊病

以曾經音樂之都維也納留學的經驗,陳瑞斌認為目前台灣的音樂環境還算不錯,至少在資訊取得的方面是充足的,但唯一可惜的一點就是潛藏在音樂藝術底下的商業操作過於氾濫,過於商業化的後果往往會讓失去了音樂藝術美感的本質,相較於國外任何藝術的表演或展出,通常都只在表演場地門口貼幾張海報就會高朋滿座,然而在台灣相同的表演就會在商業化的包裝底下相形失色,對藝術家來說許多配套措施都不是很健全,到目前為止的做法都是以「進口」為主,專業領域發展至今幾十年,台灣從來沒有規劃將藝術家做「出口」也就是推廣到國際舞台的動作,永遠都是靠著自己,這一點與其他國家相比是非常令人惋惜的地方!針對自己成功的秘訣,陳瑞斌認為「工作同時也是你的興趣,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如同自己一樣能夠讓自己在工作過程中同時將它視為興趣來享受,不但成果會事半功倍,更可以在全力以赴中發現自己的另一個可能!

百看不厭最美的城市

在國外留學數十年看過那麼多國家,陳瑞斌認為奧地利的維也納這個地方最值得推薦的景點,維也納這個城市在外國人的眼中或許並不是個特別友善的城市,但過去自己居住在維也納那段時間,經常為了表演需要走走回回,每一次重新進入這個國家時都會不禁讚嘆這個城市的美麗,這種感覺沒有理由,或許是自己音樂靈魂與音樂之都間產生共鳴,就算閉上眼也能夠情不自禁地愛上「它」!

紀錄著陳瑞斌人生故事的一本書

最後我請陳瑞斌推薦一本書,陳瑞斌開玩笑的說可不可以推薦自己的書呢? 陳瑞斌曾經出版過一本名叫「天使手指」的書,書的內容主要紀錄著陳瑞斌從小學習音樂以及到維也納留學的點滴,陳瑞斌更透露當時華人到維也納留學的人數不到20人,當初隻身一人前往的狀況如今已經不太可能發生,是個紀錄著自己人生故事的一本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