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一個東西南北人 劉國松80回顧展

民生@報/陳小凌 2012.03.28 00:00
圖說:劉國松畫「九寨溝」水景。國美館提供。

【文/陳小凌】提到水墨畫革新,大家都會想起劉國松,在50、60年代台灣美術界,掀起了沉寂數百年的中國水墨繪畫波瀾,他「革中鋒的命」、「革筆的命」,突破傳統水墨以中鋒作畫的限制,實驗各式各樣的媒材、技法,以抽象水墨畫,被譽為致力台灣現代水墨畫重要的推手。

他形容自己在藝術的世界如脫韁野馬般的自由奔放,無論從藝術觀點、創作技法、創作媒材上大膽求新求變、小心實驗,被譽為水墨現代化之父。今年正逢人生八十,國美館為他舉辦「一個東西南北人-劉國松80回顧展」,彰顯他執著藝術的不懈和求新求變的創作態度。

「一個東西南北人」是劉國松對人生與藝術的自況之辭,他無畏地面對東方與西方、大陸與台灣,甚至傳統與現代……等文化課題的艱鉅挑戰,故能激越出自己的藝術火花。師大美術系學院派出身,對多元媒材靈活運用,拓墨法、水拓法、漬墨法、劉國松紙(在棉紙上多上一層紙筋)等技法實驗出新,建構出繽紛多彩的藝術風貌。

致力於繪畫探索逾一甲子,繪畫猶如他的生命符碼,而水墨畫更是他創作主軸。

他標舉傳統,而不附麗於西方,對盲目求新與全盤西化的作為,抱持著嚴肅批判的態度,早年與「五月畫會」致力於歐美新觀念與技巧的引入,他不斷地鑽研、探索、醞釀及轉化,無論風格、技法及媒材如何轉變,既是理性的感悟,也是他對創作的熾熱投注,將傳統水墨畫與西方繪畫理念巧妙地融合,在寫物之形,更著重於表達個人獨特心境。

為了畫「西藏系列」,劉國松在2000年68歲年季攀登西藏珠穆郎瑪峰,一圓27年前夢想,出藏後左耳卻突然失聰,「上天對我也不薄,還為我留了一隻耳朵,這個代價我覺得很值!」

經過長期的研究和試驗,劉國松試過幾百種不同的紙張,最後他找到了紙筋很粗的燈籠紙,加上他以狂草入畫的筆法,創造出獨特的「抽金剝皮皴」。西藏系列基本上是沿用此一技法,以「白線」代替傳統筆墨的黑線,將紙翻過來畫,因紙筋把墨檔住而產生許多白線,來呈現雲霧雨雪中的西藏雪山。

許多畫家用畫筆描繪九寨溝山林美景,劉國松卻獨愛當地的湖中水色,他認為水中的漣漪、波光特別豐富。採用「漬墨法」產生墨色濃淡趣味,就像1968年看到太空人登陸月球影片,深受感動,「太空系列」就此產生。

國美館長黃才郎表示,劉國松是美術史上重要的標竿,成功引領水墨畫的現代轉化,被譽為「水墨現代化之父」當之無愧。

百餘件作品將具體而微地呈顯劉國松的創作脈絡,觀眾在與作品精彩對話中,體驗中西藝術跌宕融合下的獨特魅力。

「一個東西南北人─劉國松80回顧展」即日起至6月17日在國美館A2、B2展覽室展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