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鬧劇:香港特首選舉》

yam蕃薯藤新聞/香港區議員 鄺俊宇 特稿 2012.03.23 00:00
台灣年初舉行「雙英對決」的總統大選,由選舉過程到候選人辯論,都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華人社會,一樣可以有高質素的民主選舉」,反觀香港的特首選舉,卻淪為互相揭發對手「黑材料」的鬧劇;特首選舉辯論,處於弱勢的候選人唐英年甚至不理會政府定下的保密聲明,揭發同是建制派的對手梁振英於數年曾在政府高層會議指「以防暴警察對付反對23條立法的示威者」的言論(23條是就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即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多項條文作出立法指引的憲法條文。2003年,香港政府曾計劃強行推動立法,而引致50萬位市民上街遊行抗議,結果23條立法遭無限期擱置),最耐人尋味的是,梁振英又否認曾發表有關言論,那麼到底是誰在撒謊呢? 筆者先不評論那位候選人的誠信出現問題,但希望從香港特首的電視辯論作出分析,為何短短一個星期,民望原本高企的候選人梁振英,會突然陷入誠信危機的問題,成為香港市民戲稱的「狼振英」。 1960年,美國舉行了史上第一場選舉的電視辯論。當時共和黨的尼克森經驗豐富,民望高企。相反民主黨的甘迺迪知名度不足,被看輕一線。在電視螢光幕上,甘迺迪揮灑自如,用問題攻擊尼克森現行的內政外交;相反尼克森氣急敗壞,滿頭大汗,讓7000萬位觀眾記住了這副狼狽相,最後更促成他的敗選。電視辯論就是一個如此神奇的舞台,民望越高的候選人,卻越容易失分,因為我們都喜歡看弱者如何絕地反擊,鹹魚翻生,就像電視劇劇情一樣。近日的特首選舉電視辯論,筆者看不見甘迺迪,卻看到了尼克森。 「梁振英講大話時有一個特點,就是會不斷流汗。」報章立即找來梁振英的特寫照,讓讀者清晰看到他額頭上的一滴汗。筆者真有點佩服唐英年新的公關,唐英年對梁振英的指控明明是無証無據,但梁振英「講大話」的形象卻深入民心,任他事後如何澄清都未能清脫嫌疑,或許這正是唐英年公關最想要的結果:「不需要唐英年像甘迺迪,只要梁振英成為尼克遜。」距離投票餘下數天,唐英年不理會保密協議,向梁振英投下「反對商業電台續牌」及「防暴隊血洗中環」兩夥政治核彈,彷如陳水扁當年競選總統時所中的兩夥子彈,先傷己,後傷人,再打散群眾視線,最終他在真相未明的情況下登上總統寶座。筆者相信,唐營在將特首選舉變得混沌,讓特首選舉淪為爛蘋果的選舉,唐英年才有反擊的機會。但唐營好像忘了這場小圈子選舉從來都是中央欽點的遊戲,你如此的大動作,一副要跟對手鬥個魚死網破的樣子,那像爺爺要找的聽話孫兒? 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政治和戰爭都是最危險的事﹐但戰爭只能讓你死一次﹐政治卻能讓你死很多次。」筆者執筆之時,香港特首選舉尚未有結果,但唐英年的絕地反擊,卻像在頻死邊緣與對手同歸於盡的做法,這樣子有可能令他從此在香港政壇消失,但這不要緊吧?七百萬位香港市民連最基本的投票權也沒有,焦點只集中在醜聞和黑材料,這樣子的選舉與我們何干呢? 筆者相信1200位選委投「白票」是對荒謬的小圈子選舉最好的回應,若可以把選票撕掉再放進投票箱更好(不知道「撕票」是否犯法,但也算是一種公民抗命吧?)。就讓七百萬位市民對普選的期望以流選來表達,就讓這個荒謬的選舉以荒謬的方式結束,就讓我們在普選路上重新凝聚再出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