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唐英年背水一戰 工商界與北京對決

美麗島電子報/王慧麟 2012.03.22 00:00
在兩次電視直播的辯論,唐英年爆出對手梁振英的黑材料,直指對方在2003年的行政會議討論基本法23條立法時,說過要出動防暴隊對付示威者。另外,唐英年又指梁振英在商業電台續牌時,要求用行政措施把年期縮短至三年。這些指控,雖被梁振英強烈否認,但已成功打擊梁的誠信,拉低其民望。 唐英年親自披甲, 針對梁振英的負面攻勢,引起外界強烈的反應。面對外界指責其揭露行政會議之保密內容,唐英年聲稱,發聲是為公眾利益,更反向梁振英下戰書,聲稱梁若果不同意,可向法院提出誹謗,至執筆為止,梁振英仍未向法院提出有關訴訟。 唐英年不惜揭露行政會議的討論內容,甚至不惜違反行政會議的保密協議,顯示他及其支持者,明知勝算不大,仍要背水一戰,祭出與梁振英玉石俱焚之決心。 同是建制派,唐英年之支持者,與梁振英之支持者,出現如此重大的對立與仇恨,充分反映了選戰期間,兩個利益集團之間,為了維護自己利益,不得不置諸對方死地的決心。 為了打擊唐英年選情,梁振英的支持者接二連三地作出負面宣傳。過去兩月,傳媒大幅報導針對唐之私德、非法僭建地庫以至私生子等文章,甚至連曾蔭權接受富豪款待的事情也掀出來。由於曾、唐兩人過去一直合作管治香港,兩人之管治能力及誠信被梁之支持者,打得遍體鱗傷之餘,更被打造成一個貪腐政權。在此情況下,梁振英之支持者,就可利用掃除積弊之形象打餘下的選戰,提升民望,進而利用民望迫北京以至選委支持梁振英當選。 不過,種種跡象顯示,這些操作的背後,是與北京駐港機構的人士參與及介入有密切關係。這些人士與香港的「土共」(即香港本地的中共組織及黨員),以至中資機構成為一個新的利益團體,意圖借梁振英的選戰,向原有的香港地產商為主的利益集團宣戰及奪權。梁振英的政綱內有說:「支持中資企業加入諮詢機構」,其實是進一步反映,這班勢力的背後,希望把香港政府進一步「染紅」。 這種為求贏取選戰,不惜撥墨的追打策略,令本地的原有之政商勢力,不得不作出反擊。 過往十多年,這班以本地地產商為首的政治力量,透過北京主管港澳事務及高層的支持下,一直主導香港的經濟及政治秩序。他們恐怕梁振英上台後,其原有勢力遭到打破及顛覆,唯有絕地反擊,即使明知唐英年會輸,也要把梁振英拉下來。 於是,他們發動流選運動,試圖在周日之投票日,出現特首選戰流選,並在五月六日,來一次重選。但要流選全面成功,他們既需要泛民的選委不會走向梁振英,亦需要工商界的選委,不會在北京壓力下走票。在周一的辯論會上,唐英年罕有地提出要有「雙普選」,向泛民招手,獲得民主派選委的掌聲。現在,泛民亦推動投白票運動,只要唐英年取得四百票之支持,加上泛民選委有近二百票的白票的話,那麼流選的機會就會大增。 從上周開始,特首選情已經明朗化。北京決定支持梁振英,不惜出動所有力量,迫香港選委投票「歸隊」。原本得到北京屬意,以及江系力挺之唐英年及其陣營,唯有大搞「流選運動」反制。這運動揭示了香港工商界與北京當局的決裂,亦進一步讓工商界看到,事到如今,不可能盡信北京領導層的承諾,日後工商界該怎麼部署在港政經力量,是不是需要重新建立政治聯盟,是他們該思考的方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