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亞努科維奇的困境與烏克蘭的平衡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3.22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烏克蘭准備改組國家石油天然氣公司,將天然氣管道從該公司中剝離。但議會通過的法案使俄羅斯獲得烏克蘭天然氣管道的可能性大大降低。烏克蘭總統對莫斯科的訪問也無功而返,既未能解決天然氣價格問題,反而在加入歐亞經濟共同體的問題上受到了俄方的壓力。

管道:不得出讓

烏克蘭最高拉達(議會)20日一讀通過了《管道運輸法》修正案。該法案的作者,“我們的烏克蘭-人民自衛”黨團代表卡拉姆津表示,根據法案,從事天然氣開採、運輸和銷售的烏克蘭國家石油天然氣公司可以進行重組,即按照業務種類分為三家公司。這一修正案獲得了大多數議員的同意(450票中的237票)。

這一法案意味著,烏克蘭國家油氣公司的改組邁出了第一步。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要求政府在5月份之前解決該公司改組的問題。從一方面,該公司改組是為了解決烏克蘭天然氣管道系統的命運--俄羅斯希望活動該管道控制權,並以此為交換條件,降低對烏克蘭的天然氣價格。但另一方面,卡拉姆津表示,為了加入歐盟,烏克蘭的能源立法必須符合歐盟的要求,按照第三能源一攬子文件的規定,天然氣的開採和運輸業務 必須分離。

不過,按照通過的法案,俄羅斯獲得烏克蘭天然氣管道控制權的希望被烏克蘭議會阻止了。盡管新法案允許肢解烏國家油氣公司,但明確禁止對天然氣管道和地下氣庫進行私有化,或者出讓、轉讓給其他法人、出租、租賃或者租借。如果烏國有油氣公司決定出售、轉租或者出讓管道和地下氣庫的管理權,則只能交給100%國有的機構。烏國家油氣公司的改組只能由政府決議進行。

盡管有的烏克蘭議員認為,在法案二讀時可能進行修改。甚至有人認為,在剝離天然氣管道過程中,俄羅斯的國有銀行可能要求烏國家油氣公司償還部分債務,這樣,俄羅斯就有可能通過國際仲裁法院獲得管道的控制權以補償債務。

價格談判:死路一條

但無論如何,新法案都將俄烏間的天然氣談判拖入了更加複雜的局面。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周一和周二訪問了莫斯科。亞努科維奇並不諱言,他訪問莫斯科是為了更加便宜的天然氣,但他同俄羅斯總理普京的會談沒有就天然氣問題發表任何聲明。

俄羅斯媒體稱,雙方的談判目前沒有任何進展。專家估計,問題的解決要麼在8月份,等烏克蘭天然氣管道的國際評估結果出來以後,要麼在今年11月份烏克蘭議會大選之後。因為在烏克蘭議會大選之前,俄羅斯不應該就天然氣問題向烏方施加強大的壓力。

按照2009年初簽署的俄烏天然氣合同,目前俄羅斯供應給烏克蘭的天然氣價格為每千立方米412美元。亞努科維奇表示,公平的價格應該為250美元。為此,兩國進行了長期的艱苦談判。俄方要求烏方以交出管道控制權(烏克蘭管道運輸了俄羅斯對歐天然氣供應量的三分之二)來換取廉價的天然氣,就像白俄羅斯所做的那樣。但烏克蘭認為,管道的控制權應該由烏克蘭(34%)、俄羅斯(33%)和歐盟(33%)的三方財團管理。

顯然,烏克蘭議會通過的法案不會讓莫斯科感到滿意,亞努科維奇也沒有更加有力的論據來說服莫斯科降低價格。雖然,烏克蘭表示要減少天然氣的進口量(從每年520億立方米降低到270億立方米),同時增加煤炭的使用量——烏克蘭甚至將燃料能源部更名為燃料與煤炭工業部。但這也改變不了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有意思的是,烏克蘭甚至准備從德國進口天然氣--將部分對歐輸氣管道逆向運行,因為從德國轉口的天然氣比直接從俄羅斯購買還便宜。不過,短期合同的區區10億立方米不過是杯水車薪。

如果說兩國天然氣談判已經走入死胡同的話,從很大程度上看是由于烏克蘭無牌可出。根據新法案,烏克蘭的管道既不能賣,也不能租,烏克蘭就失去了可以同俄羅斯討價還價的工具。而俄羅斯可以大張旗鼓的建設繞過烏克蘭的南流管道。梅德韋傑夫總統已經要求按照最大運輸能力(每年630億立方米)建設,如果建成,烏克蘭管道將變成一堆廢鐵。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新法案的通過意味著烏克蘭石油天然氣行業的改革終于在政府和議會反對派的無休止爭吵中邁出了實質性的步伐。

烏克蘭燃料與煤炭工業部表示,為了盡快開始石油天然氣行業的改革,他們最終同意了反對派提出的新法案。政府此前提出的版本中沒有包括禁止出讓管道的內容,這受到了反對派的抵制。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曾表示,天然氣管道是烏克蘭最重要的戰略資產。

而在新法案通過後,親政府的地區黨議會黨團領袖葉夫列莫夫表示:“如果沒有反對派的支持,我們根本無法快速的通過這一文件。”如果烏克蘭的管道能夠進行剝離,烏克蘭當局就可以再繼續做點什麼。當然,這要看烏克蘭和俄羅斯能夠通過何種方式進行。

向東還是向西

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矛盾並不簡單的是天然氣和價格的問題。莫斯科對基輔投入歐洲的懷抱表示深深的不安--俄羅斯更希望烏克蘭加入俄、白、哈關稅同盟,而不是歐盟。

歐亞經濟共同體周一在莫斯科舉行了首腦級峰會。烏克蘭作為歐亞經濟共同體的觀察員國參加了這一會議。歐亞經濟共同體包括關稅同盟的三國--俄羅斯、白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以及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斯坦。該組織的觀察員國包括烏克蘭、亞美尼亞和摩爾多瓦。

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在會後表示:“我們談到了建立關稅同盟的好處,也談到了那些還不是關稅同盟成員國的國家可能出現和已經出現的難度。生活就是這樣,如果你參與某種國際組織的建立,你就能獲得一定的特權。如果你不參與,相應的,你就會出現困難。”

俄羅斯一直希望烏克蘭能夠加入俄白哈三國的關稅同盟和歐亞經濟共同體。但烏方表示,只願意以3+1的形式加入。亞努科維奇此次訪俄之前接受俄羅斯媒體採訪時表示,烏克蘭有可能加入歐亞經濟共同體,但這不會在近期發生。“這是不簡單的道路。我們的鄰國這樣走,我們對此表示祝賀,但我們不准備(就烏克蘭的參與)給出確定的回答。對于我們,還不清楚加入的條件。”

他表示,烏克蘭全面加入歐亞經濟共同體的一個障礙在于,這一組織擁有超國家的機構。“毫無疑問,這是烏克蘭損失了部分主權,這是憲法禁止的”。

在訪俄前,亞努科維奇簽署了保護烏克蘭本國生產商不受其他國家、關稅同盟或經濟集團的歧視性和(或)惡意行為的法律。這意味著,烏克蘭有權在同歐亞經濟共同體或者其他經濟同盟的貿易戰中採取反制措施。

亞努科維奇的上台從某種程度上改善了同俄羅斯的關系,但他在同歐盟的一體化上比尤先科和季莫申科走的更遠。烏克蘭計劃今年同歐盟簽署准成員協議,通過有關天然氣管道的法案也是在為此做准備。而烏克蘭外交部長格拉先科3月初發表的文章更是指明了方向--烏克蘭應該保留歐洲政策的優先地位。“顯然,烏克蘭就是歐洲。它應該定位于歐洲的價值觀並堅信自己的歐洲實質。”

格拉先科認為,烏克蘭長期處于俄羅斯和歐盟的影響之下,烏克蘭需要戰略平衡。不過,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這確實很難。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