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港特首選舉寸進 距普選仍遠

中央社/ 2012.03.22 00:00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特稿)在「104」路公車上,兩名中年男乘客正就香港行政長官(特首)選舉高談闊論,當中一人認為候選人唐英年較好,另一人則支持梁振英。

隨著特首選舉日期臨近,香港近日無論在公車、捷運、餐館或酒吧裡,都可以聽到有人發表高見,對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和已暫停職務的民主黨主席何俊仁3位候選人的表現議論一番。

香港特首選舉已踏入第4屆,在過去3屆中,特首選舉顯然未如本屆般如此吸引民眾高度關注和熱烈討論。。所以如此,相信與過去3屆的特首選舉只有一名「欽點」人選而難以引起市民共鳴有關。

在主權轉移至中國大陸前,香港舉行了首屆特首選舉,當時選委會尚未成立,由其前身推選委員會選出特首,當時推委會只有400人,成員來自社會各界代表。

到了第2屆,選委會成立了,人數增加到800人,委員包括60名有民意基礎的立法會議員,以及由各行業劃分的選民投票選出的業界代表。

第3屆特首選舉的選委人數也是800人。

過去3屆特首選舉中,選委人數是有所增加,但不變的是,無論候選人有幾位,當中必定有1位共認的「欽點」人選,即第1、2屆的董建華和第3屆的曾蔭權。

北京方面一直透過掌握香港的選舉制度來控制著民主發展的步伐,而在其精密計算下,負責選舉特首的選委雖然也有民主派人士,但大部分成員來自親北京的建制派,因此,每次特首選舉時,只要北京一聲令下,選委自然會投票選出「欽點」人選。

也是由於特首早被「欽點」,過去無論是董建華或曾蔭權,他們的競選活動只被視為門面功夫,「假民主」一下,民眾既無權直接投票選出,也無從選擇,以致對選舉感到冷漠。

不過,本屆選舉卻一反常態,除了選委人數由800人增加到1200人外,「欽點」人選由過去只有1人發展到2人,即唐英年和梁振英。

自參選以來,唐英年和梁振英各自成立自己的宣傳隊伍,每天到社區宣揚政綱,又接受媒體訪問,形成激烈競爭;兩個陣營甚至互相攻擊、抹黑,情況一如西方社會的民主選舉。

此外,他們與何俊仁更破天荒地先後兩次同台辯論,透過電台和電視台即時向社會傳播,營造了很強烈的競選氛圍;而民眾透過無線電波聆聽各人的政見和爭辯,情緒也大大拉升。

民眾的熱情討論和參與,也完全反映在報章的報導上。過去3屆特首選舉時,由於特首「未選先有結果」,本地報章的相關報導單調乏味。

但本屆選舉有了唐英年和梁振英的激烈競爭,媒體顯然多了很多報導議題,愈益引發讀者的共鳴和興趣。

梁振英和唐英年公布參選後,媒體不斷報導他們過去公開或不為人知的言行,發揮了最大的監督作用,這包括唐英年的豪華住宅有違建物,以及有婚外情和私生子女等。

至於梁振英,也被指在一項位於九龍西部的公共發展項目上涉及利益輸送,目前正接受立法會調查。

在公開辯論中,唐英年為攻擊梁振英的形象,更聲稱梁振英過去在行政會議上曾提出以「防暴隊鎮壓示威民眾」,又建議「縮短商業電台牌照年限」,意圖「打擊言論自由」。

無論唐英年的這些談話是真是假,這立即成為民主派攻擊梁振英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黑材料」,但唐英年本身也因此付出沉重的政治代價,負上「不尊重保密」的政治污名。

在近2個月的競選中,來自同一陣營且同為北京可以接受的唐英年和梁振英,互相攻訐,前者被攻擊得焦頭爛額,而梁振英的處境也只是相對較好而已。

部分親北京人士曾就本屆選舉所出現的亂象表示擔憂,又指建制派的關係已因唐、梁互相攻訐而被撕裂,但不少學者專家認為,這是邁向民主選舉的必經之路。

他們指出,過去的特首選舉「未選已知道結果」,民眾和媒體無從參與,自然不感興趣,但這次選舉的變化明顯提升了市民的討論熱情和關注度。

另一方面,對於有意服務港人的候選人而言,這就是民主洗禮;要參與競選,為民服務,候選人就要透明化,不能在民眾對其誠信有質疑的情況下登上寶座。

經過此番洗禮,唐、梁可能會感到體無完膚,但恰好是這樣,民眾對他們的誠信或表現有了評價依據,且正反映在眾多的民意調查中。

對於北京方面在本屆特首選舉中創造新意,有人認為,這可能是為了今後特首由一人一票選出鋪路,因為北京和特區政府早已同意,2017年將會落實特首普選,只是屆時北京方面是否會為特首候選人的產生設下門檻,目前不得而知。

也有人說,過去3屆選舉中,由於特首都是「欽點」的,港人無從參與,無從評選,結果令原先就不是經由普選產生的董建華和曾蔭權的民意基礎更加薄弱。

汲取教訓,北京方面在本屆選舉中安排唐、梁供民眾選擇,以強化民眾對他們的認同感。

無論北京的想法為何,本屆特首有了兩名「欽點」候選人同台競爭,確實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民主氛圍,令一向對特首選舉表現冷漠的港人霎時間熾熱起來。但如同民主派所說,客觀上,它仍只是一次「鳥籠式」的選舉,不是真正的民主普選。

輿論認為,迄今為止,北京方面對香港實施普選仍未有足夠的信心,仍通過其原先設計好的選舉制度牢牢控制著民主步伐。

2017年的特首選舉將會進行普選,但民主派憂慮北京方面將會設下門檻,限制民主派人士成為候選人,屆時是否如此,有待觀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