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文化大學 柯文哲 台灣

唱遊課-後設人生

中時電子報/焦元溥 2012.03.20 00:00
森林管理員壓根兒也沒見過保羅奧斯特。春天他只叫著一句話:小母狐呀,小母狐呀,讓我抓到小母狐呀!

作曲家嬉笑著把青蛙推給他,說──

泛音纖細維妙,聲態寫實靈動,楊納捷克(Leoš Janaček)歌劇《狡猾小母狐》,有著年近七十的大師最神乎其技的管弦妙筆,神秘連結則意在言外:管理員強擄小母狐回家,野物眼神一如他所癡迷的吉普賽女郎。當報紙連載經過老人眼光,自然世界也就成為現實寓言:劇裡流浪漢殺了母狐,把毛皮當作女郎結婚禮;戲外作曲家狂戀小他近四旬的人妻卡蜜拉(Kamila Stosslova),較吉普賽更曖昧難測的靈感與誘惑。十一年愛火熊熊,燒出七百多封炙熱情書,可女郎始終不為管理員所有,母狐仍是他人嫁裳。

「這次我要對妳好些,不然有人會把你我故事寫到報紙上。」(ale lepe sit e vychovam, Aby lidi o mne a o tobe nepsali v novinach.)歌劇結尾,失意管理員認出母狐孩子,伸手撲抓卻只得青蛙,告訴他一切已成回憶。楊納捷克要求在自己葬禮上演出《狡猾小母狐》終景:那年很多聲音傷逝風中,碗豆差不多完全開了白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