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希債歹戲拖棚 肥銀行瘦納稅人

中央商情網/ 2012.03.15 00:00
(中央社台北2012年3月15日電)希臘債務重整歹戲拖棚年餘,隨著銀行的希債部位減少,銀行的潛在虧損降低,多數風險已轉嫁至歐洲納稅人身上。

根據彭博報導,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數據顯示,2010年5月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IMF)首次出手馳援希臘時,其他歐盟國家銀行持有希臘主權債券達680億美元。

一旦希臘違約,在償還率25%的情況下,銀行虧損恐達510億美元。

根據BIS,隨後的15個月,銀行持有的希臘債券部位下滑逾五成,來到大約310億美元。銀行上週換債損失也隨之減少至少45%。

拜歐盟鼓勵銀行參與希臘換債協議之賜,銀行免於蒙受進一步虧損。然而,希臘債務幾乎沒變,未來違約的風險現在幾乎由納稅大眾承擔。

同樣的戲碼也發生在葡萄牙和愛爾蘭。

倫敦研究團體Open Europe首席經濟師Raoul Ruparel表示,「這對歐盟納稅人來說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交易。」

「這些重整拖越久,大眾承擔的風險越大。風險正由銀行轉嫁至納稅人身上。」

從表面上來看,換債協議雖讓希臘高達3680億歐元的債務,減少1370億歐元(1790億美元),但實際減少的債務不到一半,因為希臘政府必須向歐盟和IMF求援告貸,提供新債給民間投資人,並注資無法承受換債虧損的銀行和退休基金。

根據歐盟,事實上,以公共債務取代民間債務的新借貸金額達780億歐元,這讓希臘實際自換債協議免除的債務金額為590億歐元。

希臘也必須從規模1300億歐元的第二輪紓困金中,拿錢償還其他民間債務和融通政府預算赤字。

根據歐盟11日的報告,這將讓希臘債務在年底前降至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61%,較目前水準減少4個百分點。歐盟表示,希臘債務佔GDP比明年恐重返165%的水準。

一旦IMF和歐盟所有援希貸款撥款完畢,希臘債務將有66%-75%是由納稅大眾承擔。

而在2010年,首輪希臘紓困和歐洲央行開始購入希臘債券前,希臘大約有3100億歐元的債務,全由民間債權人持有。

一旦希臘必須再度重整,或違約,納稅人將無路可逃。

摩根大通經濟師(JPMorgan Chase & Co.)馬伊(Nicola Mai)指出,「換債協議並未讓希債得以持續。」「未來的債務減免將必須是來自公眾部門。」

隨著希債到期,銀行減少希債部位。希臘利用向IMF和歐盟的貸款來償債。摩根大通預估,歐洲央行自2010年5月以來,已向金融機構購入大約660億歐元的希臘主權債券。

根據德國第二大銀行商業銀行(Commerzbank AG DE-CBK)的投資人報告,過去2年,該行持有的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債券部位已經減少70%,來到16億歐元,其中包括23億美元的減記。

根據公司新聞稿,法國最大銀行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 SA R-BNP)去年對這3個國家的長期曝險部位減少61%,至26億歐元,其中包括32億歐元的減記。

信用評等公司DBRS Inc.駐紐約分析師李斯特(Roger Lister)表示,「相對於1年前的處境,銀行現在好多了。」「他們未來可能仍面臨虧損,但拜歐盟行動之賜,銀行曝險部位大減,虧損也隨之降低。」

紐約避險基金TF Market Advisors創辦人契爾(Peter Tchir)指出,歐盟的行動有利銀行,特別是那些體質較弱,無法承受希臘違約的銀行。

契爾表示,「每個政策似乎是為了協助殭屍銀行存活下來。」契爾的公司專門投資歐洲信用市場。

希債拖戲不只是歐洲銀行受惠不淺。以償債率25%計算,倘若希臘2010年宣告倒債違約,包括保險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在內的所有債券持有人,將蒙受2320億歐元的損失。而上週的換債協議,所有債券持有人最終損失為1070億歐元。

同樣的,葡萄牙和愛爾蘭的債務危機,風險也轉嫁至納稅人身上。

根據Open Europe預估,歐銀已各自購入葡萄牙和愛爾蘭200億歐元債券,同時歐盟和IMF也分別提供2國780億歐元和850億歐元的新貸款金援,以取代兩國的民間融資。

在愛爾蘭,多數的公共資金已經用來償還破產的愛爾蘭銀行的債務。

歐洲央行和愛爾蘭央行已經接管銀行的融資,提供大約1400億歐元的融資,將風險轉到納稅人身上。

自2010年11月紓困愛爾蘭以來,歐洲銀行對於愛爾蘭銀行的曝險已減少逾半至610億歐元。現在和當時的愛爾蘭政府雖試圖停止以公共資金償債,但歐盟駁回此要求。

葡萄牙借貸成本本月飆升,市場憂心葡萄牙可能步入希臘債務重整後塵。摩根大通的馬伊表示,葡萄牙今年可望獲得歐盟和IMF二度紓困。馬伊表示,不像希臘,葡萄牙第二輪紓困案不包括換債。

馬伊表示,「只要他們繼續要求改革,就不會有讓民間部門涉入,並承受愛爾蘭和葡萄牙虧損的政治動機。」(譯者:中央社劉淑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