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聆聽鳳飛飛的幸福味道

中時電子報/李志銘 2012.03.14 00:00
自小到大,我從來都稱不上是所謂的「鳳迷」。

坦白說,多年來在舞台上被歌迷喚作「帽子歌后」的她,歌聲型路並非屬於那種令你初聽乍聞下就立即為之驚艷的絕代美聲,論其音域特質或聲線風格,她既沒有同時代「天籟歌姬」鄧麗君的清麗甜美婉轉纏綿,也無稍晚期「絲絨歌后」蔡琴的醇厚馥郁低迴流蕩,你甚至可以說她早期略帶台語腔的咬字吐音並不完美(比方她往往把「年華似水流,轉眼又是春風柔,層層的鄉思也幽幽」的「層」唱成了「岑」,或者將「一道彩虹,掛在那雲中」的「中」字唱作「蹤」音),然而也就是像這般簡簡單單而有點土土的抒情聲音,緩緩聽來卻彷彿有著無出其右的樸實和溫暖,尤其經年累月之後更讓人萌生一種說不出的幸福味道。

猶記得小時候經常從收音機與電視裡聽她唱著〈月朦朧鳥朦朧〉、〈我是一片雲〉、〈一顆紅豆〉、〈雁兒在林梢〉等瓊瑤電影主題曲,回想起當年「群星會」國語歌唱綜藝節目當道、台灣主流媒體與社會環境皆未能接受今日所謂「台式唱腔」的那年代,特別是她的「台味」國語歌聲,對於像我這種從小習慣和家人講閩南話、到了外面學校才開始改說北京話(國語)的本省家庭小孩耳裡聽來無疑格外親切。

僅只透過聲音和語調所傳達的,這確實是一場相當美妙的因緣情分。

那時的校園學子、紅男綠女普遍崇拜螢幕偶像二秦二林,而瓊瑤小說劇裡每每述說才子佳人不食人間煙火的浪漫愛情戲碼正夯,繼之巧逢因緣際會,陸續承蒙左宏元、劉家昌、駱明道等歌壇作曲名家的賞識厚愛、並且甘願替她寫歌作嫁,接連著一首首耳熟能詳的時代名曲如〈楓葉情〉、〈溫暖的秋天〉、〈我是一片雲〉、〈奔向彩虹〉、〈好好愛我〉這些旋律歌詞幾乎都能輕易教人不斷回味再三、歷久難忘,她的歌從此即成了無法取代的經典,不僅風靡無數台灣民眾,同時也更穿透了省籍之分。記憶中,以往每到連續假日或農曆年節期間除了跟家人一起看她在電視台主持唱歌之外,還可常看到她代言的香腸廣告不停地強力播送,那種維繫快樂和傳遞溫暖的氛圍迄今仍令人感念不已。

後來,悉聽她又以一首廣為人知的招牌曲〈掌聲響起〉再度擄獲聽眾的心,每回公開場合逢唱此曲果不其然必定引發台下眾多粉絲集體「淚崩」的特殊現象亦成了另一幅經典畫面,詼諧而親切的她不免時常對外人笑稱兒子說她是哭包,並自嘲多流眼淚對皮膚好,因為可以有保濕效果、也益于身心健康,但這耽溺於彼此牽絆「同聲一哭」的催情路線實在並不是「我的菜」,然而卻是最能道盡她早年坎坷從歌壇演藝圈內一路走來擇善固執、且於勘透人間紅塵名利場後不禁流露真性情的翹楚之作。

她,是鳳飛飛,一個能夠把簡單歌曲詮釋得久聽不厭、足以橫跨好幾個世代記憶的名字。如今,儘管在她先前幾場演唱會宛如向人生告別般的那一刻終究還是來臨,但我們卻寧可相信她其實並未真正離開,而只是飛到了遠方另一處世界陪伴著人們繼續歌唱。至於那些訴說不盡的疼惜與盼望,毋寧早已全都深藏在這些歌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