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南非辦學不力 私校異軍突起

立報/謝雯伃 2012.03.13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因為公立學校教學品質過差,南非教育部長和財政部長被告上法院。面臨教育危機,部分東開普省父母不顧高昂學費,也寧願將孩子送到私立學校就讀。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17歲的席曼葉(Simanye Zondani)表示:「我們並不是有錢人家,我只是個普通的孩子。」他邊說邊在微弱的燈光下寫數學作業。父母親過世以後,負責扶養他的姑姑賣掉在昆斯頓(Queenstown)的時髦單身公寓,搬到一間小屋。只有這樣她才負擔得起送姪子去讀私立學校的1,100美元。每一年,有5千名兒童離開公立學校,進入私立學校就讀,其中大部分來自中等收入的黑人家庭。各校教學品質各異,但光是在高登省(Gauteng)這個南非的經濟重心,過去1年內就有1百所新學校申請辦校許可。蓋塔海德高中(Getahead High School)校長波斯曼(Peter Bosman)表示,這是民間對於公部門辦學失敗的回應。席曼葉就讀的蓋塔海德高中是低收費的私立學校。「父母親希望有一貫性和品質。」他說,語氣中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失望。諷刺的是,許多送孩子到私立學校就讀的父母是公立學校老師。過去幾年,蓋塔海德高中學生通過被稱為matric的中學畢業考,比例高達83%至100%。這個表現令人刮目相看,其他貧困地區的低學費私立學校紛紛模仿其成功模式。以南非全國來看,只有不到半數中學畢業生通過matric會考;評論家表示,這顯示出南非教育制度並不正常。蓋塔海德高中不是一間資金雄厚的學校,沒有廣大校地和宏偉建築,校址就位於一間廢棄倉庫中。學校提供電腦和體育設施,這些設備是絕大多數公立學校學童不可企及的。不過校長堅稱,辦學成功與否,重點不是校舍是否用鋼筋水泥蓋成,而在教師的品質。該校許多教師是公立學校的退休教師,薪資比公立學校教師少10%。公立學校今非昔比離蓋塔海德高中大約30公里遠處,有一所位於鄉村的公立學校努克孔貝拉中學(Nonkqubela Secondary)。這間學校的戶外廁所已故障許久,遲遲沒有修理。而該校有2/3的教師職缺仍招不到人。「過去我們的會考結果也曾有過出色表現。但我們現在缺少數學教師、科學教師。應徵者看到我們簡陋的設備後,就決定不要來這裡工作了。」校長瑪迪肯恩(Khumzi Madikane)悲嘆。他表示,他無法抱怨那些負擔得起讓孩子轉入私校的父母。不過他的學生中,大多數都來自赤貧家庭。東開普省的教育陷入危機,被指控貪腐和不當管理後,中央政府已接管東開普省教育局。南非鄉村地區過去1世紀曾培育出幾名留名青史的偉大心靈,包括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已故自由鬥士西蘇魯(Walter Sisulu),而如今卻陷入如此境地。然面臨此狀況的不僅僅是東開普省。低收費私校的興起是全南非的趨勢,反映一般家長對公立學校失去信心。過去10 年來,私立學校成長了75%。「私校數目不斷增加,是因為家長需求量變大。」約翰尼斯堡智庫發展創業中心(Centre for Development and Enterprise)的伯恩斯坦(Ann Bernstein)表示。公立學校軟硬體欠佳南非教育危機已不再是不可告人的秘密,南非政府也承認有80%的公立學校表現不佳。基礎教育部長莫須卡(Angie Motsheka)日前在一項演講中揭露,仍有1千7百所學校無法提供自來水、1萬5千所學校沒有圖書館。日前,倡議團體平權教育(Equal Education)提出訴訟,要求政府在所有學校提供公平的基礎設施。莫須卡已承諾要進行改革,投資基礎建設,但這是一項艱鉅的工作。伯恩斯坦指出,這也需要政治勇氣。「我們研究了幾個社群,政府也表示,在許多地方,教師週一或週五沒有到校上課。許多老師同時兼職其他工作,在教室裡到底教了多少也是個謎。」她說。有些人說,南非教育仍受種族隔離餘毒所苦;當時黑人兒童的教育品質較白人兒童教育來得差;且黑人兒童不得修習特定科目,學校設備也極其簡陋。然而在白人精英統治畫下句點17年後,觀察家表示,南非教育目前的困境來自另一方面:教師訓練不佳、貪腐和行政效率不彰、教師工會組織過於強大和道德水準低落。回到小鎮上,讓席曼葉進入私立學校就讀對他姑姑來說,表示要付出很大的犧牲。「我真的必須要縮衣節食,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在公立學校,如果工會和政府之間有了衝突,教師就會罷工。」她說。低學費私立學校的興起並沒有減弱的趨勢。數以千計的祖母、兄姐都想方設法集資讓家中一名兒童上學。然而絕大多數南非兒童沒有太多選擇,只能進入當地公立學校就讀。雖然部分具使命感的教師仍舊堅守崗位,從公立學校外移潮中,可以看出一整個世代表現不如理想的兒童就這樣被丟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