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馬政府不辨中國孔院真相 海外文化推廣恐失焦

自由時報/ 2012.03.13 00:00
文/陳文芬(旅居瑞典作家、文化元年基金會籌備處成員)

2004年起,中國與歐美非澳大學中學合作480多所孔子學院與課堂,展現「軟實力」宣揚和諧。馬英九執政以來國策顧問提出兩岸合作「孔子學院」議題,新任文建會主委龍應台也將孔院與德國歌德中心比擬,此等消息傳播,已將中國「軟實力」便宜當口號,溢美而失焦,我們必須嚴肅釐清「國家意志力宣傳」與「真正的文化推廣」的區別。同時傳達「軟實力」運作真相,孔院於歐美漢學傳統造成的學術入侵,將面臨甚麼樣的文化損失課題。

孔院由中國教育部直屬機構「國家漢辦」,與歐美多所大學合作,大學中文系提供辦公教室水電物資,在中文系掛牌運作 ,中國提供師資、教師薪水,對外開放給一般學生,使用大學教室上課。簡言之,孔院教學功能跟台灣「華語教學」相仿,教學素質據說也稱職,但與「漢學研究」毫無關係。

孔院生逢其時,歐洲經濟不景氣許多學府欣然接受,且依照學生招收人數比例,增加孔院教師名額;歐洲多數的大學中文系教授只有1或2名(往往等到教授退休,講師才能晉升),孔院院長(本國人)、副院長(中國人),再添2或3名教學老師;這個結果造成中文系本國師資排擠效應,歐美大學中文系任務是做漢學研究,多數師資卻拿來教普通漢語,表面美好,本國年輕漢學家卻因此失去了擔任講師的就業機會。

孔院的發跡,也跟西方歷史背景扣得緊密:1968年歐洲學生運動是中國文革延續、全球知識界左傾的世代,熊熊赤燄把歐洲大學燒得面目全非,當年活躍的青年如今恰恰也是接掌孔院院長的世代;斯德哥爾摩孔院院長羅多弼教授2007年參加「中國世界漢學大會」受訪述及當年學生們向教授提出:「過去是老師決定教學,現在由我們來決定教材,我們要讀人民日報社論跟《紅旗雜誌》」,如此教學情況大約維持1年,左傾野火盛況空前;他的老師馬悅然教授近期文革45周年於明報月刊撰文,坦言歐洲孔子學院大量的建立使他心痛如絞,漢學研究環境變成普通中文學習所。

中國大學財政近20年來擴招跟高額貸款數字驚人,而孔院仰仗無比雄厚國家財力後援,這是中國國富民窮的象徵,「軟實力」如果真是那麼成功,艾未未展覽在歐洲不會供不應求;遙想當年文革的「孔老二」今天搖身一變成了文化英雄,西方漢學要是沒落,當怪自己。

漢辦意志力,境內學者徒呼無奈,輿論自由的台灣現在一討論到宣揚台灣文化,與孔院較量的幽魂如影隨形,越描越真,關於孔院唯一的基礎事實就是,當今任何國家都無法啟用這等規模龐大「軟實力」,若非中華情結太深,怎能如此不辨真理與實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