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扭曲OIE禽流感定義 中國教的?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03.12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2.03.12李連傑/綜合報導

隱匿通報禽流感疫情所爆出的「老闆」說,指涉對象還不明朗,卻又爆出有「最大的老闆」,而且對於扭曲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禽流感定義,前農委會防檢局長許天來竟稱「中國教的」。政治評論家南方朔也在香港媒體撰文說,隱瞞疫情已不是內部犯罪的問題,它更可能透過雞肉雞蛋的出口,傷害到別的國家地區。

《自由時報》根據2月1日一次禽流感會議的錄音檔,今(12)日在頭版報導許天來在那次會議說:「我今天開宗明義,我得到指令說不急,現場沒那麼急。大家對資料真的要好好判斷一下。」家衛所人員回嗆:「長官說的都是對的。」許天來說:「沒有這回事,假如被我們『陳武雄』聽到,他又把我臭罵一頓。」

對於禽流感撲殺問題,許天來說:「『最大的老闆』還沒同意,所謂的老闆是誰?因為要動支錢,行政院也要同意。」

會中,家衛所人員質疑他扭曲OIE對高低病原禽流感的定義,許天來說:「中國教我的,我第一次聽到也很驚訝,反正未來式是強制、現在式是一般描述、過去式是建議建議,沒有強制力。」

另外,南方朔在香港《明報》刊出的文章說,今天的台灣,人民對政府的信任程度已空前的低落,這實在是個重大的警訊!

文章說,最近台灣發生了一起十分嚴重的案件,那就是政府官員以集體說謊、欺騙、隱瞞的方式,將高病原性禽流感的疫情信息拖延不報。隱瞞疫情已不是內部犯罪的問題,它更可能透過雞肉雞蛋的出口,傷害到別的國家地區。

文章也提到2月1日會議的錄音帶內容說,當時事情尚未鬧大,台北淡水負責檢驗的人員認為彰化的疫情屬高病原性,應急速通報「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但許天來在錄音帶裏卻說﹕「我得到的指令是不急」、「老闆交代大家先回去沉澱一下,找一天再來開會,時間最好是老闆下台以後」。

南方朔認為,由許天來當時所說的這兩句話顯示出﹕

(1)許天來隱瞞疫情,絕非隻手遮天,而是上面有交代,因此這絕非個人的瀆職,而是集體性的舞弊。

(2)他的談話裏,所謂的「老闆」,乃是指他的上司農委會主委陳武雄。禽流感爆發的去年底,台灣正在大選,陳武雄可能怕影響選情,所以交代不要公開,而2月1日大選已經結束,當時大家都已知道政府官員會調整,陳武雄主委之職不保。因此許天來的意思是該案再拖,拖到陳武雄正式下台,然後整個案子就可以全推給陳武雄負責。只是許天來沒有想到陳武雄雖然下台,但在追究責任時,他卻成了頂罪羔羊。至於陳武雄之上有沒有更大的官員參與隱瞞,那就不知道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