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前農委會主委李金龍:政治算計犧牲國民健康

自由時報/ 2012.03.12 00:00
記者黃以敬/專訪

「維護國民健康,是政府的天職。全世界包括歐盟在內的一百六十個國家禁止使用,國內養豬業者也支持禁用瘦肉精,願意負起保護消費者的責任,為什麼政府反而忽視瘦肉精對國民健康的威脅,要解禁瘦肉精?」

這句話,是馬英九在二○○七年八月參選總統時,高聲對當時因美國壓力而有意開放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美牛的民進黨政府所發表的聲明。如今,馬英九貴為總統,卻對美國主動提出要解決美牛進口問題,以一紙新聞稿就宣布開放瘦肉精美牛進口。全國國民及走上街頭的近萬豬農,以同樣的話在問政府,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面對政府驟然解禁瘦肉精美牛,H5N2高病原禽流感疫情遭隱匿,過去曾竭力阻止美牛進口、防堵禽流感疫情的前農委會主委李金龍感慨地指出,這是執政者及政府官員的心態問題,國民健康應該第一優先,保護農民應是首要職責,現在卻完全錯亂,其中有太多政治算計,不僅不能誠實面對全民,甚至是與民眾處於「對立」,這不是民主國家應有的現象,台灣恐要為此犧牲國民健康及龐大社會成本。

Q:馬英九先前競選總統時反對開放瘦肉精美牛,當選總統後,政府一再推說「沒感覺到美國壓力」,卻要解禁瘦肉精美牛?這是政府自動棄守、要讓國人吃瘦肉精?

A:美國是台灣很重要的外交與貿易夥伴,無論藍或綠執政,勢必都會面對美國要進口商品的壓力,但政府就是要保護國民健康與生命財產安全。我當初在農委會防檢局長任內,禁止美國蠹蛾蘋果進口,二○○三年又禁止美國狂牛症牛肉進口,農委會主委任內也反對狂牛症美牛再解禁,當初有長官就警告我是「美國人最討厭的官員」;但國民健康及農業存續是不能因為政治考量而有妥協。

拒買要提證據 邏輯不通

現在政府官員的作法,讓人感到很錯愕及混淆。萊克多巴胺根本是一種非必要的飼料添加物,學界及醫界對其影響及危害性還沒共識,行政院怎會認定無害就解禁?這恐是有太多的政治考量,昨是今非。

而且,美國藥廠做的研究僅有六個健康人的實驗,早就被歐盟質疑代表性不足,而政府過去四年對萊克多巴胺根本沒有進一步研究,諸如灰狗致病、美國調查十數萬豬隻疾病甚或死亡的報告,都是媒體揭露後還一問三不知。顯示政府實在「太不用心」,怎能幫國民健康把關。

近日看到有美國駐台使節人員提及「台灣要拒絕瘦肉精美牛,應提出科學證據」的說法,更讓人啼笑皆非,怎會是要賣東西的人要求拒絕買東西的人提出證據,應是賣家要提出更多證據來說服台灣民眾,這邏輯也根本不通。

Q:開放瘦肉精美牛,會對國內肉品產業造成什麼影響?「牛豬分離、排除內臟」可以做到?「安全容許、強制標示」就可保障民眾健康?

A:其實豬農抗議,最怕的就是「骨牌效應」,擔心國內肉品受到國外瘦肉精肉品不公平的低價競爭,劣幣驅逐良幣。儘管政府官員一再宣稱美方沒有壓力,但美國官方口頭及貿易文件早已揭露,牛豬是不會分離的。

依據過去的貿易談判經驗,一旦瘦肉精被准予放在飼料裡餵食某種物種,等於台灣已認可萊克多巴胺是安全藥品,美牛後,一定會再要求豬肉、內臟、雞鴨等其他產品比照進口。甚至其他二十多個使用瘦肉精的國家,也會要求進口。

瘦肉精若解禁 一大退步

目前政府「三管五卡」早被質疑破功,未來所有肉品若加工變成絞肉、做成漢堡肉、肉丸子,更難分辨,根本防不勝防。而且政府是要把管理作業「化簡為繁」,以目前的政府人力及資源根本不可能落實。這十六字政策方向,在我看來,只是安撫人心的口頭說法,執行是千難萬難。

Q:應保護農業的農委會,卻跳出來要解禁瘦肉精?「鼓勵用藥」可以提升農業競爭力嗎?

A:目前我們大概只能期望,立法院諸公可以立法要求瘦肉精零檢出,真正幫人民健康及弱勢農業生存把關。而農政單位應是要以保護農民為第一要務,怎會是開放外國用藥的肉品來衝擊自己的肉品市場。

適當藥物可以治病, 但過量藥物就可能致死,萊克多巴胺就是藥物,被用在飼料中,就是不自然的人工添加作為。如要談解禁與否,起碼要等國際食品法典標準CODEX做出國際的科學性判定共識,怎會是台灣、尤其是農政單位搶著先開放!

從產業角度來看,瘦肉精解禁根本是一大退步,像是鼓勵引進高污染產業,難道要鼓勵國內農民也比賽用藥去降低成本?這種態度很奇怪,農民也根本不支持。

Q:這次H5N2高病原禽流感事件,農政官員對於高病原病毒的判定及宣布,就遭外界質疑延宕及隱匿。前農委會主委這是您在二○○三年任內制定的作業標準?

A:禽流感病毒實驗判定標準確實是在我任內公告實施,當時為防範國際禽流感疫情而制定,但其主要依據就是兩個,一是「Hao鹼性胺基酸」數量四個以上,二是「靜脈接種致病性指數IVPI」大於一.二。而現在農委會官員堅持要看的致死率,是參考性的第三條件,因有過低病原病毒卻高死亡率的案例,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只當參考。在我任內,只要家試所檢測達到標準,就可馬上判定是高病原病毒。

防疫貴在神速 誠實最好

二○○八年淡水家試所第一次傳出驗出H5N2高病原病毒時,被自由時報報導披露,而防檢局卻要求一驗再驗。我當時受訪時就強調,「誠實是最好的對策」,檢驗數據「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防疫「如同作戰、貴在神速」,曠日廢時,就可能疫情越擴越大。如果還要一驗再驗, 防疫效率就喪失了,這是國際規範的準則。但此次H5N2高病原,卻是直到今年才證實已有高病原病毒流竄,讓人相當遺憾。

Q:立委公布錄音帶,顯示專家會議被防檢局長要求等到「老闆下台後」做判定,這運作與以往不同?

A:過去農委會對疫情的判定是要求「確診」,家試所檢驗出來就做行政判定,專家意見僅是諮詢。但政黨輪替後,增加了專家會議的「判定」程序,因此此次農委會花了兩、三個月,才宣布是高病原。

這其中是否有拖延或隱匿,已進入行政及司法調查程序,外界不便隨意評論。但是「疫情確診是不能考量到政治、經濟或社會面」,有疫情發生就必須面對,實在沒必要拖延,更不應該有隱匿心態,如果不採取最「戒慎恐懼」態度去面對、處理它,社會就必須付出更大代價。

病毒本土化 須高標看待

Q:目前看起來疫情已蔓延?已出現本土化病毒?要如何補救?

A:依據我過去的經驗,如果有一雞場發生高病原,如果沒有馬上處理,恐怕就會有第二場、第三場,病毒就會「outbreak」擴散出去。

過去在我任內,偶爾是有驗出H5N2病毒,但都是零星案例,且是確診低病原。而迄今顯示已有至少五個農場淪陷,彰化台南都出現,數萬隻雞被撲殺,甚至還傳有數千隻雞隻及雞蛋外流,從防疫經驗來看,這確是有擴散的疑慮。有學者就已警告恐已出現本土化病毒,甚至更具攻擊力。因此我要呼籲,政府須以高標準去看待及因應疫情。

Q:有農政官員說疫情不需上報,只要農委會就可負一切責任?

A:行政單位重要的是「發現問題而找出解決方法」,而不是掩藏或隱匿問題。防檢局局長應該立即由農委會副主委代理,甚至有必要提高層級到行政院,例如行政院有一個災害防救小組會報,是由行政院副院長擔任召集人,行政院可以考慮啟動這種任務性編組。

從瘦肉精美牛驟然開放,到禽流感疫情問題,這是政府官員做事的「心態」問題,有沒有把民眾及農民放在第一位,如果政府一切都只考慮政治、考慮選舉利益或老闆下不下台,沒有以保障人民做為施政的最優先,那人民恐怕就只有自求多福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