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重建紙上談兵 日民間自力救濟

自由時報/ 2012.03.12 00:00
〔國際新聞中心/綜合報導〕去年日本三一一大地震之後的三個月,任職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國際研究中心的日本專家山米爾斯抵達東京,為新書展開研究。山米爾斯原本要把此書取名為「一個國家的重生」,但幾個月後,他把這本書取名為「危機的話術」(Rhetoric of Crisis),因為即便是大地震、海嘯與核外洩這樣的重大災害,仍無法將日本從遲緩的政經體系中喚醒,「目前為止,對於改變的談論,似乎還要多於改變本身。」

日本龐大的政府債務持續飆漲,重要的決策一延再延,主流政黨因派系傾軋,無法放下歧見,把人民的聲音傳達給領導階層。政客們生活如常,國會裡攻防不斷,每年都要來一次的換首相戲碼也持續上演。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木內登英說:「我個人期望地震後能有個聯合政府來挽救經濟,目前反對黨與執政黨還是鬥來鬥去,這是我最失望的地方。」

對官僚不信任感創新高

但也有人說,過去一年來,日本確實有了改變,只是改變太漸進,未受關注。驅使這波改變的力量,是人民對政客與官僚越來越不信任,及對政客無能的憤慨,但這股憤怒是否能為日本的政經與社會體系帶來重大改變,抑或只是加深民眾的冷漠與挫折感,目前還很難說。

儘管如此,日本人民對於國家體制的幻滅,顯然達到新高點。民主黨二○○九年取代長年執政的自民黨上台後,不斷保證會更注意民意,將權力從官僚體系與既得利益者身上下放,但福島核災卻顯示,監管單位、官僚與公用事業三方衝突仍在,讓民眾覺得整個體系難以信賴。

對於官僚的不信任,反映在個人與企業已不仰賴專斷官僚,自己起身採取行動的趨向。例如,連鎖超市Aeon為回應消費者需求,採取比官方更嚴格的標準檢測商品;私人企業自發募款,動員志工協助受災社區;有感於官方與主流媒體對輻射風險的資訊不夠及時與完整,社群媒體報導急遽暴增,填補主流媒體資訊口。

福島居民山上女士的一番話,或許最貼切地表達了日人現在的希望與恐懼:「日本人很會忘記與原諒,這在某些方面來說很好,但在這樣的情況裡,我覺得我們不應該遺忘,應該要學習為我們自己想,為我們自己行動,不要什麼事都丟給政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