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關于俄羅斯新政府的五大猜想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3.11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本周四,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與在總統大選中獲勝的總理普京舉行了會談。梅德韋傑夫就大選獲勝向普京表示了祝賀。克里姆林宮新聞局發布的消息稱,他們的會面將討論新政府的組成。此前一天,普京已經向記者表示,他准備在未來幾天內同梅德韋傑夫討論新政府的組成問題。

早在去年9月,普京宣布參加總統競選時就已經表示,他將在選舉獲勝的情況下任命梅德韋傑夫為新政府政府總理。3月初,普京在大選之前會見外國媒體主編時重申了這一計劃。在總統大選結束後,新政府的組成和變化成為了俄羅斯最重要和最熱門的話題。

梅德韋傑夫將如何改組政府?

隨著梅德韋傑夫和普京的又一次“王車換位”,總統辦公廳和俄羅斯政府的某些成員勢必要進行互換,某些成員會出任新的職位,也會有一些新的面孔出現。

這種情況已經發生。比如,前總統辦公廳主任納雷什金在杜馬選舉後擔任國家杜馬主席,副總理茹科夫出任國家杜馬第一副主席,俄羅斯駐北約代表羅戈津被任命為負責軍工的副總理,總統辦公廳副主任蘇爾科夫調任負責現代化問題的副總理,而副總理伊萬諾夫調任總統辦公廳主任等。

梅德韋傑夫已經表示,如果由他出任總理,政府將進行大幅改組,將會出現新的面孔。他的經濟助理德沃爾科維奇表示,不排除將會在新政府中任職。不過,普京表示,新政府的組成不能破壞“幹部的主體構架”。普京認為,部長人選都是高水平的專家,負責解決複雜問題,如果人事更替過于頻繁,將嚴重影響部委的工作。

除了人事問題,政府改組的另一個方面是結構的調整。2004年3月,普京對俄羅斯政府進行了“大部制”改革,合並了大量政府機構,實行了“部、局、署”的三層次構架。在此之後,俄羅斯政府機構沒有進行大規模的調整,只是在經濟、貿易、工業、能源等部門進行了局部的拆分和合並。

根據《新聞報》報道,目前正在就政府機構新的分權和合並進行討論。比如,衛生與社會發展部可能分拆為衛生部和勞動部。新的勞動部將負責勞動保障、社會和養老保險等問題。而醫療保險的問題將留給衛生部管理。衛生部將主要負責醫療體制改革和藥品行業發展等問題。

此外,該報還稱交通部和通信部將合並。早在2004年3月,普京就下令成立了統一的交通通信部,由列維京擔任部長。但兩個月後,通信部被分離出來。報道說,俄羅斯政府考慮成立一個主管基礎設施建設的部,這個部不僅將負責交通和通信行業,還可能負責電力基礎設施等問題。

對于拆分衛生和社會發展部,輿論的評價是正面的。衛生與社會發展部難以兼顧醫藥、衛生、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和養老體系等一系列重大問題。隨著俄羅斯建設創新經濟,勞動關系的調整和再就業問題需要專門部門的解決——現有勞動署的職權已經基本下方到地方一級。不過,對于合並交通部和通信部,一些專家認為,這沒有實際意義,純粹是官僚行為。

另外,普京在他的競選文章中提出了成立專門負責民族問題的機構的建議。目前還不清楚,這將是一個跨部門的磋商機構,還是一個類似于民族問題事務部的獨立機構。

新政府將採取何種經濟政策?

毫無疑問,現代化和創新、降低經濟對能源原料出口的依賴將成為新政府經濟工作的口號。但在這一口號下,具體的經濟政策還存在不確定性。

經濟學家們普遍認為,俄羅斯現有的依靠大規模政府投資的經濟增長方式已經失去了潛力,必須進行深層次的經濟改革,進行大規模的國有資產私有化、消除壟斷、保護競爭、刺激中小企業發展,改革稅收制度和社會保險制度,削減政府開支,這樣才能促進俄羅斯的市場經濟健康和高效發展。

不過,這樣的改革面臨著非常大的困難和阻力。首先,普京在競選活動中提出了一系列的社會開支承諾。根據儲蓄銀行宏觀經濟中心的估算,為了兌現承諾,到2018年需要新增5.1萬億盧布的政府開支。

同時,梅德韋傑夫主導通過了高達20萬億盧布的軍備採購計劃,這受到了前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庫德林的強烈反對,並直接導致了他被解職。因此,很難想象梅德韋傑夫領導的政府將會削減這部分開支。這樣,俄羅斯政府預算需要承擔極大的赤字風險--為此將更加依賴石油出口的收入。

而且,進行大規模私有化、破除壟斷和大規模吸引投資勢必引起保守派人士的反對。俄羅斯現代發展研究所所長尤爾根斯認為,在新政府里,普京的支持者們將“撕碎”梅德韋傑夫。他還表示,如果不進行深層次的改革,不進行大規模的私有化,兩年後俄羅斯將以“140公里的時速撞牆”。

梅德韋傑夫能否獨立決策?

如果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理,他在新的政治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同總統普京的關系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一部分意見認為,梅德韋傑夫同普京相互信任的關系使梅德韋傑夫能夠充分掌控政府,從而進行改革和現代化建設。但另一部分意見認為,梅普換位恰恰表明普京對梅德韋傑夫的不信任,即使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理,普京也將掌控一切——這既是普京的個人風格,也是作為總統的權力。

《新聞報》曾在2月份的評論文章中稱,如果擔任總理,梅德韋傑夫將比弗拉德科夫(2004至2008年擔任俄羅斯總理)更加弱勢。弗拉德科夫擔任總理時,普京的支持率還非常高,得益于高油價,經濟還在大幅增長。而現在,全球經濟形勢並不那麼有利(盡管油價還很高),俄國內的經濟損耗太高,普京的支持率已經顯著降低,而且缺乏增長的潛力。該報認為,俄羅斯需要的不是技術性和弱勢的總理,而是一位有自己政治綱領的強力人物。

單就梅德韋傑夫而言,他擁有掌控政府的經驗和能力,但問題在于,總統普京能否給他足夠的信任和權限。至于梅德韋傑夫是否會爭取相對于普京的獨立性,從他擔任總統的情況看,這樣很難。

反對派代表是否進入內閣?

反對派擔任政府公職的例子在俄羅斯並不多。在現政府中,只有擔任反壟斷局局長的阿爾傑米耶夫是來自反對派亞博盧黨的。

目前在反對派進入政府的問題上,焦點集中在獨立參選的總統候選人、億萬富翁普羅霍羅夫。普羅霍羅夫在此次大選中獲得了7.98%的選票,位列第三。普京在選舉結束後已經表示,如果普羅霍羅夫願意的話,他可以進入新一屆政府任職。而普羅霍羅夫表示,他無意接受政府職務,而是計劃成立自己的黨派,繼續為獲得政權而奮斗。

不過,有媒體認為,普羅霍羅夫進入新政府仍然是可能的。他們還給出了具體職位:由于普羅霍羅夫的商業管理經驗和NBA新澤西網隊老板的身份,他將"被任命"為負責籌備2014年冬奧會的俄羅斯體育部部長。

另一個是否入閣的焦點人物是前副總理兼財長庫德林。根據他對右翼自由派的認同、參加“為了誠實的選舉”活動,以及籌建政黨的計劃,可以他當做反對派。

尤爾根斯認為,庫德林比梅德韋傑夫更適合擔任總理。一方面,庫德林有控制預算開支的能力,能夠保持相對于總統的獨立性,而且深受普京的信任。但庫德林已經公開表示,在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理的情況下,他不會在政府中任職。

有專家認為,在總理人選上,庫德林將是梅德韋傑夫的“備胎”。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教授盧比尼等人發表的報告稱,如果普京未來解除梅德韋傑夫的總理職務,庫德林將成為總理的理想候選人——他有良好的聲譽、在經濟領域取得過成就,而且是自由派反對黨能夠接受的人選。

但問題在于,普京會不會在6年總統任期內提前解除梅德韋傑夫的總理職位?

普京會不會提前解散政府?

盧比尼等人的報告預測,今年下半年,由于俄羅斯經濟增長乏力和通脹加速,普京將會解除梅德韋傑夫的政府總理職位。

在俄羅斯政治體系中,政府主抓經濟問題。如果俄羅斯經濟在未來幾年中出現重大波折,或者經濟改革遭遇挫折和反彈,梅德韋傑夫勢必會被問責,總理職位可能旁落。

但需要注意到,從葉利欽時代以來,因經濟工作不力,總理遭到罷免(如蓋達爾和基里延科)遠遠少于因政治原因解散政府的情況。因此,如果俄羅斯經濟沒有遭受類似1992-1993年,或者1998年金融危機那樣的嚴峻局面,梅德韋傑夫總理職位的穩固,在很大程度上要看普京是否有相應的政治需要。

還有一種有意思的情況——梅德韋傑夫准備角逐2018年的總統大選。實際上,梅德韋傑夫本人不排除再次競選總統。如果這樣的話,就要看那時候普京同梅德韋傑夫之間關系的發展和力量的對比了。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