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走過311 長壽村變輻射村

中央社/ 2012.03.10 00:00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福島縣特稿)「如果廢爐要等40年,我那時都快120歲了」 渡邊幸所住的福島縣飯館村原被視為長壽村,現在卻成了輻射污染最嚴重的村莊,她嘆口氣說「前途一片黑暗」。

去年311大震災後,日本政府起初劃定核電廠方圓10公里,後來是20公里,又追加到30公里的居民要疏散,面積狹長的飯館村有些地方距離核電廠35到50公里,但因為核電廠氫爆時風往西北方吹,正好籠罩飯館村,全村被劃為「計畫性疏散區域」,有6650人疏散到福島縣外各地。

中央社記者來到福島縣松川町組合屋交誼中心,看到75歲的渡邊幸阿婆在與友人聊天,然後做健身操。

她說:「從媒體得知飯館村輻射劑量很高,我們也很擔心,不知要等幾年才能回家,前途一片黑暗」。她說:「聽說核電廠反應爐要廢爐需等40年,到那時我都快120歲了。」

核災影響很多人的命運,福島人說,就因為輻射無色、無味、看不見,所以他們的苦也很少人知道。去年4月飯館村最高齡102歲的老翁,因家人害怕輻射污染,主動搬到村外,老翁獨自留下後自殺, 他的遺言寫著:「真不該活這麼久的」。

渡邊幸的老公來交誼中心看報,報上說,為躲避輻射污染住在組合屋的福島縣民有82%的人不滿政府。311快滿一週年,這些人內心很不安,擔心居住、輻射污染、除污作業進度和孩童健康等問題。

渡邊幸所住的組合屋區區民大多是飯館村的村民,約120戶人家中有8成以上是高齡者。交誼中心由社會醫療法人秀公會的人員進駐管理,有時照護人員和社工教組合屋居民活動筋骨。她和好友很努力地做伸展操。

她說,我們本來是種稻米和蔬菜的,現在因輻射的關係也不能種了,來組合屋之後沒事做,筋骨漸漸疼痛,不聽使喚。

時而飄雪的這一天,她帶記者走到她「家」,她老公渡邊繁雄坐在暖爐桌旁取暖。他說,沒想到這樣的下雪天,有客人到「寒舍」。

他還說,組合屋實在太冷了,今年雪下得特別多,晚上睡覺時冷風咻咻地吹進屋子,水管都凍到破裂、洗衣機也無法使用。

渡邊幸細數老家的房間數,一樓有8房、二樓有6房。現在住在約8張榻榻米大的屋子,她壓低聲音說:「來這裡之後,漸漸比較少走路,隔壁一對老夫婦,聽說太太日前病倒了,現在連洗澡都要請照護工協助,真的很可憐。愈來愈多人身體癱了、腰身佝僂,以前務農時,大家身體都很硬朗。」

她說,自己為了活命,才主動去交誼中心做做伸展操。難怪,在組合屋區行走時,看到快80歲阿婆獨自在剷雪,沒人幫忙,這是基於「要活就要動」的養生觀念。

渡邊繁雄說,飯館村的村民現在很多戶人家是妻離子散。他的兒女、孫子分散不同地方,因為輻射,過年時大家都無法團圓。

他對政府很不滿,因為政府正在規劃飯館村2年後可開始陸續返鄉。但他知道那是痴人說夢,已知他的農田至少2、3年無法耕作,返鄉沒工作又能做什麼。

他說,一切都是輻射害的,真不知那種看不見的東西,還真會飄,飄到那麼遠的飯館村。飯館村不怕地震,也沒受到海嘯侵襲,如果沒有輻射的話,村民正幸福和樂地過活著。

他說,偶而會回去老家探望一下,打開門窗,讓家透透氣。

被問到他個人認為幾年後才有可能回老家居住的問題時,他竟然一時答不上來。問他如果是10年可以等嗎?他說,「如果是10年,我們一定立刻相信真是指日可待。但情況似乎不允許。」

雖說對政府不滿,但他又說不上來希望政府該怎麼做。他老婆又嘆氣說:「想到沿海地區很多人的家和生命都被海嘯摧毀了,我們也不能太奢求什麼。」

飯館村議員佐野幸正這一天也出現在交誼中心,他說,「今天上午才回去飯館村一趟,有外國人來進行除輻射污染的作業,其中有一名是來自台灣的女性,拿著好像是漢方調配的物質在除污,也不知是否有效。」

佐野沒在飯館村待太久就回到組合屋了。他說,專家說飯館村年間的輻射劑量超過20毫西弗,人體有可能受到污染。

這組合屋區的飯館村民,其實去年4月先疏散到福島縣一處,等到9月組合屋蓋好才遷到此地。但組合屋原則上只能住2年,接下來不知何去何從。

這一天的報紙報導,去年3月11日晚間由首相菅直人在首相官邸(行政中心)召開會議時,有人提到核電廠核子爐已爐心熔毀。一連幾天會議,17日的會議上,當時的國家戰略大臣玄葉光一郎說,「這是一場戰爭,非贏即輸,我們在局部已輸了,這好像是3場三哩島事故同時發生似的」。

但面臨核災危機,政府官員卻不知誰才是實際領導對付核災的人,導致疏散居民的政策一改再改,這些人也只能靠精神毅力忍耐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本文附照片)1010310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福島傳真 101年3月10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