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試讀》【尼克豪小子:林書豪不可思議的崛起】

yam蕃薯藤新聞/城邦文化提供 2012.03.08 00:00
揭秘豪小子過去也曾經歷過不適應球隊體系的超級低潮,Amazon.com 4顆半星高評價 美國運動評論家最貼近的犀利觀察之作,【尼克豪小子:林書豪不可思議的崛起】正版授權 3/12全台上市。 【雜誌內容試讀】 第四章加入歡騰的人潮中 「在哈佛待四年就夠了。我仍有許多待學,但接受了自由思想後,我現在就能教育自己。」 ─約翰.厄普岱克   這麼說吧:哈佛大學籃球隊並非眾人羨慕的對象。   在他們的圈子裡,他們確實相當不錯:贏過所屬聯盟的冠軍;二○一一年在湯米.亞梅克(Tommy Amaker)教練帶領下,交出明星級的二十三勝七敗戰績,並擠進全國邀請賽(NIT)(註1)。但如果你把哈佛籃球隊拉出常春藤聯盟,改放到比如說大十聯盟(Big Ten),或大西洋海岸聯盟(ACC)、大東聯盟(Big East),那麼他們就相當於大學籃球界中的華盛頓將軍隊(Washington Generals)(註2)。   所以說,為什麼林書豪─一個備受家人與家鄉球迷熱愛、渴望打進NBA的孩子─會想離開加州,橫越整個美國去加入哈佛赤紅隊(Crimson)?事實就是,他也不想。   畢業那年,林書豪對《帕利之聲》說:「我想唸史丹佛大學或加州大學洛城分校(UCLA),因為史丹佛的學術水準很高,而我哥哥唸加大洛城分校。我希望能進史丹佛校隊打球,但我想我比較有機會進學術型大學。不過我很確定,這兩所大學的伙食水準都在全國前五名內,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剛升上高四,帕羅奧圖高中教練狄本布洛就宣布林書豪:「……最大目標是進史丹佛大學。」以他卓越的學業成績和明顯的運動天賦,史丹佛應該急於將林納入麾下吧。可是他們很明顯(也很愚蠢地)並不那麼急。   二○○六年一月,林書豪在畢業前六個月,與史丹佛的教練川特.強生見了面。照狄本布洛教練所說:「川特.強生搞砸了這事,完全搞砸了。」 據說強生告訴林書豪,他手上只剩一個獎學金名額,因為他所分到的四個中已送出了三個(其中包括未來的NBA球員布魯克〔Brook〕與羅賓.羅培茲〔Robin Lopez〕)。但強生補充說:「我們真的很希望你能加入。(註3)」   林家不算富裕,因此書豪的媽媽直接提出她的主要考量:「能提供最後一份獎學金嗎?」強生解釋,他已將這個名額留給另外兩位競爭者。其中一位來自長灘,是個身手靈活、態度認真的搖擺人,名叫藍崔.費爾茲(Landry Fields),日後落腳紐約尼克隊。「只要這兩人之中誰願意接受,獎學金就會給誰。(註4)」   狄本布洛氣惱地大聲問:「那要是他們兩個都不來,書豪就能得到剩下的這個名額嗎?」據他轉述強生的說法:「要是他們都不來的話,那是絕對、絕對會的。(註5)」特別強調了兩個「絕對」。   二月時強生致電林書豪,告知費爾茲已接受了獎學金,另一個應試的球員也是。他來自芝加哥,名叫達維.狄蒂(Da’Veed Dildy),是個和林書豪的型很接近的控衛。但強生又說,林書豪可以九月先進球隊當臨時隊員,如果之後一切順利,隔年就能得到獎學金了。   「哦,這樣行不通的。」 狄本布洛嘆著氣說。   日後,強生為自己的行為辯解:「很多人連臨時隊員的機會都沒給他。(註6)」(其實這時何必再多說什麼?但強生顯然覺得必須堅持立場。)   在二月結束前,一位史丹佛的助理教練再次聯絡林書豪,在答錄機上重申了強生所提的臨時隊員提議。而原本平易近人的林書豪已被這事弄得疲憊不堪,便沒有回覆這通留言,並對狄本布洛說:「我沒辦法為不信任的人打球。」   史丹佛與林書豪的彼此追逐並未就此結束。到了四月,史丹佛校隊的最佳球員之一、得分後衛提姆.摩理斯(Tim Morris)決定轉學去華盛頓大學。狄本布洛知道,林書豪會很高興還有機會進入全國伙食前五名的史丹佛,便打電話問強生:「你現在有另一份獎學金,該給林書豪了吧?」   猝不及防下,強生的回答依舊是:讓林書豪擔任臨時隊員。   狄本布洛不理會那個拿不上檯面的提議,追問:「之前你告訴他只剩一份獎學金,但現在你手上有了兩份。」   「哦,你誤解了。」強生說:「我的意思是,給控衛的獎學金只剩一份。」   二○○七∼二○○八年球季結束後,川特.強生出人意料地離開史丹佛,接受在路易西安納州立大學更好的職位。到頭來,林書豪也是在其他地方才有了更好的發揮空間。   林書豪的學業成績和球技都很出眾,卻未能讓任何一所NCAA一級大學留下深刻印象,並提供獎學金。沒人知道為什麼,但林書豪自己是這麼看的:「我想這有很多原因。首先我太瘦了,也不夠高;再來,你知道,我是亞裔美國人,也許跟這也有關係。我不確定是哪個原因,但我相信這對我的應試造成了影響。在美國,籃球還是由黑人和白人主導的運動,人們對亞裔籃球員還不習慣,也不抱期待。我想,亞裔美國人一般還是習慣從觀眾席往下看。」   但他不打算讓這種偏狹改變他的計畫,因此將籃球夢與學業成績結合,把資料寄給幾所常春藤聯盟大學。特別是其中兩所,林書豪打算在唯二保證讓他進校隊的哈佛與布朗大學中做選擇。但這兩所大學都未提供獎學金,倒不是針對林書豪個人,而是常春藤聯盟大學本來就不提供運動獎學金。   雖然布朗大學提出較多有利條件,但哈佛赤紅隊後來居上的原因,是他們擁有優秀的教練,是那種能將林書豪的球技提升到另一層次、最終幫助他進軍NBA的領導者。   哈佛教練湯米.亞梅克的領導能力很強,也有極佳的籃球背景:八○年代中期他是全美明星控衛,當時帶領杜克大學橫掃大西洋海岸聯盟。他在密西根大學與西藤山大學校隊的任教成績也十分優異。另一方面,布朗大學自從一九八六年後就未再贏過常春藤聯盟冠軍,過去六季中有五季勝率低於五成,隊上也沒有像亞梅克這樣聰明靈活的教練。再加上波士頓的餐廳水準比羅德島的普羅維登斯好得多,於是對林書豪這執迷於美食的帕羅奧圖人來說,該如何選擇就變得十分簡單。   林書豪進入哈佛校隊第一個球季的前十二場比賽,數據十分難看。雖然出場時間在隊上排名第六,但平均成績只有每場三.六分、二.○助攻與二.八個籃板。他乾脆地承認:「我打得實在不好。」部分原因出在他的思鄉病。 「第一個月真的很難熬。」他說,「我好想念每一個人。」   另一部分則是要適應東岸的生活。他對《舊金山紀事報》記者說:「就像某天溫度攝氏零下六度,加上冷風一吹實際感覺像零下十六度,而他們還說這已經是每年這個時候創紀錄的高溫了。哇!(註7)」   不過癥結還是在亞梅克身上。   出於某種至今未知的原因,他決定讓這偏矮偏瘦,一直以來都較適合打控衛的球員去打小前鋒。   「在一個全新體系裡打球真的好奇怪。」林書豪承認這時他陷入了低潮,「要打一個自己從來沒打過的位置,這很困難。有好幾次我覺得好累,不太明白自己在場上的角色。但我會調適過來,就像我之前聽說的:大學的比賽節奏會快上很多,這是我要去適應的部分。我人都已經到這裡來了。」   以上,就是你所能聽到林書豪在媒體面前僅有的抱怨。   在學業成績方面他也不太滿意。「我所有科目都拿B。」在這一季尾聲時他曾說:「不是說這樣好或不好。我沒有對自己失望,因為我已經盡我所能地努力。我喜歡用自己的方式把事情做對,我知道我來這裡是有原因的。只要假以時日,一切都會變好的。」 註1:【譯註】在NCAA之前,是美國歷史最早的大學籃球賽事。如今則是每年會邀請未能打進NCAA錦標賽的三十二支球隊參賽。 註2:【譯註】華盛頓將軍隊是美國花式籃球代表哈林籃球隊的長年靶子隊,在表演賽中只是用來襯托主秀,因此永遠只敗不勝。 註3:http://www.zagsblog.com/2012/02/10/coach-says-jeremy-lin-was-misled-by-stanford-coach/ 註4:林書豪來到尼克隊後,費爾茲曾被問到是否知道林與史丹佛的這段過往。「不,我完全不知道。」他說:「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而且如果他去了史丹佛,一切未必會演變成現在這樣,因為事情總是會有變化。」 註5:http://www.zagsblog.com/2012/02/10/coach-says-jeremy-lin-was-misled-by-stanford-coach/ 註6:http://www.pacifictakes.com/2012/2/12/2791271/jeremy-lin-stanford-ucla-bruins-cal-har vard-palo-alto-recruiting 註7:http://www.sfgate.com/cgi-bin/article.cgi?f=/c/a/2006/12/26/SPGHON-5OGA1.DTL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