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迷「網」年代:閱讀方式轉型 影響認知能力

立報/本報訊 2012.03.07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謝雯伃科技的進展能改變社會的既有結構,但結果好壞並陳。對網路懷抱憧憬,相信資訊因此變得更自由與更民主的人來說,網路發展好比印刷術的誕生,替宗教改革打下基礎,間接地為科學革命及啟蒙運動拉開序幕。對於懷疑論者而言,網路的出現亦可比擬作印刷術,但看見的卻是長達一世紀的宗教戰爭與馬丁路德的激進反猶言論傳播遠揚。雖然網路科技以驚人速度成長,但從發展史的角度來看仍處於開展階段,現在要對網路時代的歷史意義作出定論還言之過早。但就個人層面考量,相對於成長在前網路時代的上一輩人,網路或多或少都影響了年輕人的認知方式與能力,至於究竟產生哪些方面的影響,早在好幾年前就已經出現討論,至今仍熱烈議論不已。培養閱讀能力 媒介成關鍵在無數評論當中,卡爾(Nicholas Carr)2008年刊登在《大西洋月刊》上的〈谷歌讓我們變笨?〉(Is Google Making Us Stupid?)成為相關議題的經典之作,無論後來的評論者認為網路對人腦的影響是好是壞,都很難不去回應卡爾所拋出的質問。卡爾歸納自身與眾多部落客的經驗,在文章中指出網路會對人類的認知(cognition)能力產生負面影響,並表示網路會削弱使用者的雙C能力:專注力(concentration)與思考力(contemplation)。卡爾表示,網路一旦取代印刷品,成為主要的閱讀媒介,使用過程將因為各種緣故而分散掉自己的注意力;閱讀傳統印刷書籍則無此困擾,書本能幫助我們避開其他紛擾。當思想深度攸關到閱讀涉入的深淺及持續的時間,網路自然會讓使用者的思想流於淺薄。▲新加坡一名男子在書店裡看書,圖攝於2007年12月1日。認知神經科學家沃弗(Maryanne Wolf)指出,大腦不是與生俱來就擁有閱讀能力,這是需要後天的養成,至於後天培養出哪一種閱讀能力,除了閱讀材料是影響因素外,使用何種閱讀媒介亦相當重要。她表示,網路上的材料往往較不需費力閱讀,且不用耗費過多時間、毋需集中太多注意力就能達到理解的程度,因此過分頻常接觸網路的後果,就是荒廢了深入閱讀的能力培養。沃弗認為問題關鍵在於閱讀媒介,書本有助於緩慢且深入的閱讀,網路則加強快速接收及蒐集資訊的能力。不同媒介可增進不同認知能力,但相應地也會排擠到其他認知能力的發展。解決資訊氾濫 搜尋引擎成釣竿但也有學者認為,科技難免帶來負面影響,但我們不能因噎廢食。未來學學者卡西歐(Jamais Cascio)承認,網路確實會削減思考與專注的能力,但面對外在環境日趨複雜化,人腦的運作模式有必要做出調整。卡西歐表示,雖然手指只要輕點幾下,就有無數資料迎面而來,但「資訊過載」的問題早在網路出現以前就已經存在,真實的難題反而是增進處理大量資訊的能力。▲谷歌在美國加州舊金山的摩斯康尼中心召開會議,與會者在場外使用筆電,圖攝於2011年5月11日。(圖文/路透)

針對這項問題,卡西歐認為網路正好是「心靈上的動力方向盤」。他舉谷歌為例,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資訊,谷歌反而成為我們掌控資訊的工具。在卡西歐看來,網路不僅不是問題,反而是一種提出解答的嘗試,谷歌則是現階段所提出的初解之一。或許有人聲稱,網路充斥太多錯誤資訊,加上網路資訊多半內容簡短,易讀卻缺少深度,所以網路的資訊品質往往不佳。精神科醫師古德耶爾(Ian Goodyer)同樣拿開車作比喻,我們享受開車的便利性,但開車同樣有發生車禍的風險。如何正確或恰當地使用網路或駕駛汽車才是重點,而不是怪罪網路或汽車本身。記憶力外包 只需抓住重點除了專注與思考的能力之外,懷疑論者的另一項擔憂是記憶力的衰退,但對於支持者而言,這卻是一種記憶力的外包。網路讓閱聽者捲入龐大且快速的資訊洪流,接收到的資訊難以停留在腦海,以致大腦無法反覆咀嚼使之成為知識。無論從口述進入到書寫時代,或從書寫時代跨入印刷時代,記憶力的退化一直是爭議的焦點。2千多年前,柏拉圖的《斐德羅篇》(Phaedrus)就曾藉由蘇格拉底之口,表達對書寫發展的擔憂。他擔心過度依賴書寫將減少記憶的使用,增加遺忘的可能性。但牛津大學神經生物學家布萊克摩爾(Colin Blakemore)認為,網路不僅不會對人腦造成威脅,反而具備解放的能力,就像書籍的出現減輕記憶的負擔、計算機的出現省下算數的時間。Geoloqi公司執行長卡斯(Amber Case)則表示,人類的記憶不再是用於記取資訊的內容,而是變成一種超連結,只要記住關鍵字或網址就能夠獲取所需資訊。順應潮流 提升新工具使用能力雖然不少批評者認為,年輕人習慣速食資訊,較難涉入深層與批判的分析。但支持環境論的人士卻相信,活在網路時代的年輕人會自然培養出一套相應於環境的資訊處理技巧,即使不符合批評者的要求,但卻適於個人的生存。這些人視卡爾之流為「道德恐慌」的代表者,認為新媒介的出現並不會導致文明衰頹。根據皮尤研究中心2月底所公布的調查,有些人認為網路是中性的,其功能是貯存資訊,只是中介而非資訊本身。網路的好處是資訊的取得更自由、資訊的分享更民主,甚至能助長資訊由下往上生產。而現下的核心問題,應該是如何培養快速搜尋、瀏覽、評估及綜合大量資訊的能力。教育現場的工作者特別容易查覺網路對年輕人所造成的影響。他們發現,已有不少沉迷網路的年輕人出現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形。面對沛莫能禦的網路力量,有些教改者致力於讓網路優點極大化而缺點極小化,並開始著手教導學生如何培養管理、過濾、分析及綜合資訊的能力。情況或許會如某些受訪者所說的,未來不排除出現另一種雙贏的可能。當網路帶動社會結構的變遷,將創造出新的「勞動分工」,而這種勞動分工對兩種人有利:其中一種是順應網路世代,但擅長快速且精準地利用網路來攫取資訊的人;另一種是保有專注力與思考能力者專業人士。而所謂的輸家,就是過度依賴科技又被動接收淺薄資訊的使用者。(綜合外電報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