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日震週年 災民掃陰霾待努力

中央商情網/ 2012.03.06 00:00
(中央社記者曹姮東京特稿)東日本大地震即將屆滿週年,仍然有許多災民居住在臨時搭建的組合屋裡,失去親人的痛苦,加上密閉狹隘的空間,他們精神壓力頗大,有待努力克服。

雖然一些義工團體幫助災民們利用編織手工藝來排解壓力,但不少人還是選擇把自己鎖在屋裡。

位於石卷市開成地區的「石卷明日商城」在震災後改為組合屋新村,約有1150戶、14村聚集在這裡,是311大震災後最大規模的組合屋新村。

在這裡接觸到為了讓東北地區女性災民能利用手工藝讓災區和世界串連的「EAST LOOP」專案,這個專案目前有來自海嘯受災非常嚴重的岩手縣陸前高田市、釜石市、大槌町以及宮城縣的東松島市、石卷市的120位女性災民參加。

EAST LOOP專案主要是協助女性災民在家編織愛心小毛線別針等手工藝,然後賣到全日本、甚至國外,災民可以因此獲得收入的一半,主要目的是讓她們藉著「工作」獲得生存力量和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並且經由「編織」來穩定心情,最後希望能讓組合屋的災民們因此聯絡感情,形成有交流的小社區網。

聚集在石卷組合屋女性災民在集會場低著頭勾織愛心別針,桌子上放了一些零嘴,災民們表示,有件事做真的很好,不但在家可以打發時間,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時候還能聊聊心事吃吃零食,不會總記起難過的回憶。

有個媽媽親切地告訴記者,「織這個一點也不難,妳要不要試試看?」她熱心地一針一線教我,彷彿這就是她目前最得意最拿手的工作。

兩位姓千葉的婦人聽說記者是來自台灣的媒體,立刻表示非常感謝台灣,她們說曾經直接拿到台灣的捐款,當時是一人一個信封交到她們的手上,所以記得特別清楚,連買東西的零錢都還放在信封裡,她們對著我跪坐著,不斷地鞠躬道謝。

她們表示,2人地震以前就是鄰居,現在有時候關在組合屋裡快發瘋了,還好有這個編織愛心別針的工作,讓她們能夠經常聊聊天,發洩一下情緒。

兩顆心的小別針已經在日本全國各大百貨公司販賣,截至去年11月為止,共賣出約1萬件,收入為1100萬日圓。

NPO法人石卷復興支援網事務局長渡部慶太表示,災民關在組合屋不願意出來接觸外面世界,這的確是個嚴重的問題,這個手工藝專案主要以女性為主,男性其實更需要積極和外界溝通。

他也提到,通常組合屋裡獨居的男性更不願意接觸外面的世界,「孤獨死」的例子也以獨居男性為多,所以義工團體現在積極舉辦一些適合男性的棋類活動、農園耕作等,希望組合屋裡的獨居男性災民也能走出傷痛,重新和社會有所連結。

其他類似因為無法外出而缺乏運動的「生活不活躍病」,以及小孩沒有足夠的遊戲空間造成全家心情上的壓力等,都是組合屋災民們極大的問題。

渡部還指出,對於災民來說,目前各界的支援過剩,許多人都是坐著等吃等救濟,不願意自力更生,他認為今後如何幫助災民重新站起來也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在石卷的巨大組合屋新村裡,大白天靜悄悄地竟然像個無人城般,住在這裡的災民,許多都是心裡背負了重大的創傷,也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住在組合屋裡,認為住在組合屋是很丟臉的事。

記者走著走著,看到1位老婆婆站在巷口,問她是否住在這1棟,聊著聊著她就邀請我,「要不要到裡面坐坐?很小就是了」。

這對於為了怕影響組合屋災民的心情,原本只敢默默拍照離去的我來說,是求之不得的,我跟著渡邊婆婆走進她的「家」,以鄉下的標準來看,組合屋的確又窄又小,但是格局還頗像我學生時代居住的東京狹小公寓。

一進門就是小小的廚房,婆婆指著天花板的水漬說,這裡漏水剛來修過,組合屋的裡面並列了2間小房間,1間是客廳,1間是臥室,客廳放了桌椅後幾乎沒有走路的空間。

問婆婆平常做什麼事情最開心,她說,「只有看電視吧」,81歲的她要編織手工藝也有些困難,問她有沒有和鄰居來往,她搖搖頭,似乎並不喜歡走入人群,但是從她熱心地要求我多留一下看來,她是很希望有人陪伴的。

礙於巴士的出發時間,我實在無法在婆婆家久留,儘管她一直說「妳坐一下,一下就好」,我還是狠心地迅速拍完照片準備告辭。

離開組合屋的一路上,渡邊婆婆一直跟我道歉「對不起,沒有東西招待你,下次來我再請你吃東西」,我卻打從心底感謝她主動邀請我進入她的家。

跟渡邊婆婆分開的時候,她握著我的手說,「你要保重,要加油」,我心想,這原本該是我要跟她說的話。

我一路向前走,不時回頭跟身後的渡邊婆婆鞠躬揮手道別,不知來來回回反覆了多少次,突然,我無法再回頭,因為發現眼眶裡熱熱的,但是我知道,婆婆依然還在我背後不斷對著我鞠躬揮手。

東北災區的組合屋裡,還有許許多多這樣需要關懷的災民,如何藉由各項活動讓年老災民早日走出傷痛,年輕災民早日自立,對災民進行心理輔導和建設組合屋社區網,不讓組合屋孤獨死的案例繼續增加,應該是日本政府接下來極為重要的課題。(本文附有照片及影音)1010306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