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治理能力差 陸豐政府形象低落

中央社/ 2012.03.04 00:00
(中央社記者張謙烏坎特稿)在搖搖欲墜的老舊平房內,63歲的蔡漢清向記者說,地方貪官變賣土地,又把利益占為己有,影響了他和家人的生活。

蔡漢清是大陸廣東省烏坎村村民,在這次「烏坎事件」中,他和家人與全體村民一起抗爭,一方面發洩多年不滿,一方面希望討回土地。

他說:「在深圳,當地的土地如果依法賣掉,擁有土地的村民都會分享到利益,又或是租出去,可以獲得固定收入,村民可以共同分享。」

深圳如何處理徵收土地,外界不得而知,但一個事實是,本地大部分村民與蔡漢清一樣,對地方官員的貪腐含恨在心。

因此,去年9月21日起,村民激烈抗爭,又要求重選村民委員會,以便今後由真正的民意代表為他們討回公道。

烏坎是陸豐市管轄下的一個村,當地爆發抗爭後,村民對陸豐政府的不滿,可以理解。不過,在陸豐市內,當地民眾對政府也沒有太大好感。

在陸豐,接受訪問的幾名本地人或外勞都對政府沒有好印象,對陸豐的發展前景相當灰暗。

陸豐的建設路上,一名賣豆漿的婦女向記者說:「這個城市似乎只剩下老人和婦孺,男人大都出外打工去了,因為這裡沒有發展,沒有工作。」

確實,蔡漢清的11名孩子中,5個是男孩,其中3人分別在東莞和深圳開小店或打工。他說,目前烏坎的主要發展是捕魚,沒有其它出路。

說到發展,上述在路邊賣豆漿的婦女說:「地方政府應給予商人優惠,讓他們到本地投資設廠。在這方面沒做好,政府應負很大責任。」

在這個問題上,1名來自河南的計乘車司機說,陸豐政府在宣傳上大聲疾呼地招商,只是雷聲大,雨點小,一點效果都沒有。

他說,連接陸豐和烏坎村的烏坎大道兩旁其實就是東海經濟開發區,但土地賣出很多年,至今仍閒置,無人投資。

被問到為何無人投資,他說:「人家不熟悉陸豐,也怕了地方官員的貪腐和不守法,誰敢來?」

除投訴地方官員貪腐外,這名司機對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也嗤之以鼻,與另外兩名同樣當司機的同鄉娓娓道出心聲。

一人說,他們開車的最重視路面情況,但陸豐的主要道路如人民路和建設路,幾乎沒有一條是好的,馬路上有許多坑,有些至今都沒修補;即使修補了,也只是隨便用泥土填補,很不穩固。

寬敞的烏坎大道更不堪看。他們先後搭載記者經過這條大道,現場所見,馬路為4線道行車,每邊2線道,但路上沒劃行車界線。

更令人感嘆的是,落成至今已一年多的大道,行駛途中會突然只剩下半邊路,馬路突然不見、車輛被迫逆向而行。

在大陸,河南並不富裕,比起沿海城市算是貧窮的。但在這3名司機眼中,烏坎和陸豐的亂象似乎比家鄉更差。

事實上,在接近烏坎村的烏坎大道上,當地中學於1日下課時,馬路上就有學生騎機車亂飆。現場所見,這些學生不過15、16歲。

一名司機說,每年都有學生因此被撞死,但似乎家長和地方官員都不關注或禁止小孩騎車。

在烏坎村內,小孩騎機車的情況更嚴重,記者所見,小至約12、13歲的小孩也騎車,而當地村民被記者詢問這是否有法律管制時,一般都一笑置之。

回到烏坎大道上,司機們說,成年人騎機車,一般都用假車牌。在他談話時,一輛沒有車牌的轎車就從後方超車呼嘯而過。這種情況在深圳或東莞較少見。

遊客到大陸一般都受不了亂和髒,在烏坎和陸豐,這種情況隨處可見。在烏坎村內,老舊平房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包圍其四周的垃圾。

烏坎和陸豐似乎就建設在一個大垃圾埸上,加上整個城市看似沒有任何守則,髒亂成為其烙印;引用上述賣豆漿婦女的說法,髒亂到這種地步,地方官員要負很大責任。

大陸自1979年開放改革以來,沿海城市最先發展,再擴及到次級城市。在廣東的中南部如東莞市、中山市、惠州市等,也是這樣發展起來的。

儘管東莞仍沒脫離髒亂,但各種建設正在進行中,明顯的例子是計程車有較好的管理,而民眾也感受到城市的變化和政府的整治。

同樣在廣東,處於東北角的烏坎和陸豐卻似乎是失落的一隅,發展前景既不清,城市也相對髒亂,令人無法感受到政府的存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