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烏坎形成模式?前景憂喜參半

中央社/ 2012.03.02 00:00
(中央社記者黃季寬北京2日電)大陸廣東烏坎村明天將選舉村民委員會,在歷經之前的抗議和重選後,關切烏坎情況的大陸民眾,對於烏坎能否成為大陸基層民主的「模式」,存在各種不同看法,可謂憂喜參半。

北京新啟蒙公民參與立法研究中心負責人熊偉,長期親自深入烏坎關注事件進展,於2月17日烏坎村民薛錦波出殯當天指出「所謂的烏坎模式,根本就不存在」,隨即引起大陸網友熱論,贊成與持不同意見者都有。

網友「協調組組長」表示,「您觀察了那麼久,難道還不瞭解中國國情?有游離於共產黨政治模式之外的任何一種模式嗎?如果有,肯定要被弄死。」也有人認為「坐待革命」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記者參與提問之後,署名「泉州老狼」的網友表示,大陸農村基層關係錯綜複雜,各方利益糾葛萬分,「民主基礎的工作沒有形成,所以根本形成不了什麼模式,只能說是『烏坎嘗試』。」

不過,也有人指出,確實沒有烏坎模式,但是不要灰心,「因為在全國很多其他地方有成功的探索」。

網友「西山樵夫二世」認為,利用網路誓死抱團(團結)抗爭,這就是烏坎最大的亮點,也是最成功的模式,烏坎的示範效應「不容小窺」。

網友袁偉東強調,「烏坎沒有模式,但烏坎的經驗可資借鑒。」

烏坎事件之所以引起如此廣泛關注,主要因為這是中國大陸極為罕見的官方向民眾抗議低頭的先例。

去年底起,烏坎村民聚眾抗議村委會選舉不公、強徵土地,以及村民薛錦波被警方拘留後暴斃等問題。強烈的抗議聲浪透過網路傳向全球,引起高度關注。

為平息民眾怒火,廣東派出工作組,接受烏坎村民訴求,宣布之前的村委會選舉不公需重選,並發還薛錦波遺體,給家屬人民幣90萬元賠償,在在不同於以往中共強硬鎮壓民眾作風。

隨後,烏坎村於今年2月初以1人1票的方式,直選村民選舉委員會,並於2月11日進行村民代表選舉,明天將再重選村委會。

這使得許多論者樂觀期待,烏坎可望形成一種模式,給大陸基層民主的發展帶來一線曙光。

但也有觀察者指出,根據大陸的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等法規,村委會並不是基層政權組織,只是一種村民自治組織,因而發生在烏坎的進展,並不具有大陸「基層政權民主化」的本質。

論者進一步分析,按照村委會組織法,村委會由主任、副主任和委員3至7人組成,本來就規定由村民直接選舉產生,而村委會的選舉則由村民選舉委員會主持,烏坎原來的村委會既然未按規定選舉在先,重選自是必然,重選時由村民直選只是「該給的權利,再給你一次。」

不過,另有意見認為,如果按照村委會組織法,選委會是由村民會議、村民代表會議或各村民小組會議「推選」產生的,但烏坎在重選的過程中,選委會由村民直選產生,這就是繼重選之後的又一重要進展。

但由於官方一直沒有交代薛錦波死因,參與抗爭的林祖鑾且當選中共烏坎村黨總支部書記,使得關心烏坎的人士對前景難免持有保留態度。

熊偉2月25日表示,村委會選舉臨近,烏坎暗流湧動,有村民告訴他,有人在多方了解他的情況,所以他打算每晚到不同村民家睡覺。

薛錦波的女兒薛健婉則於2月28日在網上透露,她決定參加村委會選舉,當天工作所在地的學校,「校長就催我去學校辦理離職手續。」

烏坎村委會選舉前,公布了「自薦參選村委會成員名單」,林祖鑾等參選村委會主任,薛健婉、楊色茂等多人參選副主任,林祖鑾和楊色茂是烏坎抗爭的領導人物。

有大陸網友認為,由於參選人眾多,3月3日的選舉可能只有林祖鑾一人過半數當選,其他副主任、委員可能要待4日複選。

目前觀之,不論選舉結果如何,烏坎事件確實有激動人心之處,就如大陸網友表示,它「讓我們知道,原來中國也可以操作(運作)民主,民主不是遙不可及的!民主在我們心中萌芽。」

「烏坎模式不在於是否真的存在,重點是這個模式的第一次應用。萬事總有第一次。變革不是一次就能達成的,也不是簡簡單單、平平靜靜就實現的。」

但是,從另一方面看,村委會組織法第4條規定「中國共產黨在農村的基層組織......發揮領導核心作用,領導和支持村民委員會行使職權」,這又使人懷疑烏坎之路究竟能走多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