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看奧斯卡 莫忘電影初衷

近日看了幾部跟奧斯卡獎相關的電影,發現當全球電影娛樂技術越是進步到一個階段時,總會出現幾部作品提醒著我們─「莫忘初衷」。不管是以三○年代初默片形式呈現的《大藝術家》,還是用炫麗科技3D聲光效果敘事的《雨果的冒險》,談得都是喚起人們對電影當初那份純粹的感動記憶。

而這樣的感動記憶,在我幼年時也曾有過。記得那是七○年代初期鹿港還是個安靜純樸的老街道,鎮上有著兩家併連在一起的戲院─「亞洲戲院」與「興南戲院」。一家有著深綠色、塑膠花紋的沙發椅,多數時間放映洋片。另一家則是傳統硬質木板咖啡色折疊椅,有時會重映黑白台語電影,多數則放映時下流行的武俠、愛情國片。我第一次進電影院是年邁的阿嬤,盛裝牽著我的小手買票進去那個黑房間。忘了那次看的是什麼電影,只記得多年後阿嬤過世前,口中一直還喃喃自語著:「那布幕裡的人是如何走進去的?那電影裡的人怎麼長那麼大?電影裡的人怎麼那麼快就從紅嬰仔變成老伙仔?」終究阿嬤沒能來得及理解電影的道理是什麼?但那份對電影的驚喜與魔幻魅力,卻從此勾引住了一老一小的我倆。我想當時我們一定中了某種名喚電影的魔法,就像《雨果的冒險》裡的魔術師一般,有人用電影施了魔法,敘說了我們的夢想。

而這股夢想的力量,也正是推動人類社會前進的動力。從盧米埃兄弟的火車進站到後來的默片、有聲電影、3D立體電影、數位電影……當科技推著電影技術不斷前進時,人們也常在追求更新拍攝、剪接技術、更商業的電影故事演員、更複雜的電影敘事形式時,忘了當初對電影感動的初衷為何?這份感動,讓我在最佳外語片《分居風暴》電影結束後,赫然想起阿嬤當年被電影魔法攝住的臉龐。《分居風暴》沒有炫麗的技術、沒有誇張的表演、沒有複雜的剪接技巧甚至沒有配樂,但它擁有的就是一種純粹人性的力量。導演透過電影的手法,素樸地、誠懇地、安安靜靜地敘說了一個我們常會下的判斷、犯的錯誤。而這種描述人性素樸的感動,不正是當初我們看電影的初衷嗎?

我常常在想,比起像是我阿嬤那樣的上一代人,我們是如此幸運!電影發展不過百年,人類的夢想與感動,卻透過電影這個載體穿梭了難以計數的時間與空間。而我們剛好也在其中見證許多夢工廠的興盛、衰敗、轉型到重新出發。從今年奧斯卡幾部電影看來,創作者不約而同的開始反思並透過作品提醒我們,當現代科技逐漸凌駕、控制人們思想、生活時,別忘了最初在黑暗房間內,對電影魔力那份氤氳迷離,久久不能自己的感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