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戰管連動 一處被破全體堪虞

記者羅添斌/特稿

空軍蔣姓上尉軍官,涉及將機密資料交給在中國經商的叔叔,叔叔又將資料轉交中國情報單位,蔣姓上尉任職的「區域作戰管制中心」,自設立以來一直都保持高度的機密,內部運作是否遭到中國破解,值得關切。

空軍戰管作業,已從早期的人工作業,到進入自動化資訊鏈路整合,在整合系統上,各雷達站及不同層級的戰管部隊,原本資訊都是傳遞到空軍作戰管制中心(AOC),也就是位在空軍作戰指揮部的「蟾蜍山指揮所」,基於分散風險,同時分攤任務量的考量,軍方分別在北部、東部及南部,各設立一處「區域作戰管制中心(ROCC)」,一旦AOC遭到攻擊或系統失靈時,任何一個ROCC都可以接手,進行空域的敵我識別及作戰指揮管制。

以北部ROCC為例,負責台灣北部空域的敵我識別,監視範圍涵蓋中國江西、浙江及福建等空域,任何在此監視範圍內的飛行器,ROCC掌握後,會立即進行敵我識別,同時將飛行器的航速、航向自動加以追描,並同步傳輸到AOC。

如果敵方飛機越界且對我有明顯軍事威脅時,軍方就可經由AOC或是ROCC,指揮愛國者飛彈對敵機加以鎖定,或是指揮戰機迎擊。

在反制飛彈攻擊上,AOC及ROCC可以配合即將啟用的長程預警雷達,掌握並且分析來襲的數據,命令愛國者飛彈及各級防空飛彈加以擊落,由此可見ROCC的重要性,但正因為如此,一旦北部ROCC的機密文件遭到外洩,其他ROCC以及衡山指揮所內的運作,就有可能遭到同步掌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