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王榮文以跨界新思維與世界共舞 創造遠流三方縱效未來

蕃騰人物/李冠頡 2012.02.29 17:41

成功的致勝關鍵—勇於說出自己的夢想

遠流出版社成立至今已經邁向第37年,從1973年的太平洋雜誌、1974年遠景出版社、1975年的遠流出版社至今,董事長王榮文在這37個年頭中,一步一腳印建構出了屬於自己的夢想國度,甚至幾年前在參訪過韓國波州出版城後,對於當地文創產業的嚮往,回國後便進行規劃,讓台北酒廠搖身一變成了華山創意文化園區,如今已成為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旗艦基地。

談到自己成功的致勝關鍵,王榮文說:「了解自己的能力與極限,勇敢的去尋找夢想並且實踐!」了解自我〝know yourself〞是一生都在追求的功課,即使是今年63歲的王文榮也仍然不斷地在尋找自己的另一個可能,面臨不同的時間點所經歷的挑戰也是不同,不斷重新了解自己擁有的能力與資源的整合並且聆聽內心最深層的聲音,未來的築夢之路絕對會更踏實!

追憶起大學畢業的那一年,王榮文認為自己非常幸運,當時曾經被朋友詢問未來的志向,也由於王榮文早就對自己的未來有了清楚的想法,毅然決然決定做出版,因為當時勇敢地說出了自己的夢想,在朋友的因緣際會下創業開辦了雜誌,因為「夢想就要勇敢說出口,成功就會在前方不遠處!」

以「創意」與「專業」創造雙贏

王榮文所經營的遠流出版社,當初因為出版了吳祥輝《拒絕聯考的小子》打響了知名度,接下來甚至與金庸、李登輝、柏楊…等多位知名人物相繼合作,到底是什麼樣的魅力能夠讓這些人如此安心地將自己的作品交給王榮文出版呢?王榮文說著:「我想應該是我的誠懇與專業!」起初出版社的規模雖小,但所有的成功都是「積小成功為大成功」、「積小成就為大成就」,過去「說過的每一句話」與「出版過的每一本書」都會成為遠流的品牌與象徵,甚至是「王榮文」的品牌。

所謂的「成功」,王榮文認為自己能力有限但人生的運氣卻很好,高中時期曾經擔任過校刊編輯,大學時期則擔任了系刊的總編輯,後來也曾做過教育部在海外的學生記者,也就在這樣的機緣底下王榮文結識了當時的總編輯,總編輯曾經問過王榮文:「你的夢想是什麼?」「出版,我想做出版!」這句話就一直停留在這總編輯的腦海裡,直到王榮文畢業當兵時收到了一封這位總編輯寄來的信,其中一段內容寫著:「我們來做出版,辦雜誌!」

王榮文一生中沒有出去找過工作,一畢業就自立門戶當起老闆,事業剛起步時難免經歷失敗,1973年的太平洋雜誌嚐到了第一次失敗與挫折,但在1974年的遠景出版社就一炮而紅,隔年便自立門戶成立的遠流出版社至今。然而在遠流出版歷史中不斷地認識了許多著名的作家,出版了每一本小書或案子的成功,除了本身的成就外,更可以帶給外界一個嶄新不同的印象,王榮文說「追求不同、追求特殊、追求創意」正是他對於自己品牌的堅持,當時邀請一名作家寫作時,是什麼樣的魅力一定要讓這作品給遠流出版呢? 王榮文說難免會遇到拒絕,例如三毛曾說過自己所有的書都必須給當時的皇冠出版,但因為王榮文棄而不捨的態度又多追問了一句話:「還有沒有其他可能?」當時的三毛正熱衷於一本由阿根廷畫家所繪製的漫畫《娃娃看天下》,也便促成了由三毛翻譯這本漫畫的出版。

在徵詢作家時,王榮文還有另外一句名言:「你最想寫什麼樣的書?」這句話正好套用在柏楊身上,才有「柏楊版的資治通鑑」的出現;甚至是李敖的著作,李敖著作的構想在當時因為投資太高被許多人拒絕,但王榮文說那年他剛好賺了一筆錢買了棟房子,在仔細的評估下,最多也只是將這棟賺來的房子賠掉,就是這種「做好最壞打算,但做最樂觀冒險」的人格特質,讓王榮文的事業不斷滾動至今,在「創意」與「專業」的前提下,以「誠懇專業」去實現這些別人的夢想,許多合作自然也就能水到渠成!

失敗與挫折是邁向成功的經驗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針對失敗與遺憾,王榮文是這麼說的,所謂一時的失敗與挫折都會留下許多寶貴的經驗,身為一個企業經營者或者總經理是沒有悲觀的權利,在機構與品牌持續發展的目標下沒有停下腳步的空間,如何不斷從困難中破繭而出並反覆檢討,即使「被推到湖裡去也要想辦法撈幾隻魚上岸」,以樂觀的態度去正視失敗與挫折,就能夠找尋到另一條創意的道路!

與時代演進共舞 「出版」產業的再進化

然而面臨時代演進所遭遇到的挑戰,王榮文認為以出版而言,是如今大環境造成數位化時代的衝擊,若是以文創園區的經營,則是新生產業的一個摸索,但對王榮文而言都是非常樂意接受的挑戰;傳統的紙本出版遭遇到電子書的挑戰,可能有一天紙本會全部消失,王榮文說即使數位的領域對自己而言是非常不熟悉,如何進入數位的研究就是必須鑽研的課題。

而在過去一個機緣下經營了華山,主要還是要追溯回自己曾經到韓國考察參觀了坡州出版城(Paju Book City)、藝術村…因此對於文創產業心生嚮往而種下了一顆回國發展的種子,後來便標到了原台北酒廠的這個園區,對於原本設定自己一生只做一個行業—出版,王榮文給了這樣的解釋:紙版出版、數位出版以及空間出版,王榮文將這個華山文創園區當做了一個「空間出版」的媒體平台,在這樣空間的氛圍下,許多專業人士在這以各種不同藝術形式進行表演發展,這三樣出版的共通性就是都是將各個有才能的藝術家、學者透過文字、聲音、影像甚至是空間的氛圍去呈現知識分享的一個目標,這也正是王榮文一生中不斷在追求的事物!

女兒的「遠流別境」 「自」有一片天

如今遠流出版社已經邁向第37年,王榮文說對一個創辦人而言維持了三四十的年頭很常見,但要維持到50年來說就可能已經到達極限,以目前的歲月來說是必須要考慮到所謂的接班問題,但王榮文認為文化事業其實比較難有所謂的接班,目前沒並沒有特別接班的規劃。

但這個華山空間則是交給自己的女兒在經營,取名為「遠流別境」,這個名字王榮文曾經請教過他的一位友人林谷芳,林谷芳聽到這四個字的當下就幫王榮文接了句下聯:「遠流別境、“自”有洞天!」,「自」有洞天四個字其實也直接闡述王榮文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循著自己的能力興趣去創造自己的「別境」,至於遠流的這個攤子王榮文也不希望給女兒太大的壓力,組織自然會有自己的運轉模式,「一切順其自然」就是王榮文對於接班問題給予的一個明確答覆!

開創遠流未來綜效的出版模式

至於未來的遠流會朝著什麼樣的方向發展,王榮文開玩笑的表示「老狗變不出新把戲」,謙虛地認為自己的能力還是有限制,但在未來仍然會維持充滿好奇的赤子之心不斷地追求,並且在所處的時空環境下做互相對應,以出版媒介的平台繼續與台灣、世界共舞,結合紙本、數位、空間的出版找出遠流的一個綜效,替遠流事業尋找出寬廣整合的一條道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