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陣頭文化才是真正的台灣之光 許振榮立志當台灣第一位「陣頭」博士

蕃騰人物/林郁倫 2012.02.29 17:42

自稱「台灣的民間藝術瘋子」的九天民俗技藝團團長許振榮,外表酷帥的

他,對陣頭藝術的堅持,有著宏觀的組織願景。信念讓人生可以有處世的價

值,許團長說「阿公阿嬤留給我們都是寶,維護、發揚這些寶物,絕對是對

的!」

團長從當初翹家的小孩子,躲在神桌底下,然後經過父母多年的認可,當完

兵回來之後繼承廟會陣頭,然後成立九天民俗技藝團,開始有些自己的想

法、讓團裡面的孩子去讀書、46歲的「阿哥哥」正在攻讀EMBA主修企業管

理;帶領著九天民俗技藝團,重視團隊與團員的心志訓練,近年來有許多驚

人的創舉,團員輪流穿著三太子的神偶,完成「行者‧三太子」、每年帶著

團員們環島當作磨練、神偶攻頂玉山、更因為參予電影《陣頭》的演出聲名

大噪。

與其說他是位夢想家,還不如稱他做一位創作者,重新詮釋傳統廟會前的陣

頭表演,加上舞台表演藝術元素,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全新陣頭文化,突破傳

統在國際發揚光大,打造正港的台灣之光。

團員分成兩種,專業團員與還在觀察訓練的學員

《陣頭》中一群玩陣頭孩子的真實故事讓我們看到了台灣底層的一面,台灣

有多少的孩子在跳陣?其中又有多少是大家眼中的「歹子」?

在九天裡,團長堅持所有的成員都要完成學業,至少大學畢業,近兩年來,

也因此流失掉進50%的成員,唯一資歷最深的就是瑪麗亞了!因《陣頭》飾

演一角而嗆紅的瑪麗亞,在臉書上提到「文化沒有錯,錯的是人為帶來的傷

害!」晉升為大三生的他,感謝團長對學員提出要進入校園的堅持「不要因

為一個過程毀了你的一生!」

強調本土價值的陣頭藝術 仍無法代表台灣

課本上沒有教的神祕文化,竟扼殺了陣頭藝術的代表性。傳統與現代的衝突

連續兩年參加台灣藝術團體優良評鑑的九天,連續兩年被打槍,未通過的原

因「惟屬戲曲藝術表現仍待加強」,許團長哀怨的說「他(評審)說我們沒有

藝術」這是那些教授給我的答案,國家請來的專業教授是如此,他一直試著

告訴他們,陣頭就是藝術,但是文建會就是不把陣頭當一回事,因為課本上

也沒有教,評審對這一塊領域是陌生的。

陣頭就是台灣的本土價值,它需要的就是更多的藝術人才去培育,全台灣數

以萬計的宮廟,有宮廟就有陣頭,就算不能代表台灣文化的全部,但至少代

表多數老百姓的信仰,這一項特殊習俗是不滅的。歌仔戲、布袋戲都有了,

為什麼陣頭不能呢?「陣頭」根源台灣,與其用放大鏡來檢評藝術的元素,

當局該思考的是應該賦予更強大的藝術生命力。

無論是在表演內容、還是團隊組織,九天都做到了,反而當局仍然不認同陣

頭藝術,許團長期盼近幾年九天的抬頭,藉由大眾對陣頭藝術的討論,可以

讓相關單位支持並且重視這份專屬台灣人的驕傲。

立志當台灣第一個「陣頭」博士

談到陣頭,許多問號浮現腦中,太low?不能代表台灣文化?但是誰能說「陣

頭」不是台灣庶民文化的一部分

呢?「不要因為異族的文化然後我們再被同化那就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九天

找到了新的語言還有展現方式來詮釋陣頭文化。對此,許團長自豪的說,陣頭

文化精緻有創意、更富有國際觀。

現在的家長們,可能會接受讓孩子們去學鋼琴、學芭雷,很有氣質很有未來,

「如果雲門舞集去跳八家將,相信大家也會覺得很有藝術」當然,要林懷民老

師去搞八家將是無稽之談,團長強調,要如何去塑造這一份專業的形象,當社

會大眾看到九天,就是很有發展性、很有目標、甚至嚮往去追崇。當務之急就

是要改變大家對陣頭的意象,要完成這樣的改變,團長正在就讀嶺東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的EMBA,未來更立志要當一位博士,先從經營管理上著墨,同步向

各界發聲,來壯大這一份志業。責任很大的總教練鄭琨永,外型很MAN的總教練上一份職業竟然是優美的芭

蕾舞老師,「跳芭蕾沒有飯吃!」四處兼課教舞的鄭琨永,正在找尋一份薪

水穩定的工作之時,從原先只是在九天團內兼差指導學員表演訓練,因再次

與團長的相遇而正式進入九天擔任總教練一職。

進到團裡面之後,接觸廟會文化,廟裡面的神偶和習俗、開臉的過程,體驗

到廟會文化的深度,大大小小的事物都讓鄭教練文思泉湧,這是他以往從來

沒有過的感覺,因此,附有挑戰性就是這份工作最大的動力。

九天民俗技藝團就是台灣的太陽馬戲團

「九天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畢竟成員們不是全部都是科班出身,團員練

習的肢體、技術還不夠純熟,等到時機對了、人才進駐,加上九天民俗技藝

融合雜技、特技、舞蹈、武術、音樂、燈光,哇!這就是台灣的太陽馬戲

團。

總教練看團長:一本廟會的武林秘笈

許團長對總教練還說就像是一本書,不管今天要編甚麼曲目,只要跟團長跳

論過,菜單列出來,團長就有辦法把傳統的故事都解釋出來。團長強調,台

灣人的信仰是很純潔很善良的!因此想要呈現陣頭藝術,不可能叫廟公、法

師去詮釋藝術,凝聚台灣向心力,用陣頭還引起共鳴,跳脫以往只是神明的

需要、發想的方想改為以觀眾取向。

團長一直想做的事:表演給老人看

為什麼要表演給老人看?許團長想的其實很簡單,就是要喚起老一輩的「回

憶」,就好像聽老歌一樣,那是一種很美的回憶、那會讓人快樂的、會長壽

的、會治百病的,對老一輩的人來說,那是一種庇佑、更是一種加持!

老父親中風、老母親罹癌的許團長,語重心長的說,現在的我有能力,就是

想要給社會一點正面的力量,面對逐漸老化的社會,要給這些台灣的「寶」

一些娛樂性,很阿莎力的呼籲企業們可以找他一同合夥執行。

九天大事記

1996-2003年 每年七月扛著三太子(仙尪),徒步環島。

2004年 更以步行揹鼓的方式,登上玉山峰(標高3952公尺),成為台

灣第一個揹鼓登上玉山的團體,也

因此引起社會一陣熱烈討論及迴響。

2011年 行者‧三太子挑戰撒哈拉沙漠

九天民俗技藝團日前以「行者.三太子」之名,代表台灣出征極地賽,團員輪

流扛太子爺勇闖撒哈拉沙漠,完成

七天250公里不可能的任務,為台灣爭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