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阿薩德總統的另外兩個任期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2.28 00:00
作者:東方學家、政治觀察員葉連娜???蘇波寧娜

敘利亞當局通報了新憲法草案全民公投的成就。敘利亞信息部宣布,“全民公投的踊躍性引人注目”,這一活動在投票站26日晚間關閉前3小時就已經結束。其中一個投票站位于首都國家廣電大樓內,總統巴沙爾·阿薩德攜夫人阿斯瑪一起前往那里投票。夫人看上去略顯疲憊,而巴沙爾·阿薩德則努力顯出精力充沛的樣子,微笑著回應支持者的歡迎。

敘利亞總統夫婦按上指印

毫無疑問,敘利亞總統夫婦用大拇指在綠色而非灰色的圓圈上按下了墨水印,以此表達自己對新憲法草案的贊成。大多前往投票的人都作了同樣的事情。

難以檢查的只是,在幾乎1500萬選民當中,有多少人確實投票了。27日,敘利亞內務部稱,投票率至少為60%,具體數據稍後出爐。

在敘利亞許多城市中,全民公投這天軍隊和反對派之間的衝突仍在繼續。今天,戰斗或者在這里,或者在那里爆發,而霍姆斯市巴巴阿穆爾區徹底變成了反對派的大本營,盡管血流成河,仍經受住了軍隊炮擊下的多日包圍。

所以巴沙爾·阿薩德高興的理由不是那麼多。既定改革的下個步驟,即5月舉行議會選舉可能不會如期進行。

整體而言,即便是按照老規矩,2011年5月也應該舉行議會選舉,但已經開始的暴動妨礙了這一點。可現在許多有影響的國家(其中包括美國、歐盟27國、土耳其,以及兩個阿拉伯國家)正式宣布,26日舉行的全民公投是“可恥的鬧劇”,看來,他們將做一切,使這件事情不再重複,選舉也是。

敘利亞執政黨走上蘇聯共產黨的道路

新憲法宣布取消臭名昭著的第八條(阿拉伯複興社會黨在國家和社會中具有領導地位),為敘利亞實行多黨制鋪平了道路。

在這一背景下,俄羅斯當局認為,繼利比亞之後,阿薩德反對派們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是這些國家奉行雙重標准和虛偽的另一個証據。似乎,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在全力做出努力,推行改革,而政敵們仍堅持他退位。

在《莫斯科新聞報》今天刊載的俄羅斯總理弗拉基米爾·普京綱領性文章《俄羅斯和變化中的世界》一文中,“本應確立民主、保護少數人利益,取而代之的是把敵人推出來,發動政變、以更具侵略性的其它優勢力量取代一種力量”。況且,就像已經發生的那樣,政權更迭因為“外部幹涉支持衝突一方”而發生的,而且還“打著人道主義的旗號”。

不難預測這一斗爭的結局。還沒有發生過一起如果美國人及其盟友近期定下推翻某一專橫領導人的目標,結果達不到目標的情況。

推遲改革很危險

盡管敘利亞同美國關系一直冷淡,但巴沙爾·阿薩德成為明確的靶子,只是在敘利亞國內的爆炸性形勢醞釀成熟,且部分下層民眾一年前宣布無意像過去一樣生活,而以總統本人為首的上層表現出無力按照新方式統治之後。

反對派沒有強大到獨立掌權的地步。當局也沒有相當大的力量和技能公正開展人們所要求的改革,或者最壞的結局就是制服反對派。

阿薩德過去的伙伴們已經同他絕交,不知為何,許多人忘記了,土耳其領導層幾年前還同阿薩德建立了友好關系。但阿薩德在2011年3月先期游行開始後的舉動令許多人排斥他。那些繼續認為阿薩德雖然經驗不足,強烈依賴周圍人,但仍然傳遞著成為未來改革者希望的人們徹底失望了。

阿薩德總是推遲改革,在衝突開始時這尤其明顯。我們回顧一下,關于取消憲法第八條的問題還是在去年春天出現的,當時抗議活動還是以和平方式進行的。但統治敘利亞的阿薩德家族當時希望繞過這一點,或者在任何情況下,可以暫緩一下。

阿薩德個人擔保司法獨立

當時所通過的的姑息方案迄今仍然停留在紙上,例如:去年取消的緊急狀態法在實踐中絕對沒有導致特種部門受到監督以及司法機關獨立。在剛剛制定的新憲法文本中,也存在一些未必可被視為是通向民主的步驟的新規定。

例如,總統本身打算充當司法獨立的保障,總統將不僅是全國最高總司令,還是最高司法理事會主席,這一司法架構制定立法程序,任命司法機關的所有成員(憲法第132和133條)。總統還保留有任命最高憲法法院7名成員的權力和職責。

總統任期也不短,為7年,且可以連任一次,也就是說在獲勝情況下,一個人可擔任總統14年。的確,新版憲法中說,競選活動被視為真正的總統直選選舉,候選人一定要有幾個。

巴沙爾·阿薩德從前任父親哈菲茲·阿薩德手中接過權力。但為了避免受到“皇位遺傳”的指摘,他根據2000年全面公投結果出任敘利亞國家總統。2007年巴沙爾·阿薩德再度出任總統,當時他的提名在沒有替代性選擇的基礎上獲得選民通過。現在,按照新憲法,如果他願意,他有權在2014年從新開始按照新憲法競選總統。

反對派沒有參加此次全面公投,因為敘利亞社會的分裂在加深,更不用說投票是在子彈下進行的,這意味著這未必將導致和解。但巴沙爾·阿薩德總統獲權再參加兩次總統選舉,為自己標出了2028年前掌控國家的可能性,而按照新憲法,這被認為是“民主的”。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