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桃園札記》橘逾淮為枳

自由時報/ 2012.02.28 00:00
年前,前中壢巿長貪瀆入監服刑。年後,龜山鄉長涉及索賄被羈押。這兩位地方首長原本都是桃園縣議員,蓄積豐厚政治能量後轉換政治舞台。過去十年來,也有地方首長涉賄,有人迄今還在打官司。

這些首長和前兩人相同的是都出身縣議員,為民喉舌擲地有聲,操守沒絲毫疑問,但換了身份、換了環境卻沾染汙點,讓人搖頭興嘆。

廿多年前首長收回扣是潛規則,通常三成、五成,客氣的也有一成到兩成,龜山鄉的○.六成那真是小兒科。

有些首長作風太大膽,私下被取綽號;綽號取法簡單,就是把首長姓氏冠在成數之前,例如姓X,那綽號就是「X三成」或「X五成」。

潛規則在近幾年銷聲匿跡,不過「很敢」的流言偶爾現蹤。

楚王要羞辱齊國宰相晏嬰演了一齣戲,要官吏捆綁一個人,他故意問「被捆的是誰」,官吏答「齊國人,犯了偷竊罪」。楚王不屑的問「齊國人都會偷竊嗎?」

晏嬰說,橘子長在淮河以南,結的果就是橘,長在淮河以北就是酸枳。葉子形狀相似,果實味不同,這個原因就是水土不同造成。

「橘逾淮為枳」的故事,點出環境對人事物的影響。面對權和利,能無慾的首長,應該還是大有人在。 (記者席艷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