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男人的巧手 林全誠擁米粒繡工

中央社/ 2012.02.27 00:00
(中央社記者王淑芬高雄27日電)刺繡女紅多是女性專長,不過,林全誠因為祖父子相傳,栽進刺繡這一行逾40年;一路走來,堅持「米粒大」手工,不僅有好的刺繡技藝,神明戰甲、神案桌裙典故也很了得。

近年中國大陸電腦繡成品大量輸入,林全誠來自廟宇或信徒的神衣、八仙彩訂單變少,收入也大減,不過,他以「百工傳承技藝」為職志,繼續做神衣戰甲、八仙彩的刺繡工,倒也樂在其中。

林全誠8歲就跟隨祖、父學習刺繡,在繡莊裡做簡單圖案繡,技術逐漸變得純熟,就有參與龍、鳳、麒麟及八仙彩或官將臉譜的機會,同時透過歷史典故的閱讀,了解八仙的臉譜與表情神韻,才能讓作品神靈活現。

刺繡是很傷視力的工作,尤其日積月累專注的工作,視力退化不輸現代電腦族,林全誠無奈表示「做一行怨一行」;即使過去的常客下單機會越來越少,林全誠仍堅持他的手工技術,交最好的成品。

林全誠的繡莊以做神桌裙、神衣戰甲、八仙彩為主,1件要手繡2、3個月才能完工的「伯公」神衣,要價新台幣3萬多元,但是市場上來自中國大陸的電腦刺繡只要3000至5000元,林全誠的繡莊生意當然一落千丈。

面對量產的電腦刺繡,林全誠以精工繡硬是要客人用眼睛和觸感分辨高下。他堅持自己針針「米粒大」的細緻度,一點都不馬虎,不管龍顏、鳳臉昂揚的神采都要活現,才能展現他數十年的好技藝,也才能吸引買家砸大錢下單。

他說,要讓刺繡作品針針細膩、神靈活現需要沉著、耐心與定力;而不是做做停停、隨性恣意,所以林全誠常常一坐就是十餘個小時,即便已腰酸、眼花,還是要把神韻做出來。

面對電腦成品的量產及產業沒落的衝擊,林全誠沒有鼓勵孩子接棒,憂心他們三餐不繼。不過,他自己倒是想得開、看得透,閒餘就用純熟的繡功創作三十六天將臉譜,不管是金剛怒目、菩薩低眉都各有神韻,讓人咋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