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姚文智 年改 好市多

低薪勞動 台灣飛特族丟了夢

立報/許純鳳 2012.02.26 00:00
【記者許純鳳台北報導】台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26日舉辦2012國際勞工影展閉幕,播放紀錄片《東京飛特族》,邀請網路作家朱學恆擔任閉幕嘉賓,分享對青年勞動的見解。朱學恆批當年政府22K(2萬2千元)的政策,壓低青年薪資,導致青年不敢作長期人生規劃:結婚生子、買房、買車、創業,政府要負責調回青年應得的薪資。直升機家長讓孩子迷失很多大學生選擇延畢、唸研究所,朱學恆將矛頭指向教育,「缺乏夢想教育,從未思考自己要做什麼?」高中生選填志願都是聽從家長的趨勢預測,揣測十年後哪些科系有發展,要求孩子填相關志願,不但承受預測錯誤的風險,也不一定符合志向,最後會懷疑「為何要為別人設定的人生奮鬥?」寧可躲在學校裡,不願踏入職場。他奉勸家長早日放手,讓孩子摸索志向。▲國際勞工影展26日首演《東京飛特族》紀錄片,並於映後討論台灣青年非典型勞動問題,座談引言人丁允恭號召觀眾5月1日一起上街頭,反對無薪實習等問題。(圖文/楊萬雲)朱學恆提到青年不就業,因為大學畢業進入職場,不能學以致用而退縮。廣設大學也讓許多學生浪費4年光陰,畢業後薪水可能比高中生還低。朱學恆強調教育要改革,才能為青年帶來改變,但他不寄望教育部大力推行的12年國教,他完全不茍同每個人都該上高中。薪資政策下的青年失敗者2012國際勞工影展閉幕播放的《東京飛特族》,紀錄日本青年擔任派遣工的困境,例如仰賴不穩定的工作領取低薪,晚上在網咖、速食店睡覺,和上一代終身任職一家公司截然不同。所謂的「飛特族」(Freeter),由英文的自由(Free)和德文的工人(Arbeiter)2個字組成,1980年代後期,隨著日本泡沫經濟出現,被視為社會的失敗者。台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理事長汪英達憂心指出,台灣越來越多青年遇到派遣勞動問題,若要效仿日本組織工會,和資方抵抗,十分不易,畢竟派遣工的勞動時間短,他建議政府管控派遣勞動的數量,避免企業濫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