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你瘦了 反年改 解放軍

回憶的牢獄

自由時報/ 2012.02.25 00:00
郝柏村認知只要是二二八死亡人數減少,就會減少國民黨當時的罪惡感嗎?一件官殺民的案子,重要的史料不只是人數的多少,而是加害者如何面對史實,不再以個人的回憶盲點去扭曲歷史。

二二八的案子,讓許多台籍菁英死亡,讓台灣從此對政治噤語。斷層的不只是人命關天,而是啟蒙思想也坐入黑牢,從此台灣天空墜落,不見天日,只留下「民族救星」的威名。

當權者不願面對的真相,讓一位退役的將領出來「告白」,郝將軍念茲在茲的豈是死亡人數。

一個人的回憶錄,必然是屬於自己的光榮篇章,內容裡不會有「小人物」的死活,將個人的經驗高調陳詞,把二二八史料視為礙眼的物件,無法見容。

捷克總統哈威爾,主導天鵝絨革命。無權力者的權力,是他最堅定的主張。

哈威爾認為有人為了個人尊嚴,表達對中央與上級忠誠,求安穩順遂的生活。但表面和諧的代價,是每人將諸如道德、尊嚴、自我實現等價值意義的拋棄。

郝柏村駁斥二二八史家的研究,試圖壓制與扭曲生命本質。

二二八是台灣慘烈的一頁,如同緋櫻,飄落的,總有著血的光輝和記憶。

回憶是苦澀的,觸及台灣最痛的心房,執政者仍然是「正義的稀客」、「攀附權勢的政客」。(記者趙卿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