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千古謎團 反年改 偏鄉

革新援助體制 新興國出錢出力

立報/謝雯伃 2012.02.20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在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這個海外援助工作者聞風喪膽之處,不久前來了一批土耳其援助工作者,他們開車在路上兜風、在海裡游泳,也在當地清真寺禱告。根據《路透》報導,土耳其總理艾爾段在去年8月造訪了索馬利亞,這是近20年來當地首次有非洲以外的國家領袖來訪。從那時起,土耳其開始在索馬利亞開設大使館、與索國共同興建國際機場、提供了索馬利亞學生在土耳其大學就讀的獎助學金,同時也計畫要興建一家醫院。非西方援助國增加伊斯蘭合作組織(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OIC)駐摩加迪休代表瓦依德(Mustakim Waid)表示:「土耳其活躍於索馬利亞……當地人民很愛他們。」該組織是規模僅次於聯合國的跨政府組織。從土耳其到巴西、從印度到沙烏地阿拉伯,有越來越多非西方捐贈者提供資金援助。他們抱持著與過去西方世界不同的心態,貢獻自己國內應對天然災害的經驗,令全球人道援助界耳目一新。直到不久前,大多數新興捐贈者將援助重點放在自身所屬的區域。像印度、中國和巴西等地,過去也曾是國際人道援助的主要接受國。然而隨著這些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實力成長,他們對人道援助體制的影響也隨之增加。過去,人道援助體制多由經濟合作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和發展援助委員會(Development Assistance Committee,DAC)中的西方成員所主導。10年來,新興國家所提供的人道援助金額增加近20倍,由2000年的3,470萬美元來到2010年的6億2,250萬元。聯合國各組織和幾個大型援助組織也開始請求這些國家提供資金。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OCHA)處長史密斯(Robert Smith)表示:「我們此刻處於危急之中……因為當下我們體制的能力,包括回應能力和財務能力,都不足以滿足當前的需求。而人道需求可能會變深變廣,所以我們需要能夠提高可運用資源的規模。」該處負責統籌、募集人道救援相關資源。過去10年來,沙烏地阿拉伯一直是非發展援助委員會國家捐贈者中的冠軍。然而,如同許多新興捐贈國一般,因對國際規範並不了解,到缺乏追蹤相關資訊的組織等種種原因,沙烏地阿拉伯所提供的國際援助並沒有完整被紀錄追蹤。2008年沙烏地阿拉伯提供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me)5億美元捐款,這是世界糧食計畫署歷史上所獲得的最大一筆捐款。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副執行長賓德(Andrea Binder)表示,這個波灣國家曾強烈批評聯合國各組織過高的經常費用,並抨擊這些援助組織分配資助給各非政府團體的方式浪費許多成本。與大多數捐贈者不同,沙烏地阿拉伯通常會先提出一小部分捐款,等到受款的聯合國單位證明資金在議定的時間內到達受補助單位手中,才會補足剩餘捐款金額。「這是另一個約束聯合國單位的方法。」賓德說。捐款與需求恐有落差現任迪奇雷基金會(Ditchley Foundation) 執行長暨前聯合國緊急救援協調官員荷姆斯(John Holmes)表示,在富裕西方國家準備要捐贈的金額和全球其他國家預備要捐贈的金額間,有嚴重不均的問題。他說,中國和印度應該提出更多捐款,但這兩個國家國內面臨大規模貧困和天災問題,所以他們會優先處理國內問題。「所以應該要投入更多於整個援助體制的應該是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等國家。」部分專家擔心,非發展援助委員會捐款國可能會重覆發展援助委員會捐款國過去所犯的錯誤,像是將援助金額花在不合適的項目上。並非所有國家都設有專門政府組織,負責人道援助相關事務。部分國家較少評估他們所提供的援助是否符合受助方的適切需求。「在西方,我們團體付出許多心力試著要改善我們的援助標準、實際操作等;在世界其他部分,這些事務也應該被改善。」倫敦穆斯林慈善論壇(Muslim Charities Forum)執行長薩里夫(Abdurahman Sharif)表示。該組織成員在全球各地進行慈善工作。於此同時,部分專家指出,在許多國家,從阿富汗和伊拉克到索馬利亞和蘇丹,人道援助被視為一種西方帝國主義。在這類國家,新捐贈者的進駐將對所有人有利。「當我試著要在一個不認為自己和西方有所關聯的情形下,套用被認為來自西方的範本時,衝突就出現了。」薩里夫表示。「我們必須自問,我們的西方範本是否真的最好。」而諸如發展援助委員會和連結各援助組織的Good Humanitarian Donorship等各種國際論壇,也開始邀請更多援助者參加會議。過去5年來,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一直努力增進與非發展援助委員會援助國間的對話可能。「這是雙方對彼此制度和能力建立起信任的漸進過程,但也已經產生了一些結果,」史密斯表示,「越來越多非發展援助委員會國家已躋身捐助金額最多的國家之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