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主播 雷陣雨 奧林匹亞

小地主大佃農 政府推動 面臨瓶頸

自由時報/ 2012.02.18 00:00
補貼不平衡、農民擔心喪失所有權等問題難克服

前言:近年來國內農業環境面臨農業人口高齡化、耕地面積規模過小、耕作技術難以現代化及農地休耕等四大問題,老農逐漸凋零,青壯人口難以回流農村的壓力下,台灣農業面臨嚴峻的轉型為危機,政府為了力挽狂瀾,推出「小地主大佃農」政策,希望擴大農場經營規模,讓農業勞動結構年輕化,近日政策因政策補助公平性問題及農民心理層面問題難克服,愈來愈難推動,瓶頸有待突破。

台灣日治時期的土地,原掌握在少數地主手中,國民黨政府遷台後,實施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等寧靜革命,土地由大地主手中逐漸釋出,佃農成了小地主,生活獲得改善,再經半個世紀的世代交替,目前農民平均耕作的農地面積僅有一點一公頃,耕地太小,難以機械取代人力,單純從事農耕,幾乎無法養家餬口,加上農村老農平均年齡在六十歲以上,如不進行農地政策轉型,台灣農業將有解構的危機。

政府以日本為師,推動「小地主大佃農」政策,輔導無力耕種的老農或無意耕作之農民,透過各農會的農地銀行,將土地出租給有意願擴大農場經營規模之農業經營者,擴大生產面積,才能以機械取代人力,降低生產成本,也才能吸引年輕人口回流農村,讓農業勞動結構年輕化,並活化休耕農地。

農糧署推動「小地主大佃農」政策後,依一百年統計數據顯現,大佃農承租規模平均約七公頃,較台灣平均農戶農地面積高出約七倍,在大佃農申請企業化經營輔導部分,至去年四月底前,人數也近九百人,大佃農平均年齡約四十二歲,較一般農民平均的六十三歲,年輕化效果顯著。

唯基層農會也反應,政府在農地利用改善獎勵、大佃農企業化經營輔導、連續休耕農地租賃獎勵等政策優惠逐年減少,而農民的出租農地可能喪失土地及農保資格的心理障礙難以解決,政策推動已遭遇瓶頸。

西螺鎮農會總幹事廖錦富即表示,西螺農會原計畫承租兩百公頃土地種植水稻,但政府「小地主大佃農」契作獎勵認定,以八十三至九十二年間曾有一年當期作種稻或種植保價收購雜糧或契約蔗作,或於八十三至八十五參加「稻米生產及稻田轉作計畫」有案的農田為對象,西螺地區幾乎找不到符合條件的農地,農會有意當「大佃農」卻綁手綁腳。

斗南鎮農會也表示,農會在斗南地區與農民契作馬鈴薯面積約一百二十公頃,其內涵雖符合「小地主大佃農」的精神,但農民心中仍有「三七五減租」的心理障礙,擔心農地出租後,未來會喪失所有權,農會只能私下承租。

二崙鄉農會總幹事陳惠珍指出,農民不僅擔心土地出租後會喪失所有權,也擔心會喪失農保資格,另還有農民要求農會要當保證人,確保出租的農地不會作非農地使用,不被棄置廢棄物,農會又沒有公權力,如何扛這麼重的責任。

土庫鎮農會保險部經理王建皓也指出,要出租或租農地的人不少,但有形或無形的障礙實在很多,曾有租賃案已快談成,卻因租金要報稅的問題,讓地主放棄出租。

「小地主大佃農」政策,目前面臨佃農市場面與地主心理面及政府補貼不平衡三大問題,台灣是個淺碟的紅海市場,有人擠進供應市場,代表另一個人被淘汰,在市場有限下,如果大佃農無法開發國際市場,藍海市場未開發,在需求有限下,大佃農擴大承租土地的意願自然不高,未來「小地主大佃農」的推動,只會愈難愈難。(記者詹士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