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演唱會獻給大溪 鳳夢未圓

中時電子報/吳禮強/台北報導 2012.02.18 00:00
去年,鳳飛飛原本要站上台北小巨蛋,舉辦台灣歌謠演唱會,生病後急踩剎車,成了今生無法完成的遺憾。其實,出身桃園大溪的她,還有一個不為外人知道的夢想,她曾跟好友、飛碟電台主持人光禹透露,人生的最後一場演唱會,要在故鄉大溪舉辦,「像廟會一樣,大家就來吧!」這塊土地的人們愛她,當然,她也愛這塊土地。

鳳飛飛一九八○年結婚、一九八九年生下兒子趙彣霖後,大部分時間長居香港相夫教子,二○○三年復出舉辦巡迴演唱會,之後每隔兩年,於二○○五、二○○七、二○○九年又陸續辦了三次巡演,還到星馬、上海演唱,但始終和台北小巨蛋、高雄巨蛋無緣。原本去年的台灣歌謠演唱會要一圓「雙蛋」夢想,無奈這一錯過,卻成了永遠。

「雙蛋」是這個世代歌手人氣與商業價值的指標,鳳飛飛縱橫華語歌壇超過四十年,她的貢獻與影響力,無需借由在這兩個場地開唱來證明,但對她而言,能回故鄉演唱,是一種鳳懷鄉土的深厚情感,意義很大。

她愛故鄉大溪,時光回到一九五○年代,那個取名「林秋鸞」的小女孩,出生在大溪關帝廟後方的陋巷,和父母、兩位兄長一起在土砌小屋中生活。小學時期,她沿著鐵道為擔任貨車司機的爸爸送便當,每天早晚來回兩趟,就在路上大聲哼唱。日後她曾說:「無論唱片賣多好、歌迷有多少,都不比上那段在鐵道上單純唱歌的快樂。」

那樣的快樂,一直追不回來,日後她被萬千粉絲擁戴,鳳迷甚至追隨她數十年,但在她心裡,還是有個屬於自己的特別角落,那就叫「故鄉」。她說,人生的最後一場演唱會要辦在大溪,形式就像廟會,想聽的人就來聽,而她指定要唱的歌曲,就是〈我的愛我的夢我的家〉:「我的愛 我的夢 我的家 是不是還像從前一樣 我的愛 我的夢 我的家 回家的路會不會很長…。」

鳳飛飛終其一生未竟這個回家演唱的夢,但回家的路並不長,因為她人已在大溪長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