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向阿薩德發出的警告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2.15 00:00
作者:東方學家、政治觀察家葉連娜·蘇波尼娜

通過政治途徑解決敘利亞衝突的機會越來越小。如果不出現某些突發情況,諸如政變之類,從而讓政權更迭可能按照更為溫和的方案進行,那麼外部軍事幹預就變得越來越現實。在不久前剛剛在紐約結束的聯大敘利亞問題全會辯論後,發生政權更迭更是幾乎已無懸念。

敘利亞的敵或友?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已經在國際高水平上受到反人類罪的指控。

此外,阿拉伯國家關于組建“敘利亞之友小組”的新倡議在開羅已經開始討論數日,現在繼續在紐約進行討論。定于2月24日在突尼斯舉行外長級創建會議。小組不久後將承認反對派組織"敘利亞全國委員會"是自己的建交伙伴。

俄羅斯對這一主張持批評態度,但卻無法提出自己的倡議與之抗衡。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要求對即將在突尼斯召開的外長會議作出“解釋”,尤其是回答“敘利亞的這些朋友是誰?”這個問題。這里介紹一下,拉夫羅夫去年在利比亞問題上也提出過類似問題。

雖然目前還談不上針對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但“敘利亞之友小組”還是會令人聯想起“利比亞之友小組”來。2011年,有幾個國家加入這個小組,在推翻穆阿邁爾·卡扎菲政權事宜上他們全都一邊倒,站在利比亞反對派一方。

當然,存在某些微妙之處。例如,在利比亞,空襲幾乎是立刻就開始了,而在敘利亞,作出了借助阿盟終止衝突的嘗試。現在,又提出了向敘利亞派駐聯合國實地監察員的倡議。

但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不喜歡這個主意。怎麼辦,那他的對手們就將在突尼斯制定新行動計劃了。

年齡小不能成為免遭特種部門懲罰的借口

2月13日召開的聯合國大會的關鍵問題是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納維·皮萊所做的報告。她對敘利亞事件的定義是反人類罪,建議把收集來的卷宗轉交給國際刑事法院。

俄羅斯外交官們認為,敘利亞雙方對國內衝突都有責任,這種觀點沒有得到聯合國大多成員國的支持。所有的批評都是主要針對敘利亞政府的。

敘利亞衝突已經整整持續11個月。皮萊表示,在此期間死亡人數已經上升到5400人,但“沒有人知道確切數字,每天那里都有更多的人死亡”。

僅在目前,按照聯合國的數據,敘利亞監獄中就囚禁有至少1.8萬名政治犯。那些刑滿後被釋放,爾後逃亡國外的人們介紹了自己所經歷過的可怕折磨。皮萊說,她掌握有“遭到逮捕的年輕人和少年遭到強奸案例”的信息。

衝突正好是從德拉市幾名少年遭到逮捕開始的。2011年3月,他們幾人在牆壁上塗鴉,寫下“總統退位”等反政府口號。

如果不是地方安全機構逮捕他們,由鄰國革命所引起的這一衝動也就只是淘氣孩子們的一時頑皮罷了。

但敘利亞特種部門擁有極大權力,他們作為安全機構,特別殘酷。因此當孩子們失蹤很長時間後,人們開始走上街頭,導致更多人被捕。

敘利亞本國已經無處可逃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納維·皮萊在2月13日的報告中指出,過去11個月來,共有2.5萬名公民逃離敘利亞。

他們主要逃往土耳其,還有黎巴嫩和約旦,甚至是本就不怎麼太平的伊拉克。有錢人逃往西方,或者是富裕的阿拉伯國家。按照聯合國的資料,還有大約7萬人搬往敘利亞相對平靜的地方。

敘利亞常駐聯合國代表巴沙爾·賈法里13日在聯大的發言非常情緒化。他說,基地組織的恐怖分子們潛入敘利亞,其中包括自殺式恐怖分子。還有,反對派已經武裝起來,和平居民死于恐怖主義行動。

莫斯科和北京曾呼籲關注這些情況。兩國在過去4個月內第二次在聯合國安理會敘利亞問題決議草案表決時動用否決權時做出了這一呼籲。決議草案中提出,考慮到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無法勝任解決越來越像內戰的局面,他應該退位。

世界各主要大國在敘利亞衝突調解途徑上的分歧保留下來。但越來越多的國家拒絕在敘利亞當局和反對派之間劃上等號,他們把主要衝突責任歸結到當局頭上。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納維·皮萊13日向巴沙爾·阿薩德發送了警告。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