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台南述記》純真年代

自由時報/ 2012.02.15 00:00
台灣的純真典範,努力追夢的時代,隨著科技的發展,卻一點點地剝落著。

多元傳播管道的開放,反而讓傳播的權力從執政者轉而為商人,就像是沒有對準頻道的廣播,總會時而發出刺耳的沙沙聲。在這個圈子裡的藝能人士,不再是嚴謹工作,反而是靠著八卦話題與男女明星的「青春肉體」撐起收視率。節目的質不重要了,道德不再是標準,偷窺話題和暴露片斷充斥在螢光幕。

每一個國家都有一個純真的年代,那是相信努力就會成功的意志所築的梯隊。即使是在一試定終生的聯考制度、即使在兵役最怕抽中「金馬獎」的恐懼裡成長,每個公民心中仍有個最純真的夢想,只要努力,終能有志者事竟成。

佛里曼新書《我們曾經輝煌》也曾標識了美國的「黃金年代」,教育累積出來的美國信念,推廣了美國的自由與民主,結束了冷戰。但美國成為獨霸時,卻落入了王爾德所說的悲劇。「悲劇有兩種,一種是得不到,一種是已經到手了」;超霸的地位,最終衰頹於恐懼的自身。

勤政愛鄉土、冒險奮發的台灣,不該只是追逐經濟數字填空遊戲,不該只是依賴中國的善意而自滿。

台灣該重新思索「曾經輝煌」的優勝的基因,在每個段落打造出銅牆鐵壁,才能在世界權力移轉的旋渦中,安然度過。(趙卿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