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龍應台的挑戰

自由時報/ 2012.02.14 00:00
文/郭力昕(政大廣電系副教授,文化元年基金會籌備處成員)

名作家龍應台入閣,成為2012馬政府的文建會主委,和文化部掛牌後的首任部長。內閣名單公布後,輿論大抵一片讚揚之聲,咸認是馬團隊一個高明的選擇。確實高明!在「文化元年基金會籌備處」於去年秋天起,持續批評執政黨的文化政策和具爭議性的相關文化事件,並對各黨總統候選人進行文化政策的提問之後,連任的馬總統抬出對文化政策具有認識高度的龍應台,似乎可讓文化界對此人選服氣、可望有效堵住外界批評甚至監督之口—這算是一種另類「文化反堵」(culture jam)嗎?

馬政府難道不是請龍應台來擘劃文化部事務、只是拿她來堵文化人的嘴嗎?具有文化視野的龍應台,在馬政府裡難道不能開始積極發揮她的影響力,創造文化外交、文化國防、文化經濟嗎?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先看看龍應台對文化政策的立場。

2008年5月,龍應台在中時人間副刊,連續3天刊了一篇逾萬言的〈文化政策,為什麼?〉長文,爬梳了台灣應該如何看待文化和文化政策。這篇文章,脫胎自2004年3月19日在同一報紙版面、也有近5千字的文章〈城市文化百年大計,請從文化始〉。文章刊出那天,碰巧是2004年總統大選投票日的前夕;中時人間副刊一向為龍應台搭台唱戲、為文以「明志」的慷慨之舉,沒想到因為「意外」的選舉結果,讓龍應台的文化大志宣告中斷。

〈文化政策,為什麼?〉寫得更全面而完備,立論更細緻,但在馬英九就任前夕刊出的這篇文章,和她的在撰寫此文所顯示的擘劃文化立國的大志,似乎沒有得到作者的老長官特別的青睞。龍應台的恢弘志趣,從2004年起,一斷就是8年。如果注意文章中龍應台描述她曾與當時勞工局長鄭村棋,曾大聲反對馬市長的公娼政策:「我不會留在一個道德保守的、只為中產階級價值服務的政府裡頭做官」;那麼或可推測,有如此個性與道德原則的龍應台,大約不特別會是馬政府喜愛的閣員類型。

馬英九總統今日還是禮聘龍應台擔任首位文化部長了。但是,龍應台在她關於文化政策的宏文裡,許多精闢的、具進步意義的主張(無論是否有行政能力執行),恰好都是對應了執政團隊之價值觀或意識型態、反映在文化事務上的批評!2012的馬團隊,很明顯的是一個以財經發展為價值和施政導向的內閣組合。在經濟發展主義仍為主導的施政意識型態下,文化部長龍應台,要如何說服她的老闆,以有效且深耕的文化發展,取代經濟、外交、國防優先等這類傳統思維模式,且不被其他內閣成員排斥?

簡單的說,文化部長龍應台的挑戰,不是在外部,而是在內部。如何頂住理念或方向極可能完全相左的長官的壓力,能夠不至於席位未暖即被換人?文化界與全社會的批評、監督聲音,可能剛好反而會是龍部長的某種支撐力量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