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方朔觀點-我很紅,我不濫… 期待演藝圈新價值

中時電子報/南方朔 2012.02.14 00:00
一代流行天后惠妮休斯頓猝死,她那美豔絕倫的身影,有如天籟般的歌聲,從此成絕響。人們對她生命最後的滄涼、錯亂、沉淪毒海的不幸,也難免掬淚一歎。惠妮休斯頓和許多演藝人員一樣,也走不出演藝事業的魔咒。

近代學者已開始研究人類在每個時代的出名史。在古代每個社會發展的早期,立德、立功、立言被定義為人生的目標,為了達成這種目標也各有其應有的行為模式。及至文藝復興及啟蒙時代,為了規範人的行為,開始形成一種價值觀,即就是認為人的出名乃是榮譽的冠冕,而這個冠冕的決定者不是現在而是未來,它基本上是屬於上帝的權柄。在這種價值觀的薰陶下,人們無論從事各行各業一定要追求事業的進步,立身行事也自求完善,不辱其祖先,俾能獲得上帝的賜福。這種價值觀雖有利於人類的進步與完善,但這種人生實在太過沉重,於是隨著社會的發展,遂進入今天這種出名的民主化的階級,那就是無論任何人只要有某種特點,都足以成名,只要願意,人人都可以出名十五分鐘。在這個無限制多元的後歷史時代,提供人們娛樂的表演業,就是這個時代的最大蒙福者,但同時也是被詛咒者。

現在這個時代,表演業已成了全人類最大的產業,無論是否有特殊的天賦與技藝,只要能提供足夠的娛樂效果,都可爆紅一時或相當時間,粉絲成千上萬。由於現在這個時代,人對成名已沒有以前的自律價值,他或她們已無祖先的名號要守,因而行為的自律遂告喪失,而非常弔詭的是,娛樂表演業提供的功能是一種娛樂,他或她們的負面新聞或醜聞同樣也是娛樂。當正面反面都是娛樂,他或她們的負面行為得不到制約,當然無法改正,惠妮休斯頓酗酒吸毒又怎麼樣,它早已是她提供給觀眾的另類娛樂;這就好像台灣的MA幫,她們的誇張行為又怎麼樣,只要沒有取消掉中華民國國籍,這次揍人的傷害罪刑期過了,轉個身還不是生龍活虎一條。前兩年香港的「豔照門」大醜聞被人罵成一片,而今那些男男女女還不是風光如故!看著表演娛樂圈那麼多負面事件,我們可別忘了那是種另類表演,甚至參加的名嘴與網民,也都成了表演的一環。任何事如果不能沉澱為個人或群體的規範,而只是鬧烘烘一陣子,它都只是表演。

也正因此,我對當代美國演藝圈的另外兩個天王還是要表達我的推崇,他們一個是自由派的天王勞勃瑞福,另一個是保守派的天王克林伊斯威特。他們都是好萊塢天王,但他們都知道好萊塢的奢靡繁華墮落,勞勃瑞福搞他的自由派新價值,行有餘力,則用來關切原住民印第安人問題;克林伊斯威特則著重家庭價值,自求改善,他和兒子甚至還去了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父子鋼琴四手聯彈,由於形象甚佳,美國共和黨還數次有意徵召他出馬競選州長但都被拒。近代娛樂表演圈有個墮落的神話,說娛樂表演圈工作緊張壓力大,酗酒吸毒泡夜店勢所難免,但勞勃瑞福和克林伊斯威特以自己的人生證明了這種說法的欺罔。現在這個時代沒有那種行業是不緊張沒壓力的,向下沉淪的原因是自己,不是別人,只要自己心中有主,沉淪就不可能靠近。

前兩年,香港艷照門事件見證了娛樂演藝圈的淫亂,最近台灣MA幫酒後揍人重傷害案,又見證了這個圈子的張狂無法無天。前幾年台灣有個演藝圈紅人得意的說過,「怎麼樣,我很濫,可是我很紅!」MA幫的囂張即是這句話的再證明。而今又出現流行天后惠妮休斯頓的酗酒吸毒暴斃。娛樂表演圈在得盡一切好處的同時,這個職業也深深的受到咀咒。要擺脫這個魔咒,他律是沒有用的,只有靠這個圈子裡的人自己來重建做為娛樂表演圈人物的心中自我規範,「我很紅可是我不濫」是這個圈子的目標!(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