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新故鄉願景-許振榮打造「鐵血團隊」用陣頭搶救中輟生

中時電子報/執筆:江慧真 2012.02.13 00:00
原本,這是一首逞兇鬥狠的「歹仔浪歌」。但卻有個人,憑藉著對孩子的愛,對鄉土的執著,對民俗技藝的熱血,和對自己的不認輸,把眼見要走調的社會邊緣青少年悲歌,拉回生活常軌,變成一個鐵血團隊,脫胎換骨成台灣版的《太陽馬戲團》鼓曲。

他,就是一手打造「九天民俗技藝團」的團長許振榮。今年春節,導演馮凱將這個另類傳奇改編成電影《陣頭》,上映兩周不到,便創下破億票房。應本報、紙風車基金會合作「新故鄉動員令:三六八鄉鎮市區第二哩路」專題暨廣播節目之邀,許振榮向主持人吳念真娓娓道來箇中甘苦,並向全國發出動員令:結合資源關心中輟生,讓孩子找出自我肯定的價值!

到台中拜師 土法煉鋼學陣頭

一九八一年,還在讀國中的許振榮,課堂上老坐不住,卻對宮廟神術傾心不已。他聽說,台中市大肚山一座不知名的小神壇,有位師父施符法力超高,便一頭栽入拜師學符的世界,住廟埕裡睡神桌下,老師父看他有慧根,最後還真把一身功夫和神壇都傳給了他。

「台灣只要有宮廟,輟學孩子自然會來走動,收留他們不能閒閒沒事做,我便組了一個陣頭。」師父傳授他符法,卻沒教他打陣頭鑼鼓,許振榮只好土法煉鋼帶著錄音機「田野調查」,說穿了就是偷錄音回家摸索,每次看完其他陣頭表演,他不免漏氣,「夭壽!我要搞幾年才會像樣啊?」但不服輸的他仍矢志要帶著這群孩子,成為全國最大的陣頭。

滿清十酷刑 管教浪子神將團

於是,許振榮在一九九三年成立「九天神將團」,後改名「九天民俗技藝團」。面對這群內心傷痕累累的青少年,憲兵退伍的許振榮,自嘲有一套「滿清十大酷刑」管理方式,「我們教條嚴苛,未滿十八歲不准抽菸,不能打架說謊罵髒話,誰犯了戒律誰就打屁股!」處罰的儀式要先「開壇」,在三太子爺面前自己先澄清,打完以後恢復成一張白紙,任何人不准再提起,重新歸零面對未來。

萬綠叢中一點紅的陳冠瑩,曾誤入歧途簽賭,被當成危險人物,被警察抓到時,竟有廿多把長槍對準著她,現在,她成了鼓棒不離身的陽光美女;年紀最小的王家成,十五歲打架爬牆被退學,卻在舞台找到了自我;從小不讀書的阿正,過了三十歲頓悟該「充電念書」,現在成了許振榮最佳助手;而電影中最吸睛的角色「瑪麗亞」,是個身高一百九十公分的壯漢,卻心思細膩、愛做家事照顧人。中輟生來來往往,許振榮始終一視同仁,帶著孩子南北出陣表演,收入微薄時還不惜打金戒指相贈,因為,他把孩子當家人。

加拿大邀約 從廟口走上舞台

二○○二年,加拿大溫哥華台灣文化節的一場邀約,改變了

九天的視野。陣頭也可以出國表演?「這是很恐怖的事情!」

許振榮找來民俗專家林茂賢技術指導,卻被林茂賢批評得體無

完膚,直罵「表演怎麼可以屁股對著觀眾?」氣得想揮拳的

許振榮突然驚醒,「廟口我是內行,但藝術我卻是外行,九

天確實需要改變。」果然,從善如流的改變從此轟動國內

外,華僑看完後淚流滿面,加拿大人也為之驚豔,這是九

天的第一場蛻變,從廟口文化轉變為舞台表演。

當九天打開知名度,許振榮卻發現,表演的形式出來

了,但孩子的內涵如果不夠,出去還是被看成流氓兄弟

!他開啟第二場革命,下達「團員讀書令」,幫團員代墊註冊費,「很遺憾,很多孩子害怕學校,打死不讀書,我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孩子。」許振榮並不後悔這次大失血,因為至今六年來,他很驕傲,現在每位團員都是大學生,他自己也以身作則,讀起嶺東大學的企業管理碩士班。

下達讀書令 團員都成大學生

回首這十七年,許振榮直言沒料到有今天,「我只是個不務正業的法師,走一步算一步,遇到問題就解決。」但九天模式的成功,不但給了資源充沛的政府一巴掌,也給台灣社會一個重要的經驗法則,他呼籲各界結合資源,將中輟生的輔導予以制度化,學校開闢民俗相關技藝課程如陣頭,讓不愛讀書的孩子把握黃金學習階段,找到自我的價值,「這也是我當年創立九天的初衷!」

※訪談內容請見本專題官網「台灣368」www.taiwan368.com.tw,以及「這些人那些事」廣播電台www.lagio.com.tw。

(策畫籌備:江慧真、何榮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