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MA幫 公民教育失敗了

中時電子報/許育典 2012.02.13 00:00
友寄隆輝、Makiyo酒後毆傷林姓計程車司機一案(以下簡稱MA幫案),因四人一開始在記者會的惡人先告狀,並接連瞞天過海的謊言謊語。如同連續劇般的劇情每天在各種媒體不斷上演,直到近一週後江姓計程車司機的行車紀錄器畫面曝光,才揭發了真正的駭人謎底。原來,淚眼背後,一切都是謊言!

在MA幫案中,值得我們從公民社會與公民教育的角度省思。

首先,為什麼友寄隆輝、Makiyo在酒後會去毆打或踢踹一個五十幾歲的瘦弱計程車司機?這裡存在著幾個問題:如果沒喝酒會不會一樣毆打或踢踹打?酒是扮演造成結果的角色?還是只有壯膽的作用?如果計程車司機是二十幾歲而人高馬大的壯漢,友寄隆輝或Makiyo在酒後會不會去毆打或踢踹他?這裡的提問,其實可能蘊含著台灣社會的深層隱憂。

因為如果友寄隆輝或Makiyo在腦意識中是經過選擇的,只要他們腦中閃過下面幾個念頭,例如:喝了酒之後打人比較沒關係、對方那麼瘦小不會反抗、計程車司機是弱勢比較可以欺負、反正花錢一切都可以解決…等,那MA幫案可能就如同發生在我們日常生活或校園中的霸凌案件,一貫地以強凌弱,以眾暴寡。也就是說,類似MA幫案的具體生活實例,可能在台灣社會天天都在發生,只是因為友寄隆輝是日本人,而Makiyo是藝人,才讓這整個事件格外引人注目。

就此而言,如果我們仔細思考友寄隆輝與Makiyo的行徑,將想像空間移轉到現行的中小學校園,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瞭解:為什麼校園霸凌事件會時時頻傳。坦白說,其實頻傳出來的遠遠比不上我們所不知道的,因為大家都不敢說出來,擔心下次被欺負得更厲害!所以,台灣社會天天所隱藏的類似MA幫案,或許不在少數。

其次,我們可以好好想想:霸凌者為什麼要打人呢?這可能存在很多原因,但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則是吸引他人的目光,甚至是藉此獲得別人的肯定。在MA幫案中,友寄隆輝據媒體報導是黑道之後,透過拳頭取得肯定是無庸置疑的;而Makiyo的部分,則在許多媒體評論者也多認為,Makiyo藉由愛喝酒、酒後鬧事、甚至酒後打人等娛樂新聞,反而獲得許多高收視率電視節目的青睞與肯定,頻頻為特定通告的邀約與採訪,助長其此類傾向的人格開展,已經奠下Makiyo日後酒後打人的根基。至於丫子模仿Makiyo愛喝酒、酒後鬧事、酒後打人等表演,為何可一直獲得各種綜藝節目的邀約,也是值得我們媒體應該省思的。

就此而言,在升學主義的中小學校園中,校園霸凌者常常是一群無法在課業吸引他人注意的學生,他們才藉由拳頭建立他們的社群關係,從而藉此獲得同儕的肯定。如果我們要避免類似MA幫案的發生,可能要從國家的未來公民身上著手。例如:前一陣子教育部要將課業輔導擴及非低收入戶的學業弱勢族群,就是一個值得嘉許的方案。也就是說,要讓每個孩子看到他們未來的希望,是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當孩子們慢慢獲得這個世界的肯定時,他們也會逐漸具備了同理心,從而懂得尊重別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MA幫案中將近一週才曝光的江姓計程車司機的行車紀錄,雖然警方已經坦承疏失並且也迅速懲處,但是社會的霸凌案件之所以會被隱匿,最擔心的就是警方可能的疏失,尤其是遇到少數「刻意」的疏失時,更容易縱容社會的霸凌者肆無忌憚。所以,究竟疏失是否有意,恐怕也是檢察官應該加以釐清的。

說實話,如果人人都有同理心,就不會侵犯他人。MA幫案可說是很好的公民教育題材。(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學系特聘教授兼系主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