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社論:淺碟文化下的集體正義

立報/社論 2012.02.12 00:00
喧騰一週有餘的Ma幫姐妹及日本友人毆打計程車司機事件,終於在涉案2人起訴確定後,暫時告一段落。此一事件之所以備受關注,固然與Makiyo是公眾人物,而且網友群起圍攻和媒體大肆報導的輿論效果有關,但是證據如擠牙膏般慢慢出爐,也讓當事人原本心存僥倖的謊言一一被戳破,更加引來輿論撻伐。我們不討論事件發展的細節,追究Makiyo及其批評者到底誰過分了?因為兩造皆是淺碟文化的產物。有人認為這種集體正義的不滿情緒,主要是覺得這些藝人沒有什麼特殊才藝或過人之處,只要上節目耍嘴皮子,憑什麼獲得比一般人豐厚許多的收入,或擁有更多特權?所以當藝人犯錯,尤其是欺負一般勞碌辛苦的人,特別容易引起反彈。不過我們也應該反省藝人主要是討好觀眾,藝人可以這樣賺錢,正是由於觀眾愛看。不僅如此,我們還要進一步指出,那些帶頭批評的正義之士,和其批評的藝人同樣是一體的兩面,毫無過人之處,卻靠著搞怪、無厘頭、嘻笑怒罵和辛辣言論而享有超人的收入和名氣。先看評論節目的名嘴們,平常只有個位數的收視率,在上週卻可以靠著比手劃腳的激動演出,收視率一舉翻倍成長,而且平常越沒有內容的節目成長得越多。復看砲火猛烈的朱學恆,只是再次複製在白玫瑰運動中煽動的方式,屢試不爽,再一次獲得極大的發言權。因此,這種認為某人「憑什麼」的集體正義不滿情緒,其實正是淺碟文化所蘊釀出來的。正因為我們可以讓這些人靠著毫無內容、沒有深度的方式走紅,輕輕鬆鬆地成為偶像或英雄,所以當他們一旦犯錯,這種不滿的情緒又特別容易被引爆。台灣社會真的是一個「過度後現代」的社會,不僅失去深度、毫無意義,就連批評的方式也同樣沒有深度、無所謂意義。這是一種集體的反智,平時習慣以空洞的搞怪、無厘頭、嘻笑怒罵和辛辣言論為樂為榮,偶爾又義憤填膺的批評這些人「憑什麼」獲得這麼多而顯得囂張跋扈,如此往復不休,不會有任何實質的改變。或許,更根本的原因是看不到未來的希望,也沒有共同的願景和方向,所以寧可不思不想,也不願認真面對改變無望的現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