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汪萬里:否決譴敘 俄陸無理

中央商情網/ 2012.02.12 00:00
(中央社台北2012年2月12日電)聯合國譴責敘利亞政府案遭到俄羅斯與中國大陸以干涉內政為由否決。資深媒體人汪萬里認為,中俄的否決理由似是而非,只會帶給敘利亞人民更大的災難。

中央社前社長汪萬里曾任駐華府分社主任、駐中東地區特派員,他在本週中央社國際新聞網站「全球瞭望」(http://global.cna.com.tw/)名家論壇中發表專文,對中俄使用否決權的背景和敘利亞的未來有精闢的剖析。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案譴責敘利亞政府殘殺抗議民眾、並呼應阿拉伯聯盟要求敘國政府過渡成為民主體系,2月4日遭到俄羅斯和中國以反對干涉敘國內政為由否決,讓阿塞德總統肆無忌憚的繼續鎮壓反抗人士。俄、中兩國的行徑,跟國際認知相去太遠,阿塞德血腥鎮壓和平示威民眾,導致全國動亂,已有5000多人死亡,早已失去執政的正當性,一介獨夫繼續當權,只會帶給敘利亞人民更大的災難。

然而,俄、中兩國聲稱,提案表決時俄國外長拉夫羅夫正準備訪問敘利亞,化解敘國內部衝突,而安理會中某些國家,不斷破壞透過政治解決問題的機會,急於通過決議案,不平衡的將衝突的責任歸咎於政府當局,試圖強行推動「政權更迭」,這種強加解決方案的企圖,無助於化解衝突,只會讓問題更加複雜。俄、中這種說法似是而非,因為阿塞德不只一次宣布改革,卻始終沒有落實,武力鎮壓卻不斷升高,連阿拉伯聯盟都看不下去,幾經調停失敗,才會要求阿塞德下台,阿塞德如果願意政治解決,問題早就解決。

這次安理會表決,15個成員中,除了俄、中兩個擁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外,其他13國都支持,包括德國和印度。去年3月,安理會通過決議案,劃定利比亞「禁飛區」,保護平民不受空中攻擊時,德、印和俄、中一起棄權,這次它們投票支持,顯示阿塞德在國際上孤立的程度,甚至超過當年的格達費。不過,俄、中兩國認為,去年是被西方國家欺騙,沒有否決提案,結果北約以保護平民為名,行攻擊格達費軍隊之實,最後造成狂人慘遭羞辱後遇害,這是它們這次行使否決權的另外一個原因。

歐美和阿拉伯國家知道俄、中的顧慮,因此淡化了決議草案中的措辭,希望能夠說服兩國不要動用否決權,但結果仍然徒勞無功。譬如說,雖然草案譴責敘利亞當局廣泛而粗魯的違背民眾的人權和基本自由,包括以武力對付平民、強制處決和羈押、殺害並迫害抗議人士和媒體工作人員等,但它也譴責了來自反抗人士武裝團體的暴力,並要求各方立即停止暴力和報復行動,包括停止攻擊國家機構,以符合阿拉伯聯盟提出的調停方案。

而且,草案不但沒有任何可以解釋為將來會對敘利亞採取軍事行動的字眼,甚至沒有直接要求阿塞德下台,只是迂迴的表示「在這方面,充分支持阿拉伯聯盟2012年元月22日的決定,促成一個由敘利亞人領導的政治過渡,成為一個民主、多元的政治體系,體系內公民們不論他們所屬團體、或族群、或信仰,一律平等。」

阿拉伯聯盟一再呼籲阿塞德停止攻擊民眾,但他相應不理,最後在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的主導下,阿聯在去年11月中止了敘利亞會籍,接著又通過對敘國進行經濟制裁,包括凍結敘國在其他阿拉伯國家的資產、拒絕跟敘利亞中央銀行交易、停止對敘國投資等,迫使大馬士革在12月接受了阿聯的觀察員。但是這些觀察員未能阻止敘軍對民眾的攻擊,經過1個月後黯然退出敘利亞。

眼看敘國局勢持續惡化,阿聯才在元月22日主動提出調停計畫,呼籲阿塞德將權力交給副總統,然後在兩週內與反對派進行對話,並於兩個月內組成全國團結政府,阿塞德將於此時去職,然後在3個月內,在國際監督下,進行多黨派選舉,建立民主政府。這項計畫跟阿聯對付格達費的決議不同,而是類似對葉門總統沙雷的安排,讓阿塞德能夠全身而退,流亡海外。但這項計畫遭到阿塞德拒絕,他的鎮壓行動變本加厲,阿聯最後才會尋求聯合國支持。

其實,阿塞德的殘暴,絕不下於格達費。去年3月,民主運動從南部的德拉地區爆發後,民眾只不過要求民主改革,並沒有要求阿塞德下台,但他卻以坦克大砲回應,導致抗議行動蔓延全國各地。阿塞德升高鎮壓行動以後,部分鎮壓部隊官兵不願對民眾開火,有數千人倒戈成立敘利亞自由軍,攻擊政府軍事設施,一度威脅到大馬士革郊區,被阿塞德指為外國支持的武裝團體,把一切鎮壓破壞行動的責任推給他們。

敘利亞的血腥鎮壓,其來有自,30年前阿塞德的父親哈費茲為了鎮壓穆斯林兄弟會叛亂,以大砲轟炸將兄弟會的基地哈瑪市部分地區夷為平地,造成上萬人死亡,2月正是哈馬大屠殺30週年紀念。阿塞德效法父親的殘酷鎮壓,卻沒有父親精明,未能將動亂限制在局部地區,雖然承諾要解除緊急狀態法、釋放政治犯、並舉辦多黨派選舉,但言行不一致,持續血腥鎮壓和逮捕行動,引起民眾反感,抗議行動風起雲湧,一發不可收拾。

儘管如此,阿塞德仍能掌握數10萬大軍,繼續屠殺民眾,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他有俄羅斯當靠山。從冷戰時期,敘利亞就是莫斯科在中東最重要的盟友,來自蘇聯的軍事援助,讓敘利亞能夠在中東興風作浪,培植黎巴嫩的真主黨和加薩走廊的哈瑪斯組織,發動對以色列的代理人戰爭。蘇聯瓦解後,敘利亞成為俄羅斯在阿拉伯世界的唯一盟友,俄國在地中海的唯一海軍基地,就是在敘利亞的托土斯港。因此,莫斯科支持阿塞德是有它的戰略考量。中國固然在敘利亞沒有特殊利益,但大陸內部也有反抗勢力,自然不願意看到外國干涉內政。

這已經是俄、中第二次聯手否決安理會譴責敘利亞的提案,去年10月的一項提案不但俄、中否決,另有巴西、印度、黎巴嫩及南非等國棄權。巴西和黎巴嫩已經不是安理會理事國,目前在安理會中代表阿拉伯國家的摩納哥,是這次決議草案的提案國,印度和南非改變主意,說明過去4個月的發展,已讓它們對阿塞德徹底失望。

就在安理會投票當天,敘國政府軍隊猛烈砲轟了敘利亞自由軍重鎮荷姆斯,雖然敘利亞政府禁止外國記者入境採訪,但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伍德(Paul Wood)在自由軍護衛下,4日下午偷渡進入這座敘國第3大城,他聽到重機槍和不明爆炸聲,據反抗人士表示,敘軍的火砲和迫擊砲從當天凌晨3時開始轟炸反抗人士控制的地區,至少造成55人死亡。伍德認為,政府軍竟然在安理會投票當天發動攻擊,顯然是因為自由軍的成功,讓政府軍失去對這些地區的控制,指揮官才會迫不急待想要奪回控制權。

決議草案遭到否決後,敘軍的轟炸變本加厲,平民傷亡人數不斷上升。俄國外長拉夫羅夫7日訪問大馬士革並會晤阿塞德後,聲稱阿塞德「充分承諾要終止暴力,不管來源是何方」,同時,他將與反對派展開對話,並提出新憲法交給公民複決。但是就在拉夫羅夫訪問的同時,敘軍繼續轟擊荷姆斯,據伍德在現場報導,7日凌晨敘軍開始以迫擊砲轟炸住宅區,同時數百公尺外,還有4輛俄製坦克車,以機關槍掃射居民。攻擊行動還在持續中,絲毫沒有減緩的跡象。顯然,阿塞德是在玩兩手策略,對外宣稱要停止暴力,對內卻繼續屠殺百姓。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認為,安理會未能通過決議案,是一場災難性的挫敗,將鼓勵敘利亞政府升高對自己人民的戰爭。他說:「我怕我們在荷姆斯見證的令人髮指的野蠻行為,以重武器攻擊平民社區,只是即將來臨更嚴重情況的冷酷前兆。」

美國、歐洲、阿聯、甚至土而耳其,在草案遭到否決後,都表示要透過其他途徑來援助敘利亞人民, 但並未考慮軍事干預,這在阿塞德一意孤行的暴虐統治下,要想阻止敘軍屠殺民眾談何容易?不過,這場動亂已對敘利亞經濟產生嚴重影響,據國際貨幣基金估計,今年敘利亞經濟將萎縮2%,這將是2003年以來的首次衰退。而美歐和阿拉伯國家的經濟制裁,不但將使民眾生活更加困苦,也將削減敘利亞政府的石油收入,如果連軍公教人員的生活都受到影響,阿塞德想要撐下去恐怕愈來愈困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