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旅卡 阿根廷 小三

天書地書 看不懂卻人人都懂

民生@報/陳小凌 2012.02.12 00:00
圖說:俆冰「地書」汲取現代生活符號和標誌。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天書」是甚麼?20多年前大陸藝術家徐冰做了一本「天書」,那是一本連他自己都讀不懂的書;20年後,徐冰再次拿文字開刀。與「天書」相反,『地書』是一本人人都能讀懂的書:講述一個人一天24小時的故事,強調連文盲都看得懂的。

今天在台北誠品畫廊揭幕「徐冰:從『天書』到『地書』」個展,徐冰本人未能出席,誠品畫廊執行總監趙琍表示,徐冰創作的最新「地書」會讓許多年輕人感興趣,因為書中沒有任何一個文字,僅透過圖像來表意,只要有一些想像力,閱讀「地書」毫無障礙。

如果說「天書」是在創造誰都讀不懂的文字,「地書」則志在創造以符號為主的國際語言。兩者截然不同,但又有共同之處,他們平等地對待世界上所有的人,不管你是屬於哪種文化背景或教育程度。

徐冰從1987年開始創作「天書」,當時他默默地創造了4000多個無人能懂的假漢字,並用宋代的活字印刷術,將這些字印成線裝書和長卷展示,取名為《析世鑒》(即《天書 》)。當觀眾置身在這些被營造成神聖典籍的展場中,但卻又無法判讀這些假漢字,造成一種錯亂感,徐冰表達他對現存文字的遺憾,借此提醒人們對文化的警覺,這件作品讓徐冰「一夕成名」。

相較無人能懂的「天書」,徐冰從2003年進行的「地書」計畫,則是創造一個沒有文字,只由符號、標誌組成的內文,全書沒有一個文字,不管是何種文化背景,只要是被捲入當代生活的人,文盲都可以讀懂這本書。

長年往來於世界各地,許多時間在機場和機上度過,徐冰見到大量的標示符號,有一次看到口香糖包裝紙上有三個標識-提醒大家吃過的口香糖要包起來扔在垃圾桶,引發他對這種用最低限文字說明複雜事情的興趣,於是開始蒐集、研究、整理各個地方不同的標示,也研究數學、化學、物理、製圖、樂圖、舞譜、商標等專門領域的表達符號,創造出一套新的地球村語言。

「地書」,就像是21世紀的象形文字,透過這種「現代甲骨文」,讓不同文化語言背景的人能彼此溝通,甚至百萬年之後許多語言不復存在時,未來的人仍能看得懂這套語言。徐冰說,對「地書」的識讀能力不主要取決於讀者的教育程度和書本知識的多少,而是取決於介入當代生活的程度,只要具有當代生活經驗,就可以讀懂這套語言。

徐冰自述:「我的「『文字』與正常文字的作用正相反,它們是通過阻截溝通達到溝通的;就像電腦中的病毒,卻在人腦中發揮作用;在懶惰的思維慣性中製造障礙,在「死機」後重新啟動時,將打開更多的思維空間。」他認為藝術重要的不是它像不像藝術,而是看它能否給人們提示一種新的看事情的角度。「地書」放在美術館就可以稱之為藝術,如果在符號學、視覺傳達、字體設計等領域來介紹,就是別的領域的事情。

「徐冰:從『天書』到『地書』」個展,今天起至4月1日在台北誠品畫廊展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