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拯救阿薩德總統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2.09 00:00
作者:政治觀察員安德烈·穆爾塔津

2月7日,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和對外情報總局局長米哈伊爾·弗拉德科夫對大馬士革進行了閃電式訪問。按照俄羅斯外交部的正式聲明,本次訪問的目標是力圖通過民主改革途徑穩定敘利亞局勢。俄羅斯代表團轉交了總統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致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私人信件。信件內容沒有公布,但大多專家推測,使命具有微妙性。

微妙使命

俄羅斯貴客在大馬士革街頭受到敘利亞群眾的熱烈歡迎,他們高喊著“謝謝,俄羅斯”。工作訪問的日常安排極其緊湊:同阿薩德總統談判、舉行新聞吹風會、返回莫斯科。談判結束後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表示,同阿薩德的會晤是“及時且有益的”。他補充說:“有一切理由認為,我們帶來的‘更積極地朝所有方向推進'的信號得到了聽取。”

在訪問前夕,許多俄羅斯分析家們認為,拉夫羅夫是帶著相當微妙的使命前往大馬士革的,其目的是說服巴沙爾·阿薩德自願退位,把所有權力轉交給敘利亞副總統法魯克·沙拉。也就是說實際上接受阿盟所提出的政治調解計劃。

最可能的是,阿薩德被下了最後通牒,或者盡快實現已經宣布的國家民主改革,以換取莫斯科的進一步支持;或者是自願退出政治舞台。拉夫羅夫在新聞吹風會上所作出的關于草擬敘利亞新憲法草案的聲明間接証實了這一點。

拉夫羅夫說:“阿薩德總統表示,他將于近期會晤新憲法草案制定全國委員會。草案制定工作已經結束,現在將宣布就這一敘利亞重要文件舉行全民公決的日期。”

不出賣自己人

不管怎樣,俄羅斯實際上証實,為保留唯一的中東盟國,俄羅斯打算同西方和阿盟進行對峙。問題在于俄羅斯在對峙中打算走多遠,且有著什麼樣的政治紅利?

這里介紹一下,弗拉基米爾·普京在8年總統任期中曾多次表示,俄羅斯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將建立在經濟基礎而非意識形態基礎上。

這一提綱長久以來確實在實踐中得到了執行。2000年代中期,俄羅斯相當積極地同沙特阿拉伯和其它盛產石油的波斯灣君主國建立了關系。與此同時,俄羅斯與阿爾及利亞和比利亞簽署了巨額武器訂單。

敘利亞也不例外,只是俄羅斯與敘利亞的貿易額同其它阿拉伯國家小得多。現在,當敘利亞成為俄羅斯和其余阿拉伯世界(伊拉克和黎巴嫩除外)糾紛的焦點時,莫斯科的處境相當複雜,進退兩難。

俄羅斯的得與失

政治是利用機會的藝術。但一旦敘利亞爆發內戰--這個我國外交官傾向于不去注意的事實,莫斯科和大馬士革進行政治機動的機會在縮小。

當然,如果巴沙爾·阿薩德保住政權,那麼極其不大可信,俄羅斯將保住迄今所擁有的東西。這首先是經濟和軍事合同。莫斯科將可能向大馬士革供應武器,但多半是以債務形式供應武器,如同蘇聯時期一樣。

這里介紹一下,根據不同的評估,在1991年蘇聯解體前,敘利亞欠下蘇聯的債務達到100億到130億美元。不久前的2005年,這一債務實際上被衝銷,以換取未來的合同。按照2009年的評估,兩國之間的貿易額不超過10億美元。不久前,歐盟成員國對敘利亞實施經濟制裁,且當前要務是加強制裁。大馬士革寄希望于俄羅斯、中國和伊朗三方,但這些國家不是全能的。

如果巴沙爾·阿薩德政權被推翻,不管誰取代他上台執政,俄羅斯都將在長時期內失去敘利亞。敘利亞國內外反對派都對俄羅斯持敵視態度。伊斯蘭教分子已經襲擊了俄羅斯駐蘇丹和利比亞大使館。

但即便敘利亞上台的不是他們,而是依仗法國、英國和美國的親西方的自由派,那麼經濟合同多半也將被轉交給西方公司。在此情況下,美國和法國武器將取代俄羅斯武器,就像40年前在埃及所發生的那樣。

目前局勢按照最不利于俄羅斯的方案向前發展。2月7日,波斯灣6個國家(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仿照西方的例子,從敘利亞召回大使。俄羅斯同這些國家的關系日益惡化,而這意味著,俄羅斯同波斯灣各國的經濟合同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遭到凍結或者徹底解除。

但主要的是,這不是武器的問題,甚至不是經濟合同的問題。同時與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相對峙,俄羅斯失去的是民主國家的國際形象,而這是俄羅斯長久以來所追求的。

不僅美國代表就敘利亞問題激烈批評俄羅斯,其歐洲伙伴國家的代表也因此激烈批評俄羅斯,其中包括德國總理安哥拉·默克爾和法國總統尼古拉·薩科齊。

那麼就出現了一個問題,敘利亞游戲是否值得?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