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特別法庭審判 促柬國思辨歷史

立報/李威撰 2012.02.09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雖然聯合國支持的審理法庭在柬埔寨引起爭議,但赤柬領袖的公開審判過程,促使公眾對1970年代的屠殺慘劇展開公共辯論與省思。有分析人士指出,這個辯論過程將有助於柬埔寨內部的和解。據《半島電視台》報導,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Extraordinary Chambers of the Courts of Cambodia, ECCC)3日作出裁決,康克由(Kaing Guek Eav)被判無期徒刑。康克由在1970年代末期曾於金邊S-21監獄擔任典獄長,在他任內處死的人數估計約1萬5千人。在波布領導的極端毛派赤柬政權下,人民因挨餓、過度勞動、虐待及死刑而死去約1/4的人口。柬埔寨人權運動者表示,特別法庭的判決具有歷史意義,但特別法庭能否為後世留下楷模,端看法庭接下來如何辦理其餘的案件。研究赤柬時代的柬埔寨文獻中心(Documentation Center of Cambodia)主任裕昌(Youk Chhang)表示,司法正義攸關國家的未來,無論是法庭的判決或公民的學習,對國家的未來影響甚鉅。他說:「經歷赤柬政權且至今仍存活的柬埔寨民眾至少還有5百萬人,雖然現在不是絕佳時機,但為時不晚。」特別法庭原本顧慮到康克由在1999年至2007年遭軍政府囚禁,因此起初只判他30年徒刑。但康克由認為自己只是執行上級命令的官員,應獲判無罪,因此決定上訴,但法庭最後改判無期徒刑。柬埔寨人權中心計畫主任查克(Sopheap Chak)表示:「今天對柬埔寨及柬埔寨的歷史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刻,這是赤柬政權生還者長期引領期盼的解答。我們歡迎這最後的判決。」達菲(Clair Duffy)是開放社會司法倡議(Open Society Justice Initiative)的赤柬法庭觀察員,他表示法庭在做出最後的判決之前,是以長遠的眼光來看待某些議題。他認為,法庭的裁決,應遵循國際標準,而不是柬埔寨人民對康克由的公審。政府干預 下令收手過去幾年,民眾質疑政府干涉特別法庭,因此為人所詬病。去年10月,一名德國籍法官離職,表示柬埔寨政府告訴他們:「如果調查的法官要深入其他新案件,就捲舖蓋回家。」先前法庭有意追查其他案件,但政府下令收手,民眾對法庭的決心產生動搖。查克表示:「大家都知道法庭遭遇政治力的介入,政治力影響整個過程。」裕昌表示,正義不是法庭起訴多少人,不是起訴案件的多寡。重點是司法透明,政治與司法要有所區隔,司法不該受到政治壓力的束縛,政府也不應該為法官的調查工作設置停損點。帶動討論 向前跨步雖然法庭遭到外界抨擊,但包括裕昌在內的行動者,利用審判的機會與媒體的關注,進一步打開民眾對屠殺的討論,此舉對柬埔寨社會的進步有重大意義。查克表示:「這個法庭帶動公眾的參與及討論,康克由的判決讓公眾了解公平審判的觀念。而現在公眾所討論的,是被告的公平審判權利及上訴的權利。」裕昌所帶領的柬埔寨文獻中心不僅提供5,500份的資料協助法庭調查,也安排數百名受害者去觀摩審判過程。除此之外,柬埔寨文獻中心推動學術計畫,致力於蒐集生還者的口述歷史。分析家相信,這些努力都有助於柬埔寨社會走出傷痛,讓人民接受過去的歷史,也幫助社會往前邁進。柬埔寨文獻中心還預計成立博物館,讓受害者有悼念罹難者的空間、讓柬埔寨社會恢復活力,並克服赤柬政權在柬埔寨民眾心中所留下的恐怖回憶。在美國政府的資助下,博物館的設計已經完成,目前正等待興建。歷史學習 期待進步更重要的是,柬埔寨文獻中心成功說服政府,要求學校歷史課本要增加一章,交代赤柬政權的歷史。裕昌表示:「我認為,學習過程是幫助柬埔寨復原的最佳靈丹妙藥之一。……花了將近9年的時間,政府終於同意在不到100頁的課本裡加入這段歷史。」柬埔寨學校於2007年首次教授赤柬政權歷史,目前約1百萬名9到12年級的學童,都有機會學習這段歷史,大學最近也開始加入赤柬政權的歷史課程。赤柬政權只有薄薄一章,但在章節的前言部分,課本交代了學習本章的目的:「為新一輩撰寫這段悲慘的歷史,也許要冒著再次揭開生還者舊傷口的風險。許多柬埔寨人,試圖將這段政權的歷史記憶拋諸在後,並往前邁進。但除非我們面對過去,並瞭解發生甚麼與為何會發生,充分地與自己及他人獲得和解,否則我們就不會有進步。唯有增進理解,我們才能真正地康復。」然而在課堂中教導這段歷史也面臨到一些挑戰。裕昌說:「雖然現在他們允許教授,但我們還是面臨許多挑戰。我們所參訪的每個一個課堂裡,有些學生是受害者的孩子,有些是加害者的孩子。」裕昌指出,挑戰來自於孩子們的家長,因為他們曾親身經歷,因此不喜歡孩子學習這段歷史。除此之外,有些教師本身也是受難者,他們心裡仍留有創傷。人權運動者查克表示,儘管課本裡只能學到一些皮毛,很多歷史事實都還沒交代清楚,但學習這段歷史仍非常重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