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13年前出遊 布拉瑞揚迷編舞

中央社/ 2012.02.09 00:00
(中央社記者江今葉紐約8日專電)「雲門二」今天在紐約首演,年輕編舞家布拉瑞揚帶來他13年前的第一部編舞作品「出遊」。由於這是他改變舞蹈生涯的重要作品,希望觀眾能看見,並感受他的改變。

林懷民創辦的「雲門二」今天在紐約喬伊斯劇院(The Joyce Theater)首演,也為喬伊斯劇院2012年春夏舞季揭開序幕。

這次演出的5部作品包括台灣年輕編舞家布拉瑞揚、黃翊、鄭宗龍與伍國柱的「出遊」、「Ta-Ta for Now」、「流魚」、「牆」與「Tantalus」共。

談到回到紐約公演,曾經2度與紐約知名舞團瑪莎葛蘭姆舞團(Martha Graham)合作的布拉瑞揚相當開心。

布拉瑞揚回憶說,雲門二在1999年成立時,他人正在紐約演出,當時的創團藝術總監羅曼菲邀請他回台灣幫忙編舞,他也交出了人生第一部作品「出遊」。

13年後,雲門二有機會到美國演出,特別是回到紐約首演,對他來說「意義重大」,因為這通電話改變了他的舞蹈生涯,從舞者轉變成編舞家。

回憶13年前創作這部作品,布拉瑞揚說,當時真的很年輕,經驗不足,不知道要編什麼,所以當林懷民決定將「出遊」搬上舞台時,布拉瑞揚「覺得很不好意思」,畢竟當時的作品十分不成熟。

他笑著說,13年前排舞時他都不說話,「因為不知道要跟舞者說什麼」,不像這回,舞者都笑他「話變多了。」

13年後再回頭看這部作品,布拉瑞揚收穫豐富,因為他學會了和舞者溝通、分享經驗。

他表示,「出遊」談的是死亡,大部分的畫面都是由他自身的夢境轉換過來,所以他必須讓舞者瞭解為何會有這樣的夢境,但也讓舞者以自身的驗重新詮釋,有更多分享。他也學會了接受當時不成熟的自己,讓舞者可以有新的詮釋,也讓作品被重新看見。

看自己的「出遊」,布拉瑞揚形容是大餐旁的1杯酒,是用來點綴浪漫夜晚的,卻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接觸過台美兩地舞者,問他差別在哪裡?布拉瑞揚說,主要還是文化、成長背景的差異。國外舞者相對容易表達自己,對他們來說,呈現自己是很自然的;台灣的舞者基礎搞不好比美國好,技術也沒有問題,但似乎少了個人特質。

布拉瑞揚說,回到台灣和台灣舞者工作時,他總不斷鼓勵他們不要害怕不一樣,要勇敢呈現自己、要清楚接受自己身上的每個部分,把自己呈現出來,才能讓觀眾有所感受。(本文附有照片與影音)1010208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