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學貸噩夢 美法學院生背債度日

立報/李威撰 2012.02.07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據《路透》報導,現年26歲的瓦萊(Diana Valle)剛從馬里蘭大學法學院畢業,但身上已背負15萬美元的學生債務。由於工作市場前景黯淡,她申請個人破產保護。瓦萊說:「我相信這樣可以讓我更容易找到工作。」她跟母親住一起,最近她透過求職中心,覓得一份約聘工作。瓦萊發現,聯邦法條嚴格禁止法院免除學生債務,除非償還債務會導致債務人陷入「極端艱苦」(undue hardship)的困境。事實上,能滿足極端艱苦條件的人少之又少。美國私校法學院學生平均向銀行借貸10萬6千美元(約新台幣313萬元),公立學校法學院學生則是7萬美元(約新台幣207萬)。但由於目前美國法律工作機會減少,許多學生無法還清債務,而學生債務違約的情況也因此增多,導致像瓦萊這樣的學生只好轉往法院來解決龐大債務問題。低就業 債務違約攀升儘管沒有確切資料顯示,究竟有多少法學院學生及近期的畢業生已宣布個人破產,但觀察人士表示,法學院畢業生面臨雪上加霜的困境,在2001年至2010年之間,法學院學生的平均債務上升50%,超過畢業學生的賺錢能力。法律求職公司Lateral Link 的負責人艾布夏(Jordan Abshire)表示:「如果你不是就讀排名前40的法學院,並且在班上排名前25%,你就找不到工作。」他表示自2008年以來,他看到越來越多資歷尚淺的律師申請破產,除了學生債務還沒還清,另外又多增加了房貸的壓力。法律顧問兼法律求職網JD Match負責人麥克尤恩(Bruce MacEwen)表示,法學院畢業生申請破產人數沒增加才奇怪。他指出,後段學校畢業的法學院畢業生面臨最嚴重的財務困境,「這是個悲劇」。雖然美國消費者破產在2011年整體下滑11%,但許多跡象顯示,法學院的學生與畢業生的破產情形不減反增,學生貸款違約率也持續攀升。在美國放款給法學院學生的最大借貸機構艾克賽斯集團(Access Group)表示,法學院學生的債務違約率從2008年開始上升,在2010年年終來到最高點。執行長柴普曼(Christopher Chapman)表示,學生債務違約率的情況,比公司原本的預期還要高出2倍。柴普曼表示,債務違約自2011年開始趨緩,但他也承認,違約情況之所以會減少,主要跟國會在2010年3月通過的一項法律有關,該法條禁止私人借貸機構借出由政府所擔保的學生貸款。無論是大學生或職業學校學生的貸款,學生貸款的總體違約率從2009年的7%上升至2010年的8.8%,至於2011年的資料教育部尚未公布。據非營利機構財務掃盲中心(Institute for Financial Literacy)於2011年公布的資料顯示,大學畢業生申請破產的人數,在2005至2010年間增加20%。沉重債務因法律性質的工作市場萎縮而變得更嚴重。據追蹤法律工作解雇情形的網站lawshucks.com指出,2008年1月1日起,幾家大型法律公司已裁撤了5,900名律師。《全國法學期刊》(National Law Journal)指出,這一人數相當於美國前250大的法律公司5%的律師人數。鉅額貸款 財務陷困頓全美法律就業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Law Placement)行政主管雷波德(James Leipold)在今年1月曾表示,這是法學院畢業後的貸款額中位數首次超越法律職場新鮮人起薪的中位數(2010年是6萬3千美元)。34歲的甘迺迪(Misty Kennedy)向銀行借貸14萬5千美元就讀維吉尼亞州的阿帕拉契法學院(Appalachian School of Law),她在2005年畢業,並於2010年3月申請破產。她說:「我申請的借款達到最高額度……我想現在先支出,隨薪水增加後再來償還。」借款給甘迺迪的是艾克賽斯集團,但艾克賽斯集團執行長柴普曼拒絕針對個案作評論,他指表示,該公司在放款時有嚴格把關。畢業後,甘迺迪搬到田納西州諾克斯市,她在當地一家承包公司找到法律顧問工作,但在2008年被解雇。在當年9月,甘迺迪在田納西州開設自己的法律辦公室。甘迺迪表示,她一個月的淨收入是1千美元,這幾乎讓她無力償還1個月7百美元的學生貸款。甘迺迪在2010年申請個人破產,在2011年,田納西州的一間破產法院判定,甘迺迪的還款不至於會讓她陷入極端艱苦。法院認定,甘迺迪的財務困境是自找的,但法庭也免除了3萬6千美元的個人債務。與此同時,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正試圖要修改規定,希望各家法學院能夠回報各校畢業生的求職情況,以免法學院釋放出不實的美好就業景象。雖然甘迺迪不是很樂觀,她認為現在局勢嚴峻得令人感到洩氣,但她還是希望能藉由增加律師事務所業務量的方式來慢慢還清所有債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