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蛙式」生活哲學 有梗才有意義!

蕃騰人物/林奕瑄 2012.02.01 16:07

一台車凸全台灣 這才叫人生!

當兵時無意間被選為兩棲蛙人,自此便是人生改變的開始,他是「FROG蛙大」楊明晃;那天,當我踏著都市人熟悉地繁亂腳步,來到他的蛙咖啡,剎那間不知為何有幾分感動油然而生,就是一條巷子的距離,竟能隔離喧囂的城市;我如獲至寶般地在台北尋找到一個可以放慢腳步的空間,而坐在眼前那個充滿活力、能量的蛙大,就是這裡的頭目。( 圖/由蛙大提供 )

曾任職於線上遊戲公司(戲谷)台灣區事業處處長的蛙大,在2007年那場四個男人的單車環島回來後,毅然決然地辭去令人稱羨的職位,投奔嚮往已久的自由創作生活,而台灣第一家結合藝廊、聚會、分享的單車人文空間-蛙咖啡就此出生。與其說離職這選項,是因為被11年的上班族生涯壓得喘不過氣,不如說是這趟單車環島之旅,改變了他的人生。

然而,早在2004年蛙大第一次背著單眼挑戰玉山,回來於網路發表第一個作品後,知名度已逐漸打開。許多讀者佩服蛙大說走就走的行動力,更被他那種別具個人風格的思路與作品深深吸引,諸多被自己囚禁在籠中,不敢冒險的人,也想要像他一樣開創出嶄新地人生視野,往往卻在猶豫不決之下裹足不前。我想,之所以蛙大會如此別具影響力,就是他有著一種別人沒有的勇氣,正如同他在書中曾經寫下的那句話:「要跨出單車環島的第一步,其實需要一點瘋狂的決心!要跨出人生的下一步,更是需要鼓起勇氣,賭上命運。」

興趣不能當飯吃?就看你怎麼「吃」

如果能讓你問蛙大一個問題,不少人應該會聚焦於:「他怎麼這麼有guts」?如此果斷的捨棄一份令人欽羨的薪水,甚至是不被老闆以市值千萬的股票選擇權,以及升為公司顧問,每週僅需進辦公室兩天所動搖。( 圖/由蛙大提供 )

視錢如糞土?,大家佩服他的勇氣,卻鮮少人敢放手一搏,欽羨之餘又跳回現實:「興趣不能當飯吃,還是保守一點穩穩做得好」。我好奇地問蛙大,如何看待這樣現象?蛙大告訴我,問題所在,正是台灣人對錢沒安全感的迷思;他說:「我也不是聖人,對於老闆開出的條件,也並不是完全沒被吸引」。

一次再度踏上蘭嶼,偶遇四年前認識一位同為尋夢人的男子,看見他還在持續追尋夢想,不隨波逐流,以自己的節奏過生活,成為蛙大奮不顧身的最後一根稻草;突然間他頓悟了,一個人需要的花費,決定於慾望有多少,追求夢想,大家老是說「等退休後」,蛙大反而認為,夢想並不見得要有很多錢才能完成,許多事還是趁早好,否則一切就只是空談。

所有事情都要有梗,才有意義

「我的照片不是一種攝影,而是說不出來的散漫」,如果你看過蛙大的攝影,就能身歷其境般地感受到那股他在按下快門的瞬間,凍結的寧靜之美。( 圖/由蛙大提供 )

人手一台相機的世代,照片大家都會拍,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蛙大一樣能夠引起共鳴。我認為這和他騎著單車、登上百岳,用「肉」腳踩過台灣每一隅的情感有關。對於「美」的定義,他說,隨著時間的改變,生活、文化轉型,現在人的美感是建立於「感動」之上。

帶著那份對鄉土的愛,他思考著,一個人在家孤芳自賞那些照片確實很爽,但如果可以有一個地方,讓大家一起分享旅行的感動,這樣不是更棒嗎?因此蛙咖啡這間「創造故事的店」就此誕生。

然而,只要有資金,人人都可以是咖啡店的老闆,但蛙咖啡卻不是一間單用錢就能打造而成的咖啡店;在這裡除了提供單車族一個休憩的停靠站,結合工作室的空間,更是蛙大實現夢想的基地,樂觀主義至上的蛙大,對於現狀給自己打了滿分,他語氣堅定底告訴我:「開這種店是不會賺錢的,但是我不怕不賺錢,至少每天過得很開心,我能在這裡完成很多想做的事」

機器人們覺悟吧!別再只會Say No了

拜讀蛙大的著作「島內出走」,他在書末寫下:「脫離上班族生涯的我,告訴自己,永遠不再當上班族了」在未來漫漫長路上,把所有的白日夢與無俚頭一一實現,這樣的肯定與堅持讓人由衷佩服。( 圖/由蛙大提供 )

蛙大語重心腸地說,保守、安逸的日子,使台灣的一些上班族終其一生過著像機器人般的生活,不敢輕易嘗試改變,而且有個共通的缺點就是很會說:「不!」,他鼓勵大家在面對任何機會來時,務必先想想看「別太快Say No」。

然而,在追尋夢想的道路上,並不是盲目地橫衝直撞,如果沒有專業、樂情、與歷練,很快的夢想只會燃燒殆盡,退回原點。因此,蛙大鼓勵所有年輕人,要先明白自己所愛,培養興趣,並認真做好一件事;唯有專注與堅持,才是通往成功捷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