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大山孩子上學去:離鄉求學 雲南學子返家不易

立報/呂淑姮 2012.02.01 00:00
【記者呂淑姮雲南報導】就讀於麗江古城區第二中學的和紅珍、和汝麗,兩人都來自距離學校最遠的七河鄉後山。兩人分別就讀於七、八年級,雖然並非親戚關係,但她們的家庭背景卻有著極高的相似度:貧困農村、家中沒有固定收入、父母健康狀況不佳。因學校實施住宿制,和紅珍、和汝麗與其他同學一樣,都要整學期住在學校。為省下來回交通費用,她們經常一個月才回家一、兩次。平日在宿舍裡,最令她們擔心的,就是家人的健康。財團法人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在雲南麗江實行「少數民族女童助學計畫」,並設置麗江工作站。工作站的成員必須要定期前往各受住家庭中拜訪,了解這些家庭的需求。因2012年初至善安排了台灣認養人與受助人見面的旅程,和紅珍、和汝麗也難得地可以回家一趟,和許久不見的家人短暫相聚。經過3個小時、在沒有柏油路的山間道路顛簸,和汝麗回到家後不久,母親和春花才剛結束收集木柴的工作,扛著一大捆柴薪從外面回來。父親和勇尚說,家中就靠種土豆為生,沒有其它經濟收入。能收成多少賣錢,完全是看老天的意思。「汝麗母親心臟不好,每看一次醫生就要許多花費。再加上兩個孩子的學費……。」其實,和勇尚的腳也不方便,在田裡工作的時候,總是比別人更吃力。他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一手端整的字體相當好看;和勇尚說,他小時候在小學裡成績滿好的,但因家貧無法繼續求學,心裡十分遺憾:「所以一定要讓孩子能繼續念書。」汝麗在學校中,最喜歡的科目是體育。原因竟是為了家中:「體育課可以鍛鍊身體,回家時能多幫忙做點家事。」汝麗的家事工作有很多,洗衣服、煮飯、到田裡幫忙。她只能用雙手在寒冷的天氣下洗曬衣服,用撿來的柴升火煮飯,並且走很遠的山路去到田裡,好幫忙父親一起工作。▲汝麗的父母親身體狀況欠佳,為了看病已經有許多支出,還要負擔兩個孩子的教育經費,壓力沉重。 (圖文/呂淑姮)營養不良 孩子長不高紅珍與汝麗一樣,家中沒有電磁爐、洗衣機、冰箱、書桌、汽車、電腦……等等。農村裡最普遍的生活用品是拖拉機,務農所需。有白米、土豆、幾片豬肉吃,加上一點蘿蔔的葉菜曬乾發酵煮出的青菜,就是很不錯的正餐了。長年這樣吃下來,紅珍與汝麗兩人雖然已經14、5歲的年紀,身高都只有150公分,體重僅30到40公斤,明顯營養不良。汝麗的房間外,刻劃著她與弟弟的身高,但不管再如何努力鍛練自己,汝麗還是個子小小的;房外柱子上的刻痕,並沒有隨著年歲增長多少。兩人念後山完小的時候,光是從家中走到學校就要4小時。後來國小也實施全面住校,但在學校吃住資源仍然不足,許多時候沒辦法吃到熱騰騰的午餐或晚餐。即使現在就讀的古城二中靠近城裡,還是有學生被子不夠暖、同學們被天氣冷到生凍瘡的事。汝麗說,自己的手沒因為天氣太冷、皮膚裂開,這樣已經很好了。年邁老父隻身在家紅珍的父親今年70多歲了,母親與父親相差20幾歲,但已過世多年。見到父親和學城,原本一直笑嘻嘻地紅珍瞬間紅了眼眶。「很久不見爸爸,很想念,擔心爸爸一個人住、沒有人照顧。」和學城耳朵和眼睛都老化不中用,令女兒非常難過,在學校時最不能放心的就是父親的身體。「我喜歡念書,但是念書就要和父親分開。」紅珍對於年邁的父親還要下田工作供她念書,感到相當自責。每個星期回家,對紅珍和汝麗來說,她們都花不起這個交通費。從學校走回家起碼要4、5個小時,和家人短短相聚,又得長途跋涉地走回學校。▲和紅珍的房內,即使在白天也是十分昏暗。回家若要溫習功課,只能點40瓦的小燈。 (圖文/呂淑姮)從偏鄉學童看見自己跟隨至善基金會到雲南探訪受助學生的認養人吳菁華、張招美都說,有能力幫助別人是件快樂的事:「其實不需要見面,能知道受到幫助的孩子好好地念書、長大成人已經足夠。」但在實地走訪雲南偏鄉後,她們都有了新的感受和看法。「以為出來,是看別人的故事。其實每個人都會從別人身上,再看見自己的心路歷程。」張招美說。拜訪行程結束後,紅珍與汝麗十分不捨地向家人道別,回到學校去住宿。回程中,正好見到三五成群的國小孩子放學了,星期五的下午,大家離開學校與宿舍,走上2個小時的石頭山路回家。不久前,紅珍與汝麗就像他們一樣;在不久的將來,後山的孩子們也要離開村裡,前往另一個更遠的學校住宿。只是他們不知道,未來的學習環境和經濟狀況,是否有改善的機會?

社群留言